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欲重新平衡全球能源與安全政策

CSIS名譽戰略主席安東尼·科德斯曼研究指出,美國戰略必須繼續關注歐洲和中國。不太清楚的是,烏克蘭戰爭同樣警告美國必須制定真正的全球戰略——並且繼續關注中東等其他關鍵地區。

對於美國來說,烏克蘭戰爭已經表明,假設美國可以在一個地區重新平衡其力量,並指望在其他地區實現持久和平或緩和是一件多麼危險。現在很清楚,美國的戰略必須繼續關注歐洲和中國。但不太清楚的是,烏克蘭戰爭的影響程度多大,示警美國必須制定真正的全球戰略——並且繼續關注中東等其他關鍵地區。

烏克蘭危機突然升級為重大地區衝突,聯合國需要政治和外交支持以及制裁,都在警告美國需要創造長期的全球外交和政治支持,以及真正持久的戰略夥伴關係,才能成功的威懾和防禦。

理想情況下,這種支持將防止或限制衝突,並降低與俄羅斯或中國等大國發生任何對抗的風險。它還將在每個地區建立戰略夥伴,以限制美國在發生衝突時,部署自己的部隊或支持他們的需求,儘管這意味著美國的戰略不可避免地必須找到分擔的最佳方式而不是轉移到其他州。

與此同時,美國力量投射的突然轉變、數十億美元的援助和武器轉讓的需求以及“向歐洲再平衡”都在警告美國的戰略不能僅僅著眼於中國和亞洲的再平衡或減少通過將負擔轉移到北約歐洲國家來承擔自己的軍事承諾。這場戰爭是一次戰略意外,它表明美國的戰略必須真正具有全球性,為不可預見的地區突然和意想不到的危機做好準備,並儘可能關注和平時期的政治和經濟利益,以及與全世界戰略夥伴和其他國家的軍事關係。

與俄羅斯和中國的軍事競爭離不開政治和經濟競爭。幫助歐洲消除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和天然氣的迫切需要就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在短期內,創造替代石油和天然氣供應的需要使得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戰略夥伴依賴於美國在與其他出口國(如中東和阿拉伯/波斯灣國家)的伙伴打交道時取得的戰略成功——它清楚地表明,美國經濟安全的幾乎每個方面現在都依賴於全球供應線和通信。

美國對烏克蘭的有限干預也表明,為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戰略夥伴創造替代石油和天然氣供應的迫切需要取決於美國在中東和阿拉伯/波斯灣的戰略成功。從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出口中建立某種形式的長期歐洲獨立將更加艱鉅。它必須為能源供應、能源運輸和基礎設施以及能源安全創造新的結構。

如果美國及其歐洲戰略夥伴決定對俄羅斯建立穩定的威懾和防禦水平,這將要求他們建立從俄羅斯進口石油和天然氣的持久替代品,特別是根據美國能源部的最新國際分析(美國能源部)表示,儘管可再生能源和替代燃料大幅增加,但到 2050 年需求仍將增加。

與此同時,當人們超越近期與中國在台灣和太平洋島嶼上發生衝突的風險時,這些研究警告說,美國在中東和北非地區和阿拉伯/波斯灣的戰略夥伴關係將發揮關鍵作用與中國競爭;確保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夥伴的能源需求;確保全球經濟穩定;對中國施加戰略影響;並為日本、澳大利亞和其他亞洲發達國家等主要貿易夥伴提供所需的能源。實際上,這些向我們主要貿易夥伴出口的石油和天然氣流量已經使美國經濟像過去依賴於直接石油和天然氣進口一樣依賴於中東和北非和海灣石油和天然氣出口的穩定流動。

相關新聞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專文「如何防止美中為台灣開戰」(How to prevent a war between...
路透社今天(11日)報導,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 ESA)負責人警告,...
作為對中國軍事演習的回應,拜登政府誓言將繼續派艦船穿行台灣海峽,以及繼續在該地區執行空中行動。美國官員稱,...
哈佛學者謂「修昔底德陷阱」難避免, 美退役上將稱「美中18個月內不可能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