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氣候治理 水土林的衝突、因應與調適

引言

邱文彥(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本場「極端天氣看水、土、林的挑戰」,要探討對抗氣候變遷的行動。目標很清楚,要跟全球一起來把升溫控制在1.5度C,目的是什麼呢?為了給我們下一代更好的環境,也就是永續發展。當從永續發展的核心概念出發,在啟動因應行動的時候,水、土、林三個面向的推動,都涉及中央跟地方的配合,甚至是在各部會之間如何共同治理,橫向溝通與配合是很關鍵的問題。

長期以來,民間環保團體很關心這些因應行動對於國土規劃、自然生態,及海洋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彰化環保聯盟前理事長蔡嘉揚老師,跑了非常多地方,用鏡頭關照能源轉型下,水、土、林的滄桑,透過他的影片,讓我們重新來思考,調適行動該怎樣讓台灣更永續,讓我們可以在這土地上,生活得更長長久久。

 

 

韌性國土願景與展望

彭紹博(行政院綜合業務處處長)

能源的轉型是我們國家未來20、30年最重要的課題。在極端天氣下,我們面臨到高溫、淹水的問題。照聯合國的講法,氣候變遷已是緊急事件,未來這種異常會變成常態,我們這一代甚至下一代必須面對。緊急氣候衍生出高溫、乾旱、極端降雨、及海平面上升等問題。氣候變遷因應法公布實施後,後續推動由行政院永續會來協調、分工,每四年提出「國家氣候變遷的行動調適計畫」,112-115年度計畫院已經在10月4號正式核定。

調適計畫裡有八大項能力建構,也包括七個大家關切的亮點(詳附圖),如:水資源、能源供給、生物多樣性...等,及土地利用,跨部會能力建構由國發會負責督導審議,我現在轉調行政院綜合業務處,但過去就是由國發會負責跨部協調、環境部就各個目的事業主管部會,提出計畫進行彙整跟溝通。這一期調適計畫,特別將自然解方(NbS)納入調適行動方案,不單純只是靠我們原本一些比較傳統工程或是其他的工法,希望跳脫原本習性的作法,來做一些調適跟因應。

都市淨零 打造15-minute city概念

因應氣候變遷,能源必須轉型,而綠電又跟土地的使用有關。所以我們從能源使用效率來思考,未來在都會區做淨零的推動、治理,如何就近自主發電,透過智慧電網、儲能設施,就打造淨零建築、淨零街區,成為淨零城市。我們在高雄新市鎮有一個示範計畫,內政部跟交通單位來試行,希望打造15-minute city的概念,不需要很遠的通勤去就業、去就學來減少碳足跡。把產業園區、社宅、學校通通都集中在一個區塊裡面,緊密式的開發,透過電動運具移動,減少碳足跡,打造一個淨零城市。

而四大氣候問題:高溫、海平面上升、極端降雨、乾旱因應,目前也有案例實際推動。因應高溫,我們推廣海綿城市,加速推動透水鋪面的普及率,改善硬鋪面帶來的高溫狀況;因應海平面上升,我們在台南七股沙洲,採用木樁定沙、圍籬養灘植樹等自然解方復育沙洲,減緩海岸線退縮;因應暴雨,在曾文溪我們設置第二道防線及在地滯洪等還地於河,也推動都市總合治水,包括滯洪池、下水道,用綜合性滯水的方式做因應;在乾旱供水因應,積極推動科技造水,建構西部廊道供水管網,加強水資源備援調度及跨區支援輸水能力,透過農業改革,推廣增加旱作面積、減少用水。

地面型光電詬病  還需靠技術更新

現在地面型的太陽能光電詬病的非常多,隨著科技的進步,日本已全力推動半透明鈣鈦礦的太陽能薄膜,可以透光的,未來不管是魚塭、溫室,都可以用這種透光的太陽能薄膜,既可發電又可以讓魚電或農電共生,就不會有現在的問題。未來的社區或者是雞社、豬社,屋頂型太陽能板若能夠建材化,跟整個環境就沒有違和感,這是我們未來轉型、調適上不斷努力的方向。


極端天氣的風險與調適

童慶斌(臺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

氣候變遷風險分為轉型風險跟實體風險。如果沒有做低碳轉型,就會有轉型風險,現在有來自供應鏈的要求,蘋果要求供應鏈2030要達到碳中和、微軟要求供應鏈2030要削減55%,若沒有做到就沒訂單。歐盟及各主要國家要開始收碳關稅,企業需要進行碳盤查,若有沒有資料,企業如何面對挑戰,企業轉型沒有成功,台灣淨零目標還是完蛋。政府怎麼樣給企業「賦能」蠻重要。

再來就是實體風險,淹水是一種危害,若沒有暴露在損害中,其實就沒有風險,未來氣候變遷的危害是什麼?有沒有資料可以評估?企業設廠要跟銀行貸款時,評估當地會不會淹水?有資料嗎?有誰可以給企業資料?無法評估風險,企業就拿不到資金,這是韌性調適的部分。

氣候韌性調適  對準風險

WEF2023年全球風險報告,未來10年排序前兩大風險是減緩失敗及調適失敗。怎麼失敗?第一,認知錯了,國家淨零、企業淨零跟城市淨零一樣嗎?恐怕不一樣,供應鏈要碳中和,那國家是要求企業淨零嗎?如果定義認知不清楚就可能做錯,這就是減緩失敗;第二,調適失敗。彭處長提到第三期動計畫,前兩期我都積極參與,甚至擔任評審委員,從結果上來看,政府非常積極但調適有沒有對準風險?我們在評估風險後,很快就跳到執行管理,其實很多行動有沒有對準風險。

台灣經濟發展未來仍要前進,有沒有那麼多錢做每一樣事情?我覺得沒有,所以要精準,過去做了這麼多到底降低什麼風險?跨部會是否重複做同一件事情,若水利署很快就可以把淹水解決,公共衛生的登革熱或許減緩了,這是共效益。所以有效的跨部門溝通就牽扯到資料、資訊、知識跟工具的分享與利用,有量化的科學基礎才是重要。

風險評估與調適連結

我建議做風險評估跟調適要連結,先做風險評估再做調適,認清調適行動要降低什麼風險,才不會以為做調適,其實做成防災,清楚知道風險是什麼,然後降低風險因子,創造調適路徑及未來的機會。氣候韌性調適措施必須同時考慮時間軸,來降低危害、暴露、及脆弱度。記住暴露才有風險,要講清楚,台灣永續發展才能走上去,但需要跨部會、跨其他單位來合作,特別是資料整合。

企業被要求必須用科學報告做風險評估,目前是做不到的,沒有數據是沒有辦法做風險評估,譬如剛才講淨零,不管是碳排、碳足跡的估算,或者做實體風險評估,沒有數據產業怎麼做?地方政府怎麼做?

評估報告  須符合國際標準

如果我們認真對待氣候變遷,就要採取行動,數據並不是有就好,是不是正確、可不可用,國際要求越來越嚴格,歐洲很要求產品環境足跡,若沒有符合它的資料要求品質,是不會被接受的,這些都影響企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所以考量未來產業在國際的經貿發展,科學數據非常重要。

未來要趕快建立氣候變遷風險評估與韌性調適的科學數據庫,去支援政府、學術、產業、公眾,讓大家去建立氣候變遷的模擬工具,來支援決策,這是重要的數位轉型及賦能。最後再強調一下,企業目前沒有能力做氣候變遷科學報告,法規上有必要重新檢視,政府要支援企業去做好風險評估與調適,不是只要求做報告。

氣候韌性調適  對準風險

WEF2023年全球風險報告,未來10年排序前兩大風險是減緩失敗及調適失敗。怎麼失敗?第一,認知錯了,國家淨零、企業淨零跟城市淨零一樣嗎?恐怕不一樣,供應鏈要碳中和,那國家是要求企業淨零嗎?如果定義認知不清楚就可能做錯,這就是減緩失敗;第二,調適失敗。彭處長提到第三期動計畫,前兩期我都積極參與,甚至擔任評審委員,從結果上來看,政府非常積極但調適有沒有對準風險?我們在評估風險後,很快就跳到執行管理,其實很多行動有沒有對準風險。

台灣經濟發展未來仍要前進,有沒有那麼多錢做每一樣事情?我覺得沒有,所以要精準,過去做了這麼多到底降低什麼風險?跨部會是否重複做同一件事情,若水利署很快就可以把淹水解決,公共衛生的登革熱或許減緩了,這是共效益。所以有效的跨部門溝通就牽扯到資料、資訊、知識跟工具的分享與利用,有量化的科學基礎才是重要。

風險評估與調適連結

我建議做風險評估跟調適要連結,先做風險評估再做調適,認清調適行動要降低什麼風險,才不會以為做調適,其實做成防災,清楚知道風險是什麼,然後降低風險因子,創造調適路徑及未來的機會。氣候韌性調適措施必須同時考慮時間軸,來降低危害、暴露、及脆弱度。記住暴露才有風險,要講清楚,台灣永續發展才能走上去,但需要跨部會、跨其他單位來合作,特別是資料整合。

企業被要求必須用科學報告做風險評估,目前是做不到的,沒有數據是沒有辦法做風險評估,譬如剛才講淨零,不管是碳排、碳足跡的估算,或者做實體風險評估,沒有數據產業怎麼做?地方政府怎麼做?

評估報告  須符合國際標準

如果我們認真對待氣候變遷,就要採取行動,數據並不是有就好,是不是正確、可不可用,國際要求越來越嚴格,歐洲很要求產品環境足跡,若沒有符合它的資料要求品質,是不會被接受的,這些都影響企業在國際上的競爭力,所以考量未來產業在國際的經貿發展,科學數據非常重要。

未來要趕快建立氣候變遷風險評估與韌性調適的科學數據庫,去支援政府、學術、產業、公眾,讓大家去建立氣候變遷的模擬工具,來支援決策,這是重要的數位轉型及賦能。最後再強調一下,企業目前沒有能力做氣候變遷科學報告,法規上有必要重新檢視,政府要支援企業去做好風險評估與調適,不是只要求做報告。

中小企業須政府協助

尤其台灣很多中小企業,哪有能力去做量化報告?如果沒有供應鏈協助或沒有政府協助,真的很難面對挑戰,最後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死掉,或者外移,這會造成台灣空洞化,真的要小心,而且時間是在2030而不是2050,政府的對策到底能不能給予這些企業賦能,讓他有能力面對,我覺得是關鍵。


國土空間規劃  科學、數據為本

蔡玉滿(內政部國土管理署簡任正工程司)

國土管理署在因應調適跟減緩方面,主要負責空間規劃、土地使用管制、開發利用的管理及審議三個面向的工作。首先是調適,這幾年國家做調適比減緩還要早,101年行政院推動氣候變遷調適方案,內政部負責土地利用的領域,我們很坦白的講在前兩期,氣候變遷就是雨水很多,比較著重淹水災害,以及淹水地區土地使用規劃能夠做什麼。

後來逐漸覺得空間規劃不能空口說白話,要以數據、科學為本。所以在第三期調適計畫,我們把當前氣候議題掌握住,參考了台灣氣候變遷科學報告,發現除了降水量改變所帶來的淹水及乾旱問題,增加了高溫熱浪、海平面上升的問題,海岸跟海洋領域由其他單位處理,內政部處理範疇就擴大到高溫熱浪。在科學風險評估基礎下,我們把風險位置找出來,再做調適。

注重都市與城鄉的規劃差異

我們發現淹水風險在全台極端降雨下普遍上升,西部平原上升趨勢更為顯著。不僅城市,城鄉地區的居住安全已是未來要關照的重點。乾旱分析主要影響在西南沿海地區,特別是水資源的儲蓄能力,以及未來高風險產業要分布在哪裡?高溫熱浪現階段北部風險相對高,未來反而移到中南部、西南沿海地區,這一帶城鄉居住的舒適度,空間規劃上必須加強跟改進。我們找相關部會一起談,不只是檢討現在已經推動的,還要重新思考看那些地方是進一步該處理跟改善的。

歸納在土地利用合理配置策略,就是以科學為導向,重做風險評估,若調適目標、情境不一樣,國家推動走向就不一樣。因應降雨,城市跟鄉村導入調適策略會有所不同;如何提升水資源儲蓄能力、降低乾旱的影響,需積極提升各單位環境調適能力、強化自然生態系統調適觀念;最後要仔細評估各部門建設計畫,會不會跟調適、減緩計畫打架,歸零檢討國土空間規劃及土地使用管制。這些策略分屬不一樣的部會,與內政部、經濟部、農業部都有關係,現在全國有80%的人是住在都市計畫區,20%是住在非都,非都的這一塊在氣候變遷下,越來越重要,必須把它納進來了。

減緩做得不是很好

坦白說減緩做得不是很好,沒有相關數據做科學佐證,我們還在努力,看看能否找出可以改進的方向。參考IPCC的研究,我們整理出空間規劃在減緩可以努力的五個面向:第一,土地使用的密度要提高,土地混合使用,朝比較集約城市的方向。第二,綠帶的建置,除了傳統都市計劃要留設10%的公園綠地外,非都留設至少30%的保育區,即使小面積的申請案件,也要要求,從大中小型土地利用的管理,讓綠帶留設下來。第三,濕地除了吸納洪水,也能固碳,建議要納入;第四,採用自然解方,第五,再生能源的設施區位選擇,積極與相關部會會商,研訂再生能源設施之區位條件,引導光電設施合理設置,這些都是我們國土計劃通盤檢討的方向。


與水共生的承擔與反思

賴建信(經濟部水利署署長)

衝突與因應

氣候變遷就像掠食的鯊魚一樣,我們如何趕、如何快,都很難去因應,蔡嘉陽老師的影片看到,我們用跑百米的速度去做能源轉型,但產生很多衝突、問題。今年20歲的民眾,到八、九十歲時挑戰比現在更大!怎麼樣不被鯊魚咬?遠離鯊魚是一種方法,游得比鯊魚快也是一種做法,但有可能嗎?過去政府已經做了很多,在治水上我們有一定的成果,以前在屏東南埔埤,隨便下個雨就淹水54小時,現在不淹了,但未來未必如此樂觀,我經常跟同仁分享,我們生存的土地條件就是如此,不要把現況當作一個藉口,要有信心,努力去做,環境才會越來越好。

不對稱的治理 + 參與式治理

水利署提出「不對稱的治理」,簡單說水往低處流,在水的最下游端,我們讓排水能力提高,那這樣中上游淹水面積、退水時間就會改變。舉個例子,107年嘉義大水,整個地方都是汪洋一片,我們在下游做滯洪池,採取退水作業,本來會淹兩個禮拜,縮短成淹一天。

水利署的經驗,我們強調「參與式治理」的重要,各單位有自己的權責與迷思,怎麼去做合作、童老師提到需要數據,有時候民間比政府還厲害,我們可以借重民間參與。在外傘頂州,我們採用近自然解方工法,跟民間合作,今年杜蘇芮颱風後看到一點效果;日月潭的案子,有個低窪地,當地民眾希望把水排出去,但同仁發現那裏土壤是泥炭土需要保水,把水排出去反而造成地層下陷,就主動跟民眾溝通,保土保水改變作法。水利署倡導一個觀念---把水種回到土地裡,不是快速排出,我們成立很多的平台,讓社會、民間跟我們合作,這就是「參與式治理」。

未來不可能把所有城市的保護標準提升到跟台北市一樣,目前都市設計像做蛋糕一樣一層層疊上去,當所有地方都很高,道路就是積淹水。我們改變觀念,在一些學校操場或是公園,設計空間讓水流,解決淹水問題。以前作法是土地徵收,往往造成對立,像美濃有個地區,當地上游下雨就會積淹水,當地人跟我講在地滯洪很好,花不到幾億元,就把淹水的問題解決,沒有用到工程方法,是讓農民淹水時可以領農委會淹水救助補貼,還給他種水的獎勵金,把水當作一個資源,這是兩全其美的好作法。

把水種回到心裡面

我重視大家對於水的感覺,童老師講觀念改變很重要,除了洗澡,各位記得你上次腳底板接觸到水是什麼時候嗎?荷蘭人願意親近水才有可能與水共生,水利署倡導,把都市的堤防做改造,做水岸縫合的工作,吸引民眾親近水。

嘉義魚寮,本是台糖農地,本來要做滯洪池,以前做滯洪池就是土挖光,旁邊做堤防,等到雨來的時候裝水,現在改變思考,為什麼不讓這個土地有更多功能。我們就種落羽松,底下的土地仍可做滯洪空間,創造與水岸共生空間。今天遭遇的問題不可能一天就改變,我們有任務讓民眾改變觀念,我們需要更多、更好的典範轉移。

與企業合作不能期待企業做功德,企業需要誘因,我不鼓勵做一次性的活動,水利署希望大家把水放在心裡面,不要把水當作毒蛇猛獸,把水種回到自己的心裡面,水固然可以覆舟,但可以載舟,端賴我們如何的運用它、愛惜它。


畜廢、綠能、節水、節水、存碳

曹啟鴻(前行政院農委會主委/前屏東縣長)

我在屏東縣長達九年,地方政府的好處,是自己就可以為土地做很多事,中央單位水利署、內政部幫很多忙,一起把萬年溪的上游濕地的畜牧廢水解決,也做親水空間,自然淨化的水又可以灌溉,水的哲學就是一個循環。地方政府只要有資源就是趕緊做,過去在很多領域,畜廢、綠能、節水、潔水、存碳這些工作作很多,其實整合都在地方政府,不要仰賴中央部會來做。

保護山林  推動全面禁伐

當年政府獎勵造林,有砍大樹種小樹的錯誤引導。我當縣長時,滿洲鄉鄉民代表、地球公民協會主動建議推動全面禁伐補償,我們保住了三百公頃林地不被砍,後來田秋堇委員,看到屏東縣都可以做到,就推動立法,現在全國山林做好護林都可以補償。

在追蹤中發現,全面禁伐補償之後有一些毛病,就是竹林也被禁伐,其實竹林有它的生命週期,竹林成長非常快的,不砍伐老化的話反而不好,是需要整理,目前還待解決。而林務局林班地劃歸給原住民後,多數原住民其實把山林保護得很好,反而是遭到少數不肖平地山老鼠盜伐、破壞。而禁伐護林的收穫就是溪口的溪水越來越多了,氣候變遷之下水資源被破壞,如果我們把林木資源保護好,一定會在水資源保護方面也帶來很棒的效果。

選擇種植能潔水、固碳的作物

回歸自然淨化,談天作之合,大家詬病太陽能板底下日照有限,影響農作,若適當改種狼尾草,它的吸陽光、吸碳能力強,而且吸肥。例如,高屏溪大樹攔河堰,所有的畜牧廢水都流向這邊,是很肥的水,高灘地該怎樣利用?種稻米好不好?種稻耗水、施氮肥後會產生溫室氣體,可能有負面效應。如果改種狼尾草作物,一年可以割六次,可以碳中和,即使蓋光電板,不影響作物生長,同時也保住了伏流水。例如蘭陽平原跟屏東平原河川河床的地質,該種植何種合適作物,可以迅速的把水存放在底下,這樣是否兩全其美。

我要特別建議,高雄市的臨海工業區,有用到東港溪港西抽水站的水,氨氮很高,所以鳳山水庫就必須耗用能源去曝氣,把它弄乾淨,用很多化學肥料把它處理,耗能又不好,如果讓這些高氨氮的水所經過台糖的土地時,種像狼尾草這樣的作物,東港溪的水可以更乾淨,供應臨海工業區乾淨水源時,就不用耗更多能源去淨化水質。我一直認為政府要做聰明的事情,不要做愚笨的事情,用肥水來灌溉狼尾草,可以得到很多乾淨的水,又可以吸碳,這個是天作之合。

活用伏流水已成台灣水資源的主流,東港溪整治後,台積電要來高雄市,不用擔心沒有水,因為伏流水太豐富了,這幾年伏流水足夠讓高雄市喝到最乾淨、最優質的水,這是水利署、自來水公司,跟不少民間的力量一起努力。


一滴水、一粒碳、一度電

張安平(臺灣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認知與目標的距離  耗電量是關鍵

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問題,跟大家認知有關,你知道全球控溫目標從2度變成1.5度的原因嗎?因為甲烷,當增溫超過2度,南北兩極的冰層融解,甲烷成為影響氣候的關鍵問題。但1.5度這目標做得到嗎?我覺得並不容易。

我們習慣舒適的環境,現在空氣含碳400ppm,升溫到2度以上就是1000ppm,那時均溫比現在高8-10度,台灣38度時已經很熱,再加8度怎麼過?今天談水、土、林,忘了講電,耗電才是經濟體的關鍵因素,所有東西都跟電有關。當均溫往上走,耗用電力只會增加,舉手機做例子,用三分鐘會產生45公斤的碳,要三棵樹來平衡,你有感覺嗎?

過去歐洲很多地方不裝冷氣,現在天氣變了要裝冷氣,用電、發電量繼續往上增加。全世界石油、煤、天然氣的生產還在增加,根本沒有在減碳。巴黎協定2005年開始估算各國排碳數量,台灣排碳大約兩億萬噸左右,到2022年還是兩億萬噸!過去二十年幾乎沒有減,然後我們答應2050年淨零,未來的六年,年減百分之三?可能嗎?

產品製程減碳才是正道

台灣人均碳排放12噸,全球100多個國家,排倒數第18名,但從產業角度來看來,歐盟的CBAM要開始試行了,CCA在明年美國大選後也會開始,當我們產品的碳排放不降下來,未來沒有辦法做生意。台灣是貿易國家,食物自給率不過30%,所有的東西都用鈔票去買,鈔票又是工業生產賺來的,企業製程減碳才是正道,一定要認真思考。

台泥的經驗,2016年答應SBTi(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到2025年減15%,我們一定會做到,可是2025年到2030年還要再減30%,我們必須做到,但目前沒有方法。現有技術只能再降15%,其他15%必須等科技的改變。水泥業生產的二氧化碳,不是從燃料來,是原料。若只是數字上的減碳,我可以把廠賣掉,馬上減掉整廠的碳,但這樣我負起責任嗎?水泥,是全世界除了水以外用最多的東西,沒有一件事情不需要水泥,製程降碳才是負責任,未來不懂碳的公司是無法生存。

30%的碳從食物來 減碳人人有責

氣候變遷這個題目,是大題目,不是幾分鐘講完的,不深入討論是沒有答案的。我們公司每天在挖掘,怎樣再減碳,我們還是覺得自己的認識不夠,或許,在座各位會認為是企業在用電、產生碳,但各位知道最大的碳產源在哪裡嗎?其中之一就是食物!全世界30%的碳從食物來,減碳人人有責,我們必須要去追溯,才能真正面對問題、最終解決問題。

當政府的規劃一個接著一個推出很好,但最終仍是生產者的責任,產品減碳才是真的降碳。另一個造成氣候問題的原因,是我們被慾望控制了,只有想到自己的需要,沒有去思考對大我造成的影響。環境教育工作也做得不夠,必須要讓人人懂得必須為環境付出,然後改變生活型態,了解所作所為對氣候的影響,在各自行動上減碳,不要讓我們成為地球的最後一代。


Q&A

主持人:邱文彥(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邱文彥:今天每一個議題都是一門課,可以用一個學期慢慢探討,優先開放觀眾提問。

Q嘉義魚寮的案例,是否算自然解方(NbS)案例,投入的經費與過去差多少,水利署有編列預算協助後續維護運作嗎?

賴建信:魚寮那個案子,依照美國工兵團專家的標準,是符合NbS的定義,NbS在世界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定義,做法就是工法盡量做到自然,少做工程的就少做,當然這不是很容易。分享一下我的看法,氣候因應這件事不是那麼容易,要減多少碳,不盤點怎麼知道?其次,盤點時要去想,之後有沒有什麼目的?不要為減碳而減碳,胡亂計算一通,若基準不符合國際標準,還是枉然的,不被認證是沒有意義的。

Q各個部會對NbS的定義有共識嗎?如何判斷案例是NbS方案,各單位如何去分工合作納入計畫?

自然解方需要跳脫既有框架

彭紹博:現階段NbS它的定義,是由林業及自然保育署負責,有一個公建計畫叫國家綠網,建立平台讓大家去共同思考。我在台南任職時,七股潟湖出口長滿了紅樹林,淹水很嚴重時,漁民就要求把紅樹林清掉,環保團體跟愛鳥協會則反對。後來我們把中間排水範圍先疏濬,移植做生態補償,挖出來的淤泥做加高,沒有大規模擾動,隔幾年草、樹還有紅樹林也長出來。當時並不知道自然解方,只是動腦筋怎麼最小擾動去解決。NbS需要跳脫既有框架去思考,在一些指引之下,因地制宜去做。

Q:鄉村地區整體規劃會納入NbS嗎?目前政策推動的想法是什麼?會有評估準則納入操作手冊嗎?

蔡玉滿:自然解方目前在概念上歸納起來就是生態的保護、復育、管理,過程中要有民眾參與,最重要的是財務可行,不要花天文數字去處理很小的事情。目前辦理鄉村地區整體規劃,還沒有一套公式或評估標準說這是自然解方,是因地制宜,我們署裡面推動鄉村地區整體規劃,就是以鄉鎮市區為單元,做比較精緻的企劃,目前還在發展中。我們現在先把概念植入在我們的計劃裡,然後透過各種方式來把它呈現出來,這是目前的做法。

Q:台泥目前眾多的減碳技術裡,有哪些技術協助達到自己2030的目標,碳封存在清單內嗎?

法制調整需跟上製程變革

張安平:碳捕捉我們實驗過好多種,重點經濟效率大的碳捕捉才合理,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成本太高,製程要再改變,捕捉成本才會下來,希望未來技術可以再突破。水泥產業65%的碳排放是從原料來,我們在西非生產新的水泥替代品,不用石灰石,改用別的東西來替換,全世界水泥廠裡,唯一商業化的。歐洲出了新的水泥標準,希望讓產業碳排往下降。台灣的法律目前卡死的,若要業者往前走需要修改法律。像台泥也會推低碳水泥,但貨物稅卻比普通水泥多付120元,這邏輯上講不過去。政府要企業改變,過程中間,老百姓參與、法律修改,都要相互配合往前走,我們正走在以往從來沒走過的路。

邱文彥:童老師提到數據,可是我們到現在還是缺資料,你怎麼看?

對準風險、對準問題很重要

童慶斌:從幾個面向談我的看法,第一個認知正不正確很重要,不管從NbS或是各種淨零,張董事長也提到認知必須要符合國際標準;第二,認知方向確定後,從政府到企業,就要積極承諾,但,是承諾淨零、碳中和還是零碳排?若承諾錯了,本來沒事會變成有事,所以怎麼積極承諾很重要。台灣有90幾家承諾SBTi,只有4家承諾長期淨零,其他都是短期,這是支持「全球」淨零,「自己」不淨零。

第三要有積極行動,國際上談MRV,就是measurable、reportable,verify,要可量測、可報告、可驗證,所以要科學基礎才有辦法做到,也是我提到資料的重要,不然光說NbS或碳排是不行的。我覺得定義清楚真的蠻重要,如果定義清楚朝對的方向走,大家一起齊步走,就會達到很好的成果。總之,善用數據對準風險、對準問題其實還蠻重要的。

邱文彥:曹縣長推動環保工作,剛剛提到八八水災,大家印象深刻,縣長要不要談一下?

曹啟鴻:14年前莫拉克颱風就確定氣候變遷是真的,停電一個月,自來水管被沖破,化糞池被泥巴填滿,那種淒慘跟戰爭沒有兩樣。我們不斷地檢討,還能做甚麼?農業排碳非常可怕,我們鼓勵農友,改變耕作方式,讓土壤自然寬鬆不必耕犁,讓土壤中的碳儲存可以累積。


總結

回到「管理」每天的生活

邱文彥:(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第一,上一場我們從永續發展談到氣候變遷,也談到價值觀的植入,今天談水土林的整合,又回歸到國土空間規劃,空間上怎麼安排,這是實務上面最急迫的課題。

第二,什麼是NbS,現在保育界都在強調「其他有效地區保育措施」(OECM),也是一種概念,國際上的倡議,國內要去思考怎樣適合我們,要建構自己的系統,否則瞎抓一通,達不到真正預期效果。

第三,科學數據相關想法在國土計劃法就有,將來讓全國相關的資料都整合起來,產業也方便,否則光把減碳責任丟給產業,讓企業單打獨鬥,對嗎?政府應該跟民眾、產業結合,建立夥伴關係,才是可長可久。

第四,「治理」通常用在政府部門,是比較上位層次的大政方針。落實到因應策略,應該要回到「管理」每天的生活,賴建信署長講得非常好,把水種回我們的心裡,環境永續也該在每個人的心裡。氣候變遷最怕溫水煮青蛙,企業非常急,怎麼協助?民眾知不知道?如何讓環境永續的價值更為普及,回歸生活、回歸人文、回歸務實的空間規劃裡,才是我們應該要追尋的目標。


結語

蔡玲儀:

兩場研討會最重要探討的是怎麼加快做、滾動式的檢討。淨零路徑有四個轉型,其中能源轉型跟產業轉型最重要,因為我們90%的溫室氣體排放來自於燃料燃燒,所以怎麼樣加快、加大去做轉型是當務之急。第三個是生活轉型,IEA國際能源總署預估可以帶動8%淨零貢獻,但它更重要的是帶動整個國家往低碳淨零的腳步去走,張安平董事長說教育很重要,童慶彬老師提醒要正確的去認知,這是生活轉型重要的點;另外就是社會轉型,這包括了環境跟社會的公正轉型。

此外,兩個重要基礎不能忽略,一個是科技持續研發,找到可以落實減碳的方法,其次是氣候法制跟綠色金融,法規制定是協助企業怎麼樣快速去因應,這部分要跟上,綠色金融則是提供資金上的協助。這兩天的討論我們從永續發展核心價值去思考,從水、土、林來採取行動,未來政府各部會、產業、研究機構、民間,協力來加快低碳淨零行動,這個是當務之急,謝謝專家們的意見。

余範英:

辦研討會有很多前置功課要做,要跟專家朋友接招。有的認為政府框架應該再提升、層級要再高;有的認為我們認知進步了,但是行動還有差距;也有認為技術雖提升,但仍不夠。我最近跟賴署長參加世界水論壇,美國救災總會的軍工專家,曾遠赴世界多個國家救災,深切了解每個地方條件都不同,建議要與文化、社會、及經濟條件銜接,因地制宜。

台灣這些年已擁有不少優秀、有擔當的梯隊,但結合得還不夠好、不夠快。今後無論數據整合、法規調整、或公私協力都須再努力。這樣的會我們還要開,追蹤還要做,最重要是老百姓要動起來,民眾的參與才是環境永續最大的依靠。

相關新聞

行政院日前針對國會職權修法提出覆議,經過2天的全院委員會審查,立法院今(21)日記名表決覆議案,以62:51票維持立法院三讀決議,...
最快明年修法,新建物將須取得建築能效1級或近零碳建築  為落實2050年淨零目標,內政部規劃建築減碳「公有先行」,...
執政者一旦對國家政策有影響力,就必須要有承擔責任的機制;而所成立的組織應當有法源依據,如此才受立法權、監察權的監督;特別是涉及國家層級政策...
環境部「綠色戰略辦公室」今(20)日揭牌,環境部長彭啓明表示,未來綠色戰略辦公室承上完全支持總統府的國家氣候變遷對策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