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轉換異次元貨幣寬鬆政策

日本銀行(央行)在12月19~20日的貨幣政策會議上決定了調整大規模貨幣寬鬆的方針。將長期利率的允許波動幅度從此前的約0.25%提高至0.5%左右。長期利率目前徘徊在波動幅度的上限附近,將成為事實上的加息。作為「安倍經濟學」象徵的「異次元」貨幣寬鬆在第10年迎來轉捩點。

黑田東彥2013年3月就任日本銀行總裁,為了擺脫通貨緊縮而實施了大規模貨幣寬鬆。並未持續且穩定達成政府和日本銀行確定的2%物價漲幅目標這一情況長期持續。到2016年,出台了引導短期利率降至-0.1%、成為長期利率指標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降至0%的收益率曲線控制(YCC)。

  https://zh.cn.nikkei.com/images/2022/12/1221/1221-01-2-M.jpg

 

      但進入今年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啟動加息,日元兌美元貶值加速。再加上烏克蘭危機導致的資源價格走高,日本目前的消費者物價指數漲至3.4~3.6%家庭負擔增加,政府內部對維持大規模寬鬆的日本銀行不滿加強。

        日本銀行2021年表示,將長期利率的波動幅度從0%擴大至±0.25%,但在此次會議上擴大至±0.5%。每個交易日無限制購買10年期國債的「連續限價購債制度」的收益率也從此前的0.25%擴大至0.5%。

         在決定公佈之後,10年期利率12月20日一度漲至0.460%這一7年零5個月以來最高水平。20日以0.395%結束交易,較前一日的升幅(0.145%)創出YCC引進以來新高。

      此前黑田總裁針對允許波動幅度的擴大表示,「明顯阻礙貨幣寬鬆的效果」,多次提出否定的看法。但在12月20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對經濟完全沒有負面影響」,改變了此前的看法。

       SMBC日興證券的丸山義正指出「內容和時機都是驚天動地」。黑田總裁表示「(此次的調整)並非退出戰略的一步」,但市場開始猜不透日本銀行的立場。

       如果此前被人為抑制的利率面臨上升壓力,日本政府的利息支付負擔將隨之增加。日本政府債務相當於名義國內生産總值(GDP)的比例截至2020年已達到258%。

 由於為應對新冠病毒疫情而編制大規模預算,結果需要以稅收償還的普通國債的餘額達到1000萬億日元規模。如果利率上升1%,用於國債本息償還的國債費將增加3.7萬億日元。如果利率上升推動利息支出增加,將進一步擠壓其他政策經費的財政支出空間。還存在地方銀行持有的國債潛虧進一步擴大的風險。

https://zh.cn.nikkei.com/images/2022/12/1221/1221-01-1-L.jpg

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在12月20日的記者會上

        此前市場上批評貨幣寬鬆的聲音突出,法國巴黎銀行的河野龍太郎表示,日本銀行的貨幣寬鬆「正在帶來財政紀律的鬆弛」。由於低利率的長期化,日本的産業新陳代謝也陷入停滯。YCC修正帶來的利率上升在推進經濟正常化方面是繞不過去的。

      圍繞貨幣政策,日本銀行做出抉擇的難度進一步增加。日本銀行將在擴大波動幅度的同時,為了防止利率快速上升,將長期國債的買入額從此前的每月7.3萬億日元增加至每月9萬億日元左右。

(本文轉載自「日本經濟新聞社」,非作商業用途使用,如有侵權,還請告知,將立即撤文)

《延伸閱讀》

日元匯率波動為何如此大?

2022/12/07

   清水功哉:在外匯市場上,日元在3月至10月大幅走弱,11月以來日元又迅速被買回,市場波動加大。有觀點認為是原因日本央行的長期利率「固定」政策。由於日本的長期利率不容易與美國利率掛鉤,在美國貨幣政策的背景下,美國長期利率的變化直接與美國和日本的利率差異變化相關,這很容易導致日元市場的波動。

        在2022年的外匯市場上,日元在春季之後首先大幅貶值。美聯儲在3月份決定取消零利率政策,此後繼續積極加息,試圖對抗高通膨,這導致了美國長期利率的上升,這是主要原因。

       日元匯率在1月一度達到1美元兌113日元區間,在10月份暫時下降到1美元兌151日元區間。自年初以來,高點和低點之間的差異達到了約38日元。作為1年的波動在本世紀是前所未有的。

https://zh.cn.nikkei.com/images/2022/12/1206/1206-WZ-2-M.jpg

 

      另一方面,自11月以來,日元又被一舉買回。由於美國加息速度放緩,以及認為大幅加息會使美國經濟惡化,美國長期利率已經下降。日元短暫衝擊133日元區間。然而由於美國加息時間延長的前景,日元再次被拋售,目前日元在136日元的範圍內徘徊。日元的大幅波動很明顯。

      日本銀行(央行)前董事會成員、瑞穗研究與技術公司執行經濟學家門間一夫認為:「日本央行對長期利率的壓制極有可能放大了日元的波動」。

       通常情況下,日本和美國的長期利率在一定程度上是掛鉤的。例如,當美國利率上升時,日本的資金被吸引到美國,這反過來又導致日本的債券銷售和利率上升。如果是這樣的話,即使美國利率上升,日本和美國的利率差異也不會以同樣的幅度擴大,對日元的影響能被控制。

       然而,日本央行現在已經將長期利率(10年期日本國債收益率)的上限設定為0.25%,這使得日本和美國的利率更難掛鉤。因此,美國長期利率的上升可能會直接導致日本和美國之間的利率差異擴大,增加出售日元的壓力。這就是發生在3月至10月的現象。

      另一方面,美國利率的下降,如美國加息的前景放緩,很可能導致此前被大量拋售的日元突然回購。這就是自11月以來日元的反彈。   

     如上所述,日本和美國的利率現在不太可能掛鉤。同時,美國利率與美國和日本利率之差之間的聯絡也在增加,導致匯率的振幅更大。問題是這增加了企業管理的不確定性。

      在日元匯率變動還很小的2022年1月,日本銀行的《經濟活動和價格展望》也表示對企業的訪談「不斷證實」要求匯率穩定的傾向。隨後,日元的波動增大可能增加了企業對順利制定和實施業務計劃的負面影響。

 日本銀行將長期利率穩定在負0.25%至正0.25%的低水平的特殊政策,對經濟有一定程度的支撐作用是事實。然而,除了放大匯率波動之外,其他副作用也被指出,降低了市場功能和財政規律,並對金融機構管理和資産管理産生了負面影響。

     隨著2023年春季日本銀行總裁的更換,可能會在適當的時候研究這些問題。如果認為有必要,也有可能修改政策。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清水功哉

(本文轉載自「日本經濟新聞社」,非作商業用途使用,如有侵權,還請告知,將立即撤文)

相關新聞

 世界銀行2日指出,考慮金融環境緊縮及全球經濟疲軟拖累,下調中國與東亞與太平洋地區今、明年經濟增長預測。世銀示警,...
 美國國會9月30日緊急通過臨時支出法案,令聯邦政府暫時躲過十年來第四次停擺危機。這令市場稍微鬆一口氣,...
由於利率可能將進入「更高更久(higher for longer)」的新時代,令 投資人 心情難以淡定。兩周前 美國 聯準會(Fed)暗示...
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表示,美國不會在烏克蘭問題上“袖手旁觀”。此前,美國國會為避免政府關閉而放棄了60億美元的對烏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