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6:3與15:0

世新大學客座教授王健壯看美國大法官提名,美最高法院維持目前保守與自由派6:3陣形不變,未來廿多年,最高法院仍將掌控在保守派手中。他擔憂台灣現有十五位大法官皆由蔡英文提名補實,屆時十五位大法官將全由蔡英文任命;美6:3陣形已令人憂心,台15:0豈不讓人膽戰心驚?

八十三歲的布萊爾(Stephen Breyer)決定今年夏天退休,他目前雖然健康無虞,但如果下次參議院改選,民主黨不再是多數黨,下次總統大選,民主黨也失去白宮,屆時他因老病或死亡留下的大法官空缺,勢必將由保守派取代,所以他此時不得不退,讓拜登有機會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遏止最高法院全面右傾趨勢。

川普只當四年總統,卻提名任命三位大法官,比老布希四年提名兩位,柯林頓、布希與歐巴馬各自八年任期只分別提名兩位都要多。而且,川普任命的三位大法官都正值五十多歲壯年,已任職卅年最資深的保守派湯瑪斯也才七十三歲,可以想見,即使最高法院維持目前保守與自由派六比三陣形不變,未來廿多年,最高法院仍將掌控在保守派手中。

換句話說,六比三陣形讓保守派在最高法院掌控超級多數,最高法院全面右傾已屬不可逆趨勢,問題只在右傾速度有多快與幅度要多大而已。當然也有人樂觀期待,如果保守派大法官能像布萊爾過去廿七年一樣,把機構的合法性與正當性擺在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之前,右傾速度慢一點,幅度小一點,最高法院仍有可能不至於淪為首席大法官羅伯茲所說「政府的一個政治分支」。

布萊爾一向是個「機構主義者」,在他提倡的「可運作的民主」理念中,三權分立不僅是分權制衡,也要分工協作,任一權獨大都可能帶來憲政獨裁後果。尤其是掌控最後話語權的大法官,不能像「穿著法袍的政客」,也不能把最高法院變成像國會那樣「黨派紛爭與拉幫結派的場所」,否則,大法官將失去公眾信任,傷害的是最高法院這個機構的合法性與正當性。

布萊爾這幾年雖然對最高法院的右傾憂心忡忡,但他也常舉戈薩奇大法官(川普提名)反對職場歧視同性戀與跨性別工作者例子,來證明「即使最保守的大法官,也會支持性別平權的多數意見」。況且,多項實證調查研究也證實,目前六比三的最高法院陣形,雖然在所有判決案件中,有二成四左右案件是出現六比三票決結果,但其中卻有四成七左右案件,出現九比零全票一致結果,代表大法官共識目前仍高於分歧。三位自由派大法官也經常得到首席大法官與三位新進保守派大法官奧援,以五比四或其他優勢票決變成多數意見,不至於淪為永遠的異議者。

在美國目前分立的三權中,白宮掌控在民主黨手中,但下次總統大選很可能易主;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雖屬少數黨,但期中選舉後也可能變天;而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則擁有可能廿年不變的超級多數。也就是說,即使行政與立法兩權有翻天覆地變化,保守派掌控的司法權卻將長期不動如山,如果大法官也模仿政客,與政客同步極端化,布萊爾「可運作的民主」夢想將成泡影。

回頭看台灣。台灣現有十五位大法官中,馬英九任命的四位大法官將在明年九月卸任後,由蔡英文提名補實,屆時十五位大法官將全由蔡英文任命;所有大法官都由同一個總統提名任命,布萊爾不知作何感想?六比三陣形已令人憂心,十五比零豈不讓人膽戰心驚?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相關新聞

氣候變遷形成極端氣候恐造成環境產業衝擊,為強化台灣氣候預測,科技部支持的台灣區域豪雨觀測與預報實驗計畫(TAHOPE)主要觀察劇烈降雨,...
國際局勢與通膨壓力,讓台積電面臨內憂外患前景堪憂,《經濟日報》社論就指出,企業與政府良性互動,本是無可厚非,現在碰到需要政府出面,...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和亞洲的晶片製造商警告,由於美國未能通過促進國內半導體行業的520億美元晶片法案提供資金,他們將不得不推遲、...
今(2022)年底縣市首長選舉,各式議題與社會行動持續串聯。都市農耕推動團體則拋出「都市農耕政策需求」,呼籲各候選人提出具體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