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零生活轉型 需政策介入

為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與挑戰,不間斷的科學研究與評估至關重要,然而,過度側重於線性科學研究,容易忽視社會價值對於轉型的重要性。

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Sheila Jasanoff教授曾指出,有如聯合國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這般的科學評估,有助於將氣候變遷確立為一種全球現象,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其會將知識與價值抽離。Jasanoff教授主張,科學不是人們體驗氣候的唯一媒介,甚至不是主要媒介。轉型,有賴於氣候風險、環境意識的改變。促成道德上與行動上的改變,是整個社會朝向淨零轉型的認同、支持之重要基礎。故,對於長程減碳與轉型的思維,應當從局限於科學知識的尺度,拓展至價值尺度。

近期,IPCC也逐漸正視人類行為與意識在轉型中的定位,將其主張朝向價值尺度延伸。IPCC在第六次評估報告的第三工作組報告〈氣候變遷二○二二:氣候變遷的減緩〉中,強調了消費者行為改變的影響力,即日常減少肉食、搭乘大眾運輸、資源回收再利用與生活節能等行為,可將終端使用部門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四十至七十%。值得注意的是,IPCC也強調透過政策支持、社會文化選擇及行為改變,可將使終端用戶部門的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迅速降低至少五%,換言之,除了社會文化選擇及行為改變的價值尺度之外,政策支持也是轉型的關鍵驅動力。

與IPCC的情況相仿,台灣於三月卅日公布的「二○五○淨零排放路徑」中,將「生活轉型」列入重要的轉型策略,這意味我國長程減碳政策與轉型思維,逐漸跳脫科學知識尺度,將轉型延伸到價值尺度。然而,單仰賴民眾自發性改變原有生活習慣、實踐減碳生活行為,而缺乏政策的支持與治理創新,「生活轉型」可能淪為「空中樓閣」。換言之,轉型思維不能只停留在價值尺度,也需要政策支持的介入。事實上,政府過去推動「垃圾強制分類政策」、「強制機車騎士應戴安全帽政策」,便是政策介入使民眾行為改變的成功案例。

因此,若要促使民眾在生活型態上發生根本性改變,並藉以驅動低碳社會轉型,尚需仰賴下一層次的思維,即治理層次的尺度。故,政府應著重治理的體制、法規、制度,及公正轉型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政府在三月卅日公布的架構除了著重與產業界的溝通,較乏與社會各界、學界、NGO的溝通,呼籲政府需要啟動與各界的對話。綜觀世界各國能源與氣候轉型成功的國家,社會支持亦是轉型成功關鍵要素。

相關新聞

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 Nancy Pelosi )訪台不到兩週後,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埃德・馬基( Ed Markey )於...
蔡政府高喊居住正義,並通過居住為基本人權條款,但過少的社會住宅根本無法滿足市場上龐大的需求。
行政院長蘇貞昌12日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據悉,由於近來中國以軍事演習威脅台灣,兩岸局勢益形嚴峻,...
軍事學者蘇紫雲指出,我國的國防預算合理應該達到四千八百億元規模。 行政院長蘇貞昌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