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姑息讓我們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去年總統大選競選時,替川普《交易的藝術》代筆的作家Tony Schwartz預言,如果川普敗選,他一定會煽動支持者以暴力行動翻盤,川粉也譏之為自由派妄想。

但這兩項自由派妄想,後來都預言成真。川普四年任內,果然像個民選獨裁者,他抽乾的不是華府沼澤,而是美國民主的氧氣;川粉在他的煽動下攻陷國會山莊,更讓美利堅合眾國一夕之間變成了香蕉共和國。

按理說,美式民主的憲政機制,不可能讓一個法西斯狂人呼風喚雨那麼多年,也不可能讓國家爆發一場未遂的政變;但川普何以能恣意妄為四年?何以非民主國家經常上演的那種政變,竟出現在民主聖地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給的答案是「姑息讓我們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姑息等同於默許與鼓勵,姑息更是政治強人的興奮劑。過去幾年,川普被姑息的例證多得不計其數:他經常羞辱女性,被姑息;歧視少數種族與穆斯林,被姑息;任意開除閣員與幕僚,被姑息;不斷以人民公敵醜化異議媒體,被姑息;不公布財產並且逃漏稅,被姑息;私通外國,被姑息;說謊成性,被姑息;以「推特上最大酸民」自居,被姑息;將仇恨言論主流化,被姑息;經常讚美「驕傲男孩」等白人至上團體,被姑息;當然,他最近幾個月恣意指控選舉舞弊,更被姑息。

姑息川普,就等於合理化川普的錯誤。他說謊不打草稿,姑息他的人卻說他講的是「另類事實」;他退出國際組織與發動貿易戰,姑息他的人說他是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他開除閣員與干擾司法,姑息他的人卻說他是在「揭發深層政府的陰謀」。

川普一再被姑息卻毫髮無傷,把川普視為彌賽亞的川粉,當然會有樣學樣。白人至上團體在各地興風作浪,QAnon等極右勢力不斷散布無憑據的陰謀論,類似民兵組織的極右團體不但持槍進入密西根州議會抗議,甚至計畫綁架民主黨籍的州長;克魯曼形容川粉在密西根州的這兩次行動,就是川粉持械攻擊國會山莊的彩排。

當然,姑息川普更不遺餘力的是共和黨國會議員。權力分立而制衡,本來是美式民主的常態,但共和黨國會黨團過去四年卻成為白宮的附隨組織,凡事唯川普是從;彈劾川普案在參議院投票時,所有共和黨參議員都投下反對票;即使在川粉攻陷國會山莊後,仍有八位共和黨參議員,以及一百卅九位共和黨眾議員,在對選舉人團進行認證表決時,投下反對票。副總統潘斯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雖在國會認證前與川普劃清界線,但他們姑息川普四年,卻難辭其咎;那些在國會被攻陷後紛紛辭職的白宮幕僚與閣員,祇是在大船沉沒前提前跳船保命而已,最後一刻才割袍斷義,也悔之晚矣。

姑息讓川普變成狂人,姑息讓法西斯摧毀了美式民主,「如果你以為拜登入主白宮後,那些衝進國會山莊的人就會消失,那你是痴心妄想」,這是克魯曼的憂心,「那麼我們能做什麼呢?是時候停止對法西斯分子的姑息了」,這是克魯曼從過去四年總結的教訓;對全球以美式民主為師的其他民主國家來說,美國民主淪落的教訓則是:「這種事能在美國發生,就有可能在任何地方發生」。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相關新聞

今(2022)年底縣市首長選舉,各式議題與社會行動持續串聯。都市農耕推動團體則拋出「都市農耕政策需求」,呼籲各候選人提出具體政策。...
由於午後熱對流旺盛,今天各地雨彈狂炸,雙北、桃園、台中等地發生 淹水 災情。 水利署 表示,預期至6日為止,全台會持續發生局部短延時強降雨...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