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正忠/無ESG策略的永續報告書是空包彈

台灣企業崇尚標準與認證,本無可厚非,能有一個具體的依據和明確作業流程,對於內化、傳承、擴大應用都有好處。但如果是誤解標準與認證的意義,甚或在行銷時誤用,則可能會對公司帶來不自知的負面影響。

 

舉例來說,取得品質管理系統ISO 9000及環境管理系統ISO 14000環境管理系統的認證,其實並不意謂品質與環境績效一定沒有問題,因為此認證只代表公司的確有一個監控品質與環境績效的管理系統,能夠確保組織內有一個從規畫、實踐、檢核、到評估及矯正的體系在正常運作,是組織內持續改善提升品質與環境績效的必要基礎。相同的情況也屢屢出現在藥品與食品製造的良好作業規範GMP認證上,問題就出在取得製造流程GMP認證,卻無法保證產品的成分與來源沒有任何問題。

 

一個不好的現象就是:企業常以為取得認證已是最好,所以授證後常是終點。孰不知,取得認證可以更好,授證後才是持續改善的起點。

 

全球推動非財務績效資訊揭露已超過廿年,我國金管會在食安、氣爆與汙染事件接續發生後,於二○一五年正式實施上市櫃公司強制編制與申報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書,明(二○二三)年將擴及實收資本額廿億元以上的上市櫃公司,並正式更名為永續報告書。

 

編制永續報告書成為一種流行、一個顯學、一項企業必須得獎的競賽。可是管理意義呢?商業價值呢?組織行為變革呢?營運創新的驅動呢?企業體質調整呢?

 

許多記者問我,到底要如何判讀一本宣稱得獎之永續報告書的好壞?我說其實不難,基本上端看公司有無交代「從哪裡來?往哪裡去?」ESG已經是全球大爆發,公司在永續上的表現不能是偶然的,落實的作為也不能是偶發的,而是這個交代必須有與本業息息相關、具體明確的策略框架,包含具有本業重大性的策略構面與行動方向,且必須訂有短中長至少十年、甚或如淨零碳排放的二○五○量化目標。

 

與財報相同,非財報也必須交代公司曾承諾過什麼,現在做到哪裡,成功或失敗的緣由與改善措施,接著繼續往哪裡去。一本沒有ESG策略與目標的永續報告書,基本上就是個空包彈。內容再多,編得再美,還是空包彈!

 

一旦所有上市櫃公司均須強制編制與申報永續報告書,包括自願性揭露的企業與顧問服務公司,每年全台將會有至少兩千三百位以上的全職專業高階人力,投入永續報告書的編制工作,預估近卅億元的薪資規模,不能成為空包彈的砲灰。

 

世界不可持續已是真議題,企業發展與世界穩定脣齒相依,所以鎖定CSR是有道理的,永續報告書是企業透過ESG實踐CSR真面目的階段進度說明書,要真槍實彈、還要說得有說服力,得請老闆們年年把ESG策略與目標說清楚講明白才行啊!

相關新聞

蔡政府高喊居住正義,並通過居住為基本人權條款,但過少的社會住宅根本無法滿足市場上龐大的需求。
行政院長蘇貞昌12日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據悉,由於近來中國以軍事演習威脅台灣,兩岸局勢益形嚴峻,...
軍事學者蘇紫雲指出,我國的國防預算合理應該達到四千八百億元規模。 行政院長蘇貞昌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
兩岸情勢近期升溫,社會氛圍緊張之際,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本月10日照常出團訪中,強調「這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此一訪問行程引發外界諸多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