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的世界,戰術的台灣

一場疫情,一個台積電,讓台灣瞬間耀升國際舞台,但在地緣政治的風險下,卻處處受制於人。長久以來缺乏戰略的結果,整個社會有風雨欲來的壓抑感,在戰略的世界中,該如何拼湊出自己的戰術,讓東海大學智慧轉型中心執行長黃齊元說分明。

年關將近,全球正進入高度衝突格局,大國都在部署戰略。美國以印太戰略和CHIP 4圍堵中國大陸;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廿大後,積極拓展外交關係,形成多個戰略合作;俄國總統普亭強攻烏克蘭基建,以斷氣為手段壓迫歐盟經濟。

戰略思考,比戰術更重要。台灣長久以來缺乏大戰略,如同台積電在戰術上達到效率極致,但戰略上卻受制於人。美國通過「晶片與科學法案」,以五二○億美元打造半導體供應鏈,台灣也應急推出「台版晶片法案」,獎勵研發和設備投資,設立極高門檻。外界批評這是為台積電量身訂做,經濟部否認,表示適用於所有供應鏈關鍵地位產業。

問題是台積電並不需要獎勵,台積電赴美、日投資,是由於地緣政治風險及客戶需求,政府再多政策,也無法阻擋其增加全球布局。另一方面,「台版晶片法案」就像一件不合身的衣服,無法滿足其他企業需求,這是基於政治考量的防禦手段,畫蛇添足,兩頭不討好。

假如美國發展半導體不能沒有台灣,那台灣應有權換一些東西,如要求美國投資人才培訓,等達到一定水平再啟動,或負擔更高費用。我們現在把好的人才送到美國去,全力幫忙建設新廠,責任一肩扛,付出那麼多,卻未換到什麼。台積電並不想變成美積電,問題在於美國視台積電為美國公司,行使高度管制權。

台灣必須懂得談判的藝術,既然台灣開放美牛、美豬,那美國可不可以買一些台灣的水果和漁產?台灣花了許多錢買美國武器和飛機,那美國花一點小錢買台灣農產品,也算投桃報李。要是美國認為不可能,那台灣可以改和中國談判;如果中國大陸能在農產品,給多台灣通融,台灣也以在半導體對大陸釋出善意。

台灣半導體是超級美女,美女可以要求男方,如果你要我嫁給你,你必須承諾照顧我的家人,給我多少聘金。有人說半導體和農產品不能混為一談,但貿易談判一向如此,只是美國近年改變規則,只專注對其有利的領域。

一個國家的產業,有農業(第一產業)、工業(第二產業)和服務業(第三產業),政府現在只聚焦製造業中的科技產業,特別是半導體,非常不平衡。我們在金字塔頂端投資大量資源,把九十分做到九十五分,但為何不能幫更多產業,從五十分進步到八十分?台積電可作為台灣談判籌碼。

台灣期待「台版晶片法案」有關連效益,延伸其他產業帶動國內經濟,並不現實,除非台積電自己垂直整合和多元化,但已身不由己。日本經產省為發展二奈米晶片,整合豐田、索尼、鎧俠等八家企業成立Rapidus公司,乃更好做法,因為出發點是跨領域技術整合、聚焦國內產業發展而非國外客戶需求。

印尼是全球電動車關鍵原料鎳生產大國,但總理佐科威公開對馬斯克喊話,希望其到印尼生產電動車,不要只限電池,視印尼為原物料供應或零組件製造者,應打造整個電動車生態系,這就是高明的談判策略,台灣能用晶片換電動車嗎?

美中近期積極交流,希望降低雙方敵對關係,拜登政府也強調「競合」;反觀兩岸已無對話機制,更遑論合作。台灣戰略若只局限於「聯美制中」,非但不能保台,長期更可能犧牲整體產業的利益。

黃齊元

美國斯坦福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藍濤亞洲總裁/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創會理事長/新北市-亞馬遜AWS聯合創新中心共同發起人/蔚藍華騰智慧顧問公司董事長/智門SmartGate創辦人,大中華地區金融界最負盛名的投資銀行家,投資銀行界的領軍者,具有超過30年投行和創投經驗,曾主辦多件港股、紅籌股、H股、B股、台資企業股票上市、私募股權融資、企業兼併收購項目;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中國大陸併購公會理事,2008年度榮獲中國大陸併購公會《最佳併購交易獎》,2010年度再獲臺灣證交所最佳證券承銷商(海外組)被譽為「Mr. TDR」

相關專欄

最近台灣部分地區有停電情況,顯示電力嚴重不足,引起社會普遍憂慮。解決之道無外乎以下幾種:第一、恢復核能,但可能引起政策爭辯;第二、...
台灣總統大選結束,引起全世界關注,這是危機的開始,美中都在背後運作。
中國大陸近期公布貿易壁壘調查結果,認定台灣對大陸存在貿易壁壘,同時中止原本列入ECFA免關稅優惠的12項石化產品,兩岸由於政治對立,...
美中領導人近日會晤,雙方和解並達成多項共識,對台灣影響深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