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燃煤發電量成長創新高 美能源智庫:暖化不超過1.5°C有困難

《衛報》報導,近日發表的報告指出,雖然去(2021)年全球興建中的燃煤電廠裝置容量有所下降,但煤炭使用量與全世界計劃興建的燃煤電廠數量仍太多,難以將暖化溫度控制在安全範圍內。

興建中燃煤電廠裝置容量創新低 發電量成長卻達歷史新高

在COVID-19大流行前,煤炭使用量以長期來說似乎有下降的趨勢,但經過防疫封城和經濟動盪,世界各地在2020年的新建燃煤電廠工程案量卻變多了,在中國尤其明顯。

根據美國能源智庫「全球能源監測」(Global Energy Monitor)26日發表的報告,去年,興建中的燃煤發電總裝置容量再次大幅下降約13%(從525GW降至457GW),創下興建中電廠的歷史新低。此外,計劃新建燃煤電廠的國家數量也有所下降,從2021年初的41個國家減少到34個。

但同時,舊燃煤發電廠的淘汰速度趨緩,則使得減煤成效大打折扣。去年退役的燃煤電廠裝置容量約為25GW,大致相當於中國新投入生產的容量,且去年全球燃煤發電量成長9%,達到歷史新高,超過了2020年疫情剛爆發時的降幅4%。

無視IPCC最新警告 全球燃煤電廠持續運轉中

雖然各國在去年11月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上同意「逐步減量」燃煤,但報告作者認為「煤炭還未到最後一口氣的階段」。去年,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警告,如果要將全球升溫限制在比工業化前高1.5°C內,就不可以再進行各種化石燃料的新探勘活動。

此外,儘管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最新評估報告發出了更嚴厲的警告,如果不迅速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全球升溫將遠遠超過1.5°C,但煤炭仍持續燃燒中。

報告作者之一、全球能源監測的尚普努瓦(Flora Champenois)說:「煤電雖然在萎縮,但根本沒有碳預算可用於建造新的燃煤電廠。我們需要馬上停下來。IPCC最新報告的指令很明確——2030年前停止建造新的燃煤電廠、已開發國家淘汰所有燃煤電廠,其他地區隨後也迅速淘汰現有燃煤電廠。」

俄烏戰爭、中國需求疲軟 有機會帶動轉型

雖然俄烏戰爭也造成負面效果——天然氣價格推升,導致煤炭成本相對便宜,誘使企業和國家燃燒更多最髒的燃料;但能源與乾淨空氣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首席分析師、該報告的另一位共同作者糜偉(Lauri Myllyvirta)表示,許多國家,尤其是歐洲,正在試圖改革能源系統,這也可能帶來加速乾淨能源發展、強調能源效率的好處。

他認為,應留意因為俄烏戰爭,全球朝乾淨能源發展的行動和效率增加了多少。

糜偉補充道,中國需求疲軟也抑制了煤炭的復甦前景。該國對當前疫情捲土重來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的反應是關鍵。「問題在於,中國是否真的如領導層所說的,追求高品質的經濟成長。」

自疫情開始以來,中國投入生產的新燃煤發電量超過了全世界其他地區的總和,但根據中國政府2025年前增加乾淨能源的計畫,就算有新建燃煤發電,煤電還是應該要減少。報告稱,新煤電廠的建設必須受到更嚴格的控管,否則產能過剩可能影響該國的能源轉型。

全球仍有2400多家燃煤電廠在79個國家運營,總裝置容量接近2100GW。只有170家燃煤電廠沒有最終淘汰日期或碳中和目標,但要控制升溫在1.5°C以內,計劃退役的燃煤電廠還是太少了。

參考資料

相關新聞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