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請擴增政府移轉性支出

新冠肺炎疫情對弱勢族群造成多方面的衝擊,不僅損及其就業機會與所得,來自私人、企業與社會慈善團體的金錢及實物捐助亦下降,以致生計陷入困境者不計其數。台灣家庭間的所得分配也因之趨於惡化。東吳大學辜濓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台灣金融研訓院榮譽顧問許嘉棟撰文建請政府擴增移轉性支出。

新冠肺炎疫情對弱勢族群造成多方面的衝擊,不僅損及其就業機會與所得,來自私人、企業與社會慈善團體的金錢及實物捐助亦下降,以致生計陷入困境者不計其數。台灣家庭間的所得分配也因之趨於惡化。

政府為了緩和疫情對經濟景氣與弱勢族群之負面影響,自2020年起推出一系列的振興經濟與紓困方案。主計總處的國民所得統計顯示:內容主要為對家庭之現金補助的政府國內經常移轉支出在2020年升達1.69兆元,增幅為13%。

此外,政府對家庭的實物補助支出(包括車票補助、中低收入戶之住院看護補助等)也增加了4.1%,達1.51兆元。這些現金與實物移轉支出的受益者,主要是弱勢族群,故除了紓困之外,也發揮了改善所得分配的效果。

根據主計總處的家庭收支調查統計,平均每戶家庭可支配所得前20%高所得組之所得為最低20%低所得組之倍數(稱為五等分位倍數),由疫情前2019年的6.10倍提高為2020年的6.13倍,意指所得分配的確略有惡化。不過,該項統計報告也指出:來自政府的移轉性收入(現金)使五等分位倍數在此二年分別下降1.02倍與1.16倍;併計政府予家庭的實物給付(被計入政府消費支出)後,五等分位倍數又各自降低了0.38與0.40,成為5.72倍與5.73倍。

換言之,政府的現金與實物移轉性支出二者合計,使五等分位倍數在此二年各下降了1.40倍及1.56倍。顯示政府的移轉性支出對改善所得分配確有貢獻,也顯示疫情爆發後,政府於此方面更為著力。

不過,在疫情衝擊下,民眾、企業與社福機構對弱勢族群的捐助能力也萎縮。依家庭收支調查,低所得組家庭平均每戶來自私人(含民間社團)的移轉收入,即由2019年的9.6萬元降為2020年的9萬元。此項移轉收入為低所得家庭之重要所得來源之一,2020年之占比高達19.9%。

臆測在疫情延續下,台灣近兩年的所得分配應續呈惡化。而貧富差距擴大不只對社會與政治安定造成負面衝擊,其所鼓動的反商仇富氛圍亦不利於企業投資。在政府的改善之策中,所得稅制改革較為艱辛難行,強化對中低所得與身障者等弱勢團體之現金或實物移轉性支出,因台灣民眾普遍具有高度慈善心,應可獲得全民支持,故相對易行。因此,謹建請政府在這方面多努力。至於財源,台灣政府的負債狀況比起現今絕大部分國家都優異許多,故必要時以舉債為之,應也無不可。

許嘉棟

美國史丹福大學經濟學博士 現任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曾任中央信託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董事長、財政部部長、中央銀行副總裁、中央經濟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台灣大學經濟系兼任教授。

相關專欄

許嘉棟指出,近期,面對物價上漲威脅,各相關單位多反覆強調台灣的物價上漲只是局部、暫時性的,不足為慮;但台灣通膨總會面臨醜媳婦終將見公婆;...
金融研訓院榮譽顧問暨東吳大學辜濂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許嘉棟指出,有不少人士對以升息對抗這波通膨之成效不表樂觀,且憂心升息將引發經濟景氣衰退,...
前央行副總裁許嘉棟強調, 改革都需要央行的高昂意志與毅力,方能有成。此外,對全部準備金支付利息,以及現階段擬引導隔拆利率與政策利率同步提升...
前央行副總裁許嘉棟指出,正由於政策利率與市場利率脫節,因此經濟學術界與金融業界都認為央行的利率調整只具有宣示政策方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