氣候難民第一排! 雲林地層下陷造就「末日奇景」

雲林沿海地區,地層下陷狀況很嚴重,除了早年超抽地下水,36年前韋恩颱風侵襲,海水淹過路面,整整一個月水都無法消退,引發的結果除了讓地質改變,加速土壤鹽鹼化,導致土質無法再種植稻米、農作物,也讓湖口村的國小被迫遷校,另外也造就了湖口村內,出現一個末日景象,一根根電線桿從此泡在水中,過往的草地農田,已經看不到了。

圖/TVBS

圖/TVBS

一根根電線桿,佇立在濕地上,搭配水面波光粼粼的景色,不僅是拍照的百萬奇景,也是賞鳥勝地,但這背後的代價,卻是湖口村村民慘痛記憶。

湖口村村民李塗法:「地層下陷也有關係,這一塊已經沒有辦法,已經沒有辦法變成以前那樣,現在水都是一年365天都是這樣,那個海水有時候進來有時候下雨,下雨的水再進去。那進來的水比出去的多,這一塊已經放棄了。」

走在水上電線桿旁,讚嘆環境造就特別景緻、也參雜無奈心情,這片溼地在36年前,是廣闊草地,飼養牛群,現今的湖口村,到處留有氣候衝擊的痕跡。

湖口村村民李塗法:「跟道路相差太多,就是低窪啦,低窪下雨就會積在這裡。」

圖/TVBS

圖/TVBS

在村里住了53年的淑玲阿嬤,早已習慣,每逢颱風、豪大雨,就得要做好防淹排水準備,從院子裡牆壁上,還有屋內電器,都可以看見曾泡在水中的印記。

湖口村村民淑玲:「曾經淹到管子那邊,就只要下雨下大雨,準備就是要淹上來,我會怕啊就沒辦法睡覺就是這樣,都會淹到跟床差不多高,你晚上如果一直下大雨,就是會怕淹進來,怕淹進來不知道而且有時候會停電,如果銷不出去就會積在裡面,你看冰箱都墊這麼高。」

圖/TVBS

圖/TVBS

1986年的韋恩颱風,從濁水溪口登陸,帶來強勁狂風暴雨,海水一舉淹過海堤,幾乎讓整個沿海地區,成了泡水區,也讓湖口村的土地、地質,從此改頭換面。

湖口村村民黃昱震:「韋恩颱風過後有沒有,它路面加高,因為那時候韋恩颱風是整個村莊都淹水,淹了大概一個多月,馬路可以游泳,再翻修的房子就越蓋越高啊,至少都至少高一米以上,民國75年前,就是韋恩之前還沒就是沒有再翻修過,所以這邊只要一下雨一定淹水。」

在韋恩颱風侵襲後,為了防止海水倒灌,路面越蓋越高、新蓋的建築,堤防也越做越高,與舊有的紅磚屋瓦社區,形成強烈的對比。

記者劉俐均:「大家都知道雲林的地層下陷很嚴重,除了地面的高低落差之外,可以從這個老房子就可以看得更清楚,因為它的屋頂就跟我一樣高,而它的客廳窗戶已經貼近了地面,這就是30多年下來累積的結果。」

圖/TVBS

圖/TVBS

海平面不斷上升、但地層卻繼續往下陷落,甚至一遇下雨,雨水就更難消退,位在湖口村的文光國小,不堪年年淹水,學生無法上課,也只得遷校。

湖口村文光國小前主任黃順良:「地層下陷經常淹水,每到下雨的時候都淹,像這從這裡開始,從這個地方海水都淹上來。」

走進校舍舊址門牌還沒拆,但在淹水後,沒有人管理,只能成為廢棄空間,而根據2017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資料推估,2050年雲林沿海地帶,在全球升溫最劇烈的情況下,海平面可能上升28.71公分。而這樣上升的速度不是不可能,而且還可能加速發生。在惡劣的生活條件下,誰能伸出援手?

圖/TVBS

圖/TVBS

湖口村村民李塗法:「下湖口村目前都是,有幾個房屋地層有比較低、房屋地層比較低下雨的話,水排不出來要自己處理,像用簡單型的抽水機,每一次下雨房屋地層比較低的人,非常的困擾,如果有機會請政府來幫忙排水改善。」

成大水資源環境組副組長林政偉:「目前這一口是地層下陷監測井,那它的目的就是要去掌握地底下,不同的深度它的一個下陷的一個變化,將我們的感測棒置入我們的量測導管裡,然後慢慢移動我們量尺,可以去感受它磁環的一個位置」

從雲林縣地層下陷地下水管制區看,包含沿海口湖鄉、四湖鄉、台西、麥寮往內陸,一共將近687.43平方公里,列為第一級管制區,251.37平方公里,則列為第二級的管制區,以地層下陷狀況管制,以免惡化。

成大地層下陷防治團隊助理研究員葉昭龍:「台灣地層下陷的原因之一,那就是超抽地下水,那地下水的話如果我們把它看成一個很大的地下水庫的話,那我們要做它的一個防治的話,當然從地下水的一個保育去著手,目前的手段是對公有水井的部分,這個水井處置水,水井停設、停用跟減抽,減抽就是就是請他抽少一點,這樣的大方向去做。」

記者劉俐均:「地層下陷區域從沿海往內陸延伸,目前是以元長土庫和虎尾這三區最嚴重,而這邊又有高鐵沿線經過,更是監測的重點區域。」

圖/TVBS

圖/TVBS

目前下陷比較嚴重的區域,年下陷速度分別有5到7公分,尤其在2021年遇上百年大旱,顯著地層下陷面積,更比前一年增加將近400平方公里,來到502.7平方公里,水利署在雲林全縣設有近500個水準樁,對下陷做全面監控。

成大水資源環境組副組長林政偉:「基本上從六七十年代以後的一個監測資料就可以顯示說,整個早期因為沿海地區的一個養殖,它的一個地下水的抽取,可能會造成沿海比較大的一個地層下陷,當你在一般遇到乾旱的話,地下水的一個補注它減少了,那又因為各產業的用水需求,他需要抽比較大量的地下水,那就會加劇地層下陷的情勢。」

水上電線桿,還有低於路面矮房,這種末日景象,已經深深烙印在居民心中,在全球氣候惡化沒有減緩的情況下,這些沿海地區的居民,恐怕將成為氣候變遷下,第一排難民。

相關新聞

人類經濟活動超過地球負載,二氧化碳異常增加,破壞了自然界的大氣比例平衡,減碳成為全人類共識,負碳技術則是達到淨零的主要作法。
土耳其強震使得台灣人口稠密區的抗震能力受到關注,台北市長蔣萬安今天(8日)表示,依內政部數據顯示,台北市若發生規模6以上地震,...
台灣美國商會今(7)日發布《2023年商業景氣調查》報告,結果顯示42%的受訪者期望政府能夠將「充足的能源」列為未來一至三年的首要任務;...
零售業者家樂福與南投農民合作在門市販售石虎香蕉,和泰汽車結合導航商Garmin開發石虎出沒路段圖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