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精華】 踏出校園,走入社會

此次基金會實習生首度踏出校園,與新北市副市長以校園安全為題展開對談,過程中更了解面對到社會事件時,政府與社會如何去解決及預防,希望與社會一同建構安全環境!

受訪者:新北市副市長 劉和然

訪問實習生:余紀忠基金會 鍾戎彥

 

Q:

前陣子社會上發生了重大校園安全的事件,事情發生後,政府單位也開了很多跨部會議做檢討,副市長您本身是教育背景出生,您認為說怎樣阻止黑道勢力去影響到校園安全?

A:

孩子求學階段應該是個無憂無慮天真的時期,可是社會化的問題,加上資訊的流通越來越快,校園內很難不受外界社會的影響,幫派及毒品進入校園的確是一個問題,加上前陣子有位國三生因同儕衝突,最終不幸走了,這個事件造成包括學校、社會各界、法院甚至司法部門重新去檢視,那我覺得事件發生是反省最好的時間點,主要針對:

針對管教法規檢討與修改

過去的違禁品檢查規則可能過於嚴格,會讓第一線難執行,這次修改既保護學生隱私同時兼顧校園安全,在二月份輔導管教辦法重新制定後,這一塊給老師重新擁有一個法律上的授權去執行。

建立中間機構

學校有一批孩子中輟或因為其他原因離開學校,甚至從少年法院讓孩子再回到校園時,能與中央、社會局及社區建構中間機構,由地方法院少年保護官陪同、心理諮詢的進駐,讓孩子可以在那邊待一段時間,避免校方無法接住。

警方合作與掃黑小隊成立

新北市從事件發生後12月起成立了校園掃黑小隊,並在學校端跟警察的少年隊做一個整合。

中央與地方行政的協調

建構一個校園友善需要跟中央保持合作機制,從校園法規的鬆綁,以及建構中間機構,讓心理諮商師、社會局、衛生局一同進駐,有效結合社會的資源,共同維護校園安全。

希望能讓所有中輟的孩子不要在外面待太久,趕快回到校園裡面。

 

Q:

副市長您剛才有提到中轉機構是很重要的,但目前對於輔導人員、社工都是嚴重不足的,在從事那些工作所遭遇到的壓力、薪資對待不友善,以及面對到重大案件自己的心理創傷,您認為說,地方政府在這情況下,要如何去改善這部分不足的一面,然後讓整個社會有更多輔導的能量進駐到各個地方?

A:

我們必須先謝謝所有的社工,其實社工出現了幾個問題:

社工人力不足

從師資培育機構或是從學校培育出來的社工數不足,也因為他的工作環境沒那麼好,所以留不住人,像以新北市為例,因為我們是一個四百萬的人口,社工缺永遠補不滿。

工作環境及待遇不完善

社工每個人承受壓力跟工作量都是有極限的,當然各個領域都有,但現階段需要協助的量實在是太大了,從公部門的社工延伸到民間團體的社工,都會重新做檢討。

不管是從薪資結構、資源體系,對於社工工作環境的支持,必須全面去檢討,這也是我們市長最大的一個特性,中央地方不可以分彼此,尤其事件出來更不可以互相推責,如何跨域之間的互相支援,我們希望像最近基北北桃四個縣市就跨域在處理,臺灣並不算大,所以跨域之間的合作關係要更緊密,可以全國合作也可以區域性的合作,應該要有系統的去做規範,突然間要增加很多社工量也沒那麼簡單,所以還是要花點時間,但制定的政策一定要往下走。

不管是校園安全或者是一些社會上的問題,其實最重要的就是從中央到地方甚至到社區,大家都要連貫起來,然後才有辦法去解決這些問題。

 

Q:

然後想問副市長現今校園暴力、霸凌的事件頻傳,但教師因為管教規則以及學生 了解自身權利,是否造成教師在管教力上的不足?

A:

對於這一次的事件,可以看到校園的氛圍已經不同於以往,與時漸進就是孩子的隱私權 ,老師在管教上的很多制度一直跟著改變,在改變的過程中,矯枉有時候會過正,比如隱私權跟校園安全之間的平衡點,那事件發生其實是一個檢討機會。

那第一個職權工具就是輔導管教辦法,你要讓老師管教方式有據,這次的調整只

是一個開始,後續的資源系統更是迫切需要,地方縣市政府跟學校端合作責無旁貸,以及中央的系統建立,在學校處置觸法少年遇到困難時,不僅是教育局的介入,警察局、社會局以及地方法院的借助下,建構起整個支援系統。

另外就是家長團體的支持,對於教師在教學上更有力量,以及如果遭遇黑幫勢力進入校園時,根本不怕學校教師,就需要專責的掃黑小隊的協助,整合社會的力量,政府會持續的做。

 

Q:

每每發生重大社會事件時,有些人認為最大因素是因為家庭,剛好看到新北市有推動對2030年的家庭教育願景,對此副市長您有什麼看法?

A:

一個社會問題的成因有非常的多,那家庭跟學校都被歸為三大面向,三大面向都要兼顧,新北市希望多做一點進到家庭教育,因為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父母,家庭造成孩子的所有生活習慣的養成,家長對於孩子的管教並不像學校老師這麼的熟悉,如何有效的利用家庭教育,不過度寵溺小孩,希望去跟我們的家長做溝通跟互動。

希望藉由學校的組織把家長找出來,將教育資訊以平台的方式,讓家長很容易取得,以及設立專區當遇到管教問題時,線上即時協助解決。現今家庭孩子生得少 ,如何讓孩子在錯誤中學習,並學會情緒控管,未來與學校的搭配上,進到社會有

更好的發展,新北市在家庭教育上希望做家長更好的後盾。

 

Q:

最後,您對新北市有什麼願景?

A:

在市府團隊侯市長帶領下,「安居樂業」是新北市最想要做的,孩子生活可以回到最平常的這一塊,如何讓孩子們在學習過程安全無虞,擁有健康的學習環境,我們希望孩子從出生、求學到出社會,這個過程中,藉由剛剛提到把社會安全做好,從嬰幼兒教育階段做起,每一個階段都能做好,把最好的提供給現在年輕父母,讓他們敢培育下一代,我想這是蠻重要的一環。

基金會小組

基金會公與義/水水台灣小組成員,不定期走訪台灣各地,用文字記錄環境、人文、政策局勢中,最真實的風景

相關專欄

德國與台灣沒有保持外交關係。然而,台灣和德國是重要的合作夥伴,擁有共同的價值觀,並享有密切和實質的經濟、文化、科學和學術關係。多次訪問,...
現代社會科技發達,多元價值抬頭,理論上處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應該比過去更加自在?但在許多新聞報導、社群媒體中,我們看到許多人對未來產生茫然...
現代社會科技發達,多元價值抬頭,理論上處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應該比過去更加自在?但在許多新聞報導、社群媒體中,我們看到許多人對未來產生茫然...
現代社會科技發達,多元價值抬頭,理論上處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應該比過去更加自在?但在許多新聞報導、社群媒體中,我們看到許多人對未來產生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