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

河浪武史:「強勢美元」持續至何時?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堅持加息路線,外匯市場的美元獨自走強今後似乎不會動搖。不過,如果將目光轉向國際收支,會發現美國的經常項目赤字創出歷史新高,在國際政治層面,中俄等BRICS(金磚國家)也在遠離美元。在美元升值行情的背後,存在著二戰後美元主導權的「終結的開始」。

中研院 經濟所發布「台灣貨幣金融改革政策建議書」, 央行以五點回應,包括央行不會為了提高收益犧牲貨幣獨立性,不需要且更不會採取低利率與極低匯率達到盈餘繳庫的預算目標;不會採取低利率與極低匯率追求盈餘繳庫,強調應先立專法,且不宜由外匯存底無償撥用。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再宣布升息3碼,展現對抗通膨的堅定立場,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表示,他不相信美國經濟現正處於衰退,五大重點整理一次釐清。

IMF 經濟報告再度調降全球今明年經濟成長預測,分別下修至今年3.2%明年放緩至2.9%,壓低通膨是各國第一要務,經濟展望「黯淡且更加不確定」。

美國等主要國家的央行啟動升息循環,日本卻逆勢維持寬鬆利率政策,日圓應聲急貶,引發市場擔憂日圓續貶恐掀起亞幣競貶,甚至導致重演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國內學者認為,目前還沒有競貶的問題,金融危機問題也還「言之過早」;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說,發生金融危機的機率不高,但確實是「值得密切關注的議題」。

《日經》專題報導,日元貶值長期被認為對日本經濟産生積極影響。在製造業有優勢的日本,日元貶值將推動出口産品的競爭力提高,服務業等非製造業也受益於訪日遊客在日本增加消費。但如果在缺乏工資上升的情況下,日元貶值導致的進口價格持續上升,佔GDP一半的個人消費將隨之下滑,對於日本經濟來説,有可能成為進一步的逆風。

工商時報社論分析,日本正在進行歷史性的經濟結構轉型,併同龍頭公司企業治理的重大改革,再遇到日圓匯率巨幅貶值,日本股價、資產突然變得便宜,有利於觀光只是其一,經濟結構與企業治理的轉型因此受益,更可能改變亞洲企業的競爭態勢,在匯率貶值的助力下,日本企業轉型能否再次創造新世紀的日本奇蹟,值得我們仔細觀察。

去年台灣符合美國匯率操縱國三項指標,暫不列操縱國,美國財政部最新公布半年度匯率報告,台灣降為兩項。央行昨表示,這次匯率報告台灣僅觸及貿易及經常帳順差兩項,改列觀察名單,未來一年仍持續就匯率議題與美密切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