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生態

澳洲一名資深議員今天表示,儘管澳洲政府強制Alphabet Inc旗下谷歌(Google)及臉書公司支付費用予新聞媒體的法案引起這兩大科技巨頭反彈,政府仍不會妥協。而澳洲總理莫里森 (Scott Morrison) 周六 (20 日) 表示,在 Facebook 禁止澳洲用戶分享新聞而導致緊張之後,目前已經重回談判桌

上周四(2月18日),數百萬澳大利亞人一覺醒來,發現一個截然不同的臉書(Facebook):沒有任何新聞的版本。 一夜間,臉書禁止澳大利亞用戶在平台分享或查看新聞內容。澳洲草擬法案讓科技巨頭為新聞內容付費,臉書做出了這一回應。臉書在短短幾年成為許多用戶獲取新聞的平台。它對一些新聞編輯室的編輯和招聘決定發揮著巨大影響,使其被描述為 「不在場的編輯」。它究竟如何鞏固自己作為全球一大新聞源的地位

澳大利亞的做法非但沒有提供一種重新平衡在線新聞盈利的模式,反而突顯出利用立法手段解決這一問題時可能遭遇的陷阱。

據《金融時報》報導,負責起草歐洲新數字法規的歐洲議會議員希望效仿澳大利亞的改革,加強出版機構對抗谷歌和Facebook的力量。

要求網路平台向新聞媒體付費的趨勢日漸強烈,澳洲也擬修法保障媒體權益,為何Facebook、Google兩位巨頭的反應大相逕庭?

2020年,這極不平凡的一年,發生許許多多牽動人心震撼世界的國際新聞。《BBC》整理回顧2020年所發生的全球性重大事件,幾乎關係到每一個人。這些重大國際新聞,可能是影響某個區域或某些人。

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王健壯獲頒2020卓越新聞獎「新聞志業特殊貢獻獎」,於現今媒體亂象時代,著為所有媒體人之標竿,他相信媒體是永遠的反對派,記者是永遠的反對者;相信媒體應該以道抗勢,不應該依附權勢,他更指出相信新聞自由是民主政治的靈魂,而老派價值是新聞自由的靈魂。

過去廿年,我雖然參與過三家網路媒體「明日報」、「風傳媒」與「上報」的籌辦與經營,但我始終是個老派記者,一個相信老派價值的老派記者。

我相信:媒體對人應該是其是...

NCC委員懂不懂新聞專業?看了中天換照那場聽證會後,任何人都知道答案是什麼。

先談程序。NCC換照並不需召開聽證會,既召開聽證,目的就只有兩個,一是以昭公信,二是給予當事人維護權益機會。但當天聽證主持人卻廿多次駁回中天發言要求,何來維護當事人權益可言?NCC要求媒體遵守公平原則,但未經合意程序就選定的七位鑑定人,卻清一色旗幟鮮明反中天,有何公平可言?又有何公信可昭?

再談專業。NCC監理廣電媒體,廣電專業應有起碼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