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測站> Fed官員放鷹 利率高點恐高於市場預期

聯準會(Fed)主席鮑爾近來談話市場解讀偏鴿,但多名官員對於利率走向立場仍偏鷹,紐約聯準銀行總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認為在壓低通膨考量下,還是有必要持續升息,理事華勒(Christopher Waller)也示警,終端利率可能高於市場預期。

 

美國強進就業報告 加強生息決心

Fed主席鮑爾預定美東時間7日中午左右(台灣8日凌晨)在華盛頓經濟俱樂部接受凱雷集團(Carlyle)共同創辦人魯賓斯坦訪問。在美國熱得發燙的元月就業數據發布之後,鮑爾有機會強化他對抗通膨決心的訊息。

明尼亞波利斯聯準銀總裁卡斯哈里(Neel Kashkari)7日接受CNBC訪問時表示,「目前我的預測仍在5.4%左右」,這裡是指他對利率水準要多高才能遏制通膨的預測,「如果今天我一定得選個數字,我會選擇我去年12月的數字。」卡斯哈里近來已成聯準會大鷹派,且今年擁有決策投票權。

卡斯哈里說,「我對1月的非農新增就業人數這麼高感到驚訝,顯然到目前為止,我們在勞動市場上還沒有見到緊縮政策的影響」,「有一些證據表明正在產生一些影響,但到目前為止,影響相當平淡。我尚未看到任何會降低我的利率路徑的證據。」

致力於抵抗通膨 升息恐無法避免

波斯提克(Raphael Bostic)6日接受彭博新聞訪問則表示,如果經濟表現持續強過預期,「表示我們必須多做點工作,或許意味著升息會超過我目前的預期」。他重申自己的基本假設仍然是利率最高達到5.1%,與Fed官員去年12月預測中值一致,然後利率到2024年都會保持不變。他表示,升息頂點拉高,可能的走法是除了兩次升息外,再多一次1碼的升息,他也不排除進行一次升息2碼的可能性。

今年沒有表決權的波斯提克表示,官員需要了解一下就業報告本身是否「異常」,如果是這種情況,他「傾向於仔細研究」;「如果我們看到本季或下一季出現比現在預期更強的表現,我不會感到意外。」他強調自己專注於觀察「供需之間的失衡」,因為需求太多會導致通膨上升。

他表示,「對我們來說,首要任務是讓通膨重新得到控制,我會盡力這樣做。」他說,即使暫停升息,必要時Fed仍可能進一步提高利率。

他預料今年通膨率將處於3%到4%區間的低位,仍遠高於Fed 2%的目標,這就需要在更長期內保持較高的利率水準。

 


延伸閱讀:

 

市場押注 美利率高點衝6%

聯準會(Fed)多位官員強調,有必要繼續升息,在持續的價格壓力下,最終利率可能達到比先前預期更高的水準。利率期權市場對聯準會政策的預期也正在改變,本周已出現數筆認為基準利率將達到6%的大額押注,比當前市場普遍的預期高出近1個百分點。

四位今年均有利率決策投票權的Fed官員,8日先後在不同的場合上表示,樂見近期通膨放緩,但都警告稱這場爭戰尚未得勝。紐約聯邦準備銀行總裁威廉斯在華爾街日報主辦的活動上說,「我們需要保持具有足夠限制性的政策立場,這種狀態可能要維持幾年,以確保通膨率回到2%」;「對於我們今年需要做些什麼才能使供需平衡並降低通膨,點狀圖中的預測仍然是一個非常合理的看法」。

Fed理事沃勒在阿肯色州立大學表示,「雖然我們在降低通膨方面取得進展,但工作尚未完成,可能是一場漫長的爭戰,利率上升的時間會比目前有些人的預期更長。」沃勒預測美國第1季經濟成長將放緩,但仍將保持正成長,他說,強勁的勞動市場固然構成通膨風險,卻也是支持經濟的動力之一。

另一位理事庫克(Lisa Cook)在華盛頓表示,官員們致力於遏制通膨,有必要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升息還沒有完成,需要讓貨幣政策保持足夠的限制性」,但她傾向於維持循序漸進的做法,「將使我們有時間來評估快速行動對經濟的影響」。

明尼亞波利聯準銀總裁卡斯哈里也表達類似的看法,他說必須把利率調升更高,才能因應薪資成長的影響。

過去兩個月市場堅信,歷經八次升息後,聯準會的緊縮周期已近尾聲,利率已經高到足以導致經濟衰退,央行今年將需掉頭轉向。但在強勁的非農就業數據公布後,投資人對利率峰值的押注已見提高,這幾天Fed官員繼續放鷹後,如今已有人押注利率最高可能攀抵6%

彭博資訊報導,一位交易員7日對9月到期的擔保隔夜融資利率(SOFR)期權,投入1,800萬美元的押注,目標是聯邦資金利率到9月會升到6%;隔天同樣的買盤還在延續。根據利率互換合約,市場目前預期9月利率水準為5.1%

 

相關新聞

影響力將遍及全球,甚至可能左右矽谷科技大廠未來AI發展  今年3月歐洲議會通過《AI法案》後,經過兩個多月終於獲得歐盟會員國同意,...
 《華爾街日報》母公司「新聞集團」(News Corp)與人工智慧新創公司OpenAI於22日宣布達成協議,...
路透社今天發布民意調查,預估中國今年的房屋價格將下降5.0%,房地產銷售可能萎縮10.0%,中國房市將進一步惡化。不過,分析師表示,...
多家歐洲大型電力公司紛紛下修或重新評估開發 再生能源 的目標,原因是成本升高、電價降低。這預示能源轉型面臨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