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碳權交易所真正發揮功能

在「2050淨零排放」總目標的前提下,「臺灣碳權交易所」8月7日於高雄市開幕。交易所揭牌當天,總統、行政院長等政府首長雲集,共同見證台灣追隨國際腳步,正式將「碳排放權」轉化為商品,希望透過碳權交易,提供企業減少碳排放誘因,緩和地球日趨嚴重的暖化危機。

 

據報導,新成立的碳交所有兩大特點,一是交易所設在高雄,國發會主委強調可以因此「發揮碳金融在地影響力」;二是碳交所要在年底開始交易國外碳權商品,而國內碳權則要等到《氣候變遷因應法》的三項子法通過後,預計明年上半年才有機會推出。至於碳交所目前工作則僅是提供碳諮詢與培訓人才。

社會應會肯定政府為推動減碳工作設立的碳交所,但我們需要釐清以下四點,避免大家對碳交所期待過高,引發日後「雷聲大雨點小」的可能苛責。

首先,政府選擇在高雄成立碳交所,不是因該地排碳比重高,需要「公正轉型」。否則,排碳量最高的台中或雲林麥寮也有資格設立;更何況未來碳權若成為金融商品,交易所設在金融中心的台北更是合理。所以,政府在高雄設置碳交所是政策使然;只是因先天條件不足,拔地而起的碳交所要創造「在地聚落」效應,就必須更仰賴政府減碳的配套措施。

其次,碳交所交易規模與減碳效果的不確定性很高。台灣推動溫室氣體減量有年,可是碳排放的「盤查、查證到標籤」機制迄未有效建立。即使日後溫室氣體的「排放量盤查登錄」、「自願減量」與「增量抵換」等氣候法子法通過之後,政府也還需要時間落實。這使得短期內企業對於碳權交易無迫切性,而將影響碳交所的發展。

第三,碳交所推動自願減量一次性的初級市場,卻非碳交易次級市場策略,將因價格發現與流動性功能不足,而陷入「苦撐」局面。據統計,2019年台灣CO2排放量達256百萬公噸,但歷年來民間只有93件政府註冊的自願減量案,結果也僅核發約24百萬公噸的CO2當量。自願減量不易成為企業減碳的主要動能,碳交所靠自願減量的成長策略前景堪憂。

第四,從碳交所購得的國外碳權不適用歐盟碳關稅抵減機制(CBAM),而將降低企業對其提供服務的需求。據聞其他先進國家已開始評估CBAM機制,未來也有可能採取類似管制。政府延遲效法歐盟的碳排放「總量管制與交易」(ETS),使得碳交所在成立之初就已跛腳。不過,碳交所的「人設」缺憾屬非戰之罪,因為這是政府要以碳費作為減碳的主要政策工具所導致。

綜上所述,碳交所日後能否順利發展是有疑慮的。「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政府應吸取國際減碳經驗,重視碳交所業務的國際接軌。根據世界銀行報告,ETS與碳稅是目前全球碳定價的主要手段,而其中實施ETS比例高達近八成。ETS、碳稅、碳費與自願性減排雖皆為減碳工具,但政府仍須依「減碳效度」從中找出最佳組合;建議政府除考慮徵收碳費外,更應順應潮流,加速落實ETS機制。

氣候加速暖化的風險愈高,國際減碳要求的壓力就會愈大。政府以「人為」碳費調控碳排放的困難,在於要隨時掌握碳費(價)與碳排放(量)的動態關係。至於總量管制與碳權交易的搭配運用,則可使政府減碳決策單純化。政府既已成立碳交所,就應專注碳排放的控制與監測,而將排碳權的配置問題交由碳交所解決。

「2050淨零排放」是我們對地球生態環境負責的承諾。觀諸歐盟減碳進程,兩年半後CBAM全面實施,十年半後更會落實汙染者付費原則。反觀政府往後七年所採取的碳費與自願減量的策略,卻恐怕只會產生「竹籃打水」的減碳效果。隨著2050年大限逼近,國際必會加大管控排碳力度,我們已無時間蹉跎。呼籲政府提前執行碳排放總量管制進度,並讓碳交所發揮應有的功能。

相關新聞

能源政策首重電夠不夠 其次才是低碳、淨零 國發會主委劉鏡清上任後昨日首度談到對能源政策的看法;他直言,自己不排斥核電,關注的是電夠不夠?...
立法院歷經四天四夜馬拉松表決大戰,在公民團體號召上萬人包圍下,昨三讀通過攸關國會改革的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及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
2024 年台北國際電腦展即將於 6 月 4 日至 7 日舉行,消息來源透露輝達執行長黃仁勳已於昨晚抵台,並將秘密拜訪供應鏈。...
中國對台軍演,恐再使台海局勢陷入動盪。解放軍東部戰區昨宣布23日連兩日在台灣周邊展開「聯合利劍-2024A」軍演,海陸空火箭軍全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