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推綠能圖利誰? 淪黑金政治溫床

政府至今仍無法有效切割黑金結構,放縱劣幣驅逐良幣,不僅合法業者無法依據正常程序進行開發,延宕國家能源轉型的速度,歐美各國投資者也有所疑慮。尤其當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收受業者賄賂好處,嚐到甜頭後,不僅不再善盡監督管理之責,甚至帶頭反對抗議地方綠能建設,假綠能保護之名,行黑金分贓之實,貪腐牟利。統計二○二一至二○二二年就有六十起綠能行賄案,成為台灣淨零轉型的絆腳石。

蔡政府執政進入尾聲,目前繳出的能源轉型成績單,確定二○二五年綠電占比百分之廿的目標面臨跳票。此外,政府大力推動再生能源,但光電氾濫引爆地方抗爭,甚至弊案叢生,現在進入以燃氣發電為主的轉型過渡期,但國際天然氣價格飆升,讓台電陷入嚴重的虧損。

蔡政府上台後提出「非核家園」的願景,立法院在二○一七年一月三讀通過半世紀以來最大程度的「電業法」修法,允許再生能源發電業與再生能源售電業進入電力市場,解開以往台電公司獨占市場的枷鎖。不過,民間業者一窩蜂投入再生能源事業,爭食能源大餅,到底圖利了誰?

如今,台電平均售電每度三點○八元,但買進的太陽能每度四點八四元、風力發電每度購價六點七九元,台電為政府的再生能源政策背書,卻買愈多、虧愈多。明眼人議論紛紛,直言「能源政策不變,台電一定倒店」。台電財務窟窿擴大,政府只能編預算挹注台電虧損,變相全民埋單,而台電高價購電的利益,卻淪為特定廠商的搖錢樹。在野立委點名新竹小英之友會副秘書長古盛煇與行政院前政務委員鄭永金家族聯手炒作綠電,這些「綠友友們」在能源轉型中示範了一本萬利的生意,堪稱「綠電奇蹟」。

台南光電城 龐大利益糾葛

力抗九崴民營天然氣電廠入駐家園的「台史博社區居民自救會」代表黃銀珠說,政府正在製造一個能源大餅,有多少人想要分食這塊大餅?然而,吃餅的業者穩賺不賠,犧牲的是一般民眾。

台南市無疑是全國光電設置密度最高、市府態度最積極,但爭議也最多的「光電城」。大批光電業者湧入台南市的邊陲架設光電板,加上漁電共生,為了追求暴利,地主不出租漁民、租種電,排擠到既有的承租漁民,甚至有七股漁民去年走上凱道抗議,力促政府別在台六十一線以西開發光電。

台南光電背後龐大的利益糾葛令人震驚,從學甲爐碴案、八八槍擊案、陳凱凌涉貪,到台南正副議長賄選案,若一甲地能做一MW的光電,一MW大約值五千多萬元,一百甲地就五、六十億元,其中涉及土地收購、市府的核准、及經濟部台電的饋電等利益糾葛,資訊不透明,導致弊案叢生,地主、商人、白道、黑道、特權、民代也自然形成一股奇特的黑金文化。

風電傳弊 雲林議員疑受賄

無獨有偶,雲林縣前議長沈宗隆與雲林縣議員王又民、許留賓、黃文祥等人,疑似接受風電開發商達德行賄金額達兩千六百多萬元的弊案,綠能建設弊案,淪為地方黑金政治的溫床。

政府至今仍無法有效切割黑金結構,放縱劣幣驅逐良幣,不僅合法業者無法依據正常程序進行開發,延宕國家能源轉型的速度,歐美各國投資者也有所疑慮。尤其當地方政府與民意代表收受業者賄賂好處,嚐到甜頭後,不僅不再善盡監督管理之責,甚至帶頭反對抗議地方綠能建設,假綠能保護之名,行黑金分贓之實,貪腐牟利。統計二○二一至二○二二年就有六十起綠能行賄案,成為台灣淨零轉型的絆腳石。

蔡政府綠電目標 確定跳票

不過,民眾最關心的還是台灣會不會缺電?審計部報告顯示,一至三期綠能建設編列二七二點七八億元,但離岸風電工程去年底進度僅百分之卅三點六,較原規畫落後三年。漁電共生、離岸風電及天然氣儲槽全數未達標。

統計至今年六月底,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僅達百分之八點六,行政院預知跳票缺口太大,去年已將目標值下修為百分之十五但即使下修後也要到二○二六年才能達成。二○二五年百分之廿的綠電目標,已確定跳票。

 


延伸閱讀1

新聞眼/政策躁進 綠能蒙黑影

蔡政府力推非核家園政策,希望用再生能源作為未來電力的三大支柱之一,但背負著神主牌之下推動太過躁進,太陽光電已黑影幢幢,亂象叢生又弊案頻傳,更不用說對生態環境的衝擊;加上業者找「門神」買保險搶賺綠能財,而錯誤的能源政策更導致台電財務窟窿擴大,政府還得拿民眾的納稅錢填補,「綠能國家隊」在民眾心目中成負面名詞,業者更是避之唯恐不及。

淨零減碳是國際趨勢,發展綠電確有其必要,但民進黨政府一貫的反核態度,堅決不讓核電廠延役,更畫下二○二五年再生能源發電占比要達百分之廿大餅,眼見政策跳票,政府先將期限往後拖一年,更推說是台灣經濟太好這種藐視人民智商的幹話,完全無法令人信服。

台灣發展綠能有先天的局限性,腳步緩慢本可預期,但政府堅持非核,還要在二○二五年核電廠除役後用綠能補上缺口,但綠能進度追不上早有跡可尋,電力缺口補不足可能引發的供電不穩問題,成為產業界最擔憂的問題,種種壓力下,只能急就章的加快光電布局腳步,因此衍生出種種亂象。

農電、漁電共生,造成了「假種田」,實際上是光電滅農的景象,業者尋找土地困難,更成了地方勢力上下其手的好機會,光電背後龐大的利益糾葛令人瞠目結舌。業者呼籲政府應畫制專區,徹底解決土地問題,但政府依舊沒有動作,加上得利者總有些特殊背景,更令外界質疑,難道政府是有意放任?

沒人會反對發展綠能,但發展也要考量現實層面,先訂下一個非核家園目標,排除特定能源選擇,等於是先拿了繩子套在自己脖子上,急於求成變成了一急就亂套,如今綠能遭汙名化,還是根源於錯誤的能源政策。

 


延伸閱讀2

聯合社論/閣員打臉閣揆,非核破產的政權末期亂象

什麼樣的政府,可以出現總統被副總統打臉、副總統被閣員糾正、閣揆談話更被眾閣員「校正回歸」的政治混亂?又是什麼樣的政策,可以拆穿執政假面,充分反映政權末期亂象?

行政院長陳建仁最近在立法院答覆立委質詢時,明確地說:「核電是綠電」;但台灣若要發展核電,要考慮到核廢料及民眾是否可以接受。他還說,核能發展未來如果進入到核融合的新技術時,「我們當然樂觀其成,也可能很快來採用」。這是繼副總統暨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賴清德之後,蔡政府官員對核能的最正面表態。

陳建仁說「核電是綠電」的敘述,符合目前國際上對能源的新認知,這也是台灣能源困境的重要解方之一。問題是,這卻悖離了蔡總統的非核家園政策,也背叛了民進黨的反核神主牌,讓眾多部長頓感為難。但部長們終究比較政治正確,於是,國會上演了一場眾閣員修正閣揆談話的政治奇觀。

針對陳建仁的談話,經濟部長王美花當天還婉轉解釋,RE100要求的綠電不包括核電;到了次日,她就毫不保留地打臉陳建仁,強調台灣的綠電不包括核電。國發會主委龔明鑫前一天也只補充說,核廢料要能夠解決才是綠電;第二天行政院發言人林子倫就澄清,核能發電並未被視為綠電,政府非核家園立場不變。接著,核安會主委陳東陽也說,核能是「低碳能源」,不是綠能。

其實,賴清德更早即對核能有過正面的表述。五月間,他在台大與學生座談時說,相關單位正在規畫如何將已停機的核能機組維持在未來可緊急使用的情況,以備不時之需。上月前往國立海洋大學演講時,賴清德也告訴學生,核融合沒有核廢料,相對安全;只要未來的技術有辦法促成核能發電沒有核廢料,而且安全可靠,台灣的民眾會支持,「當然我也會接受。」

賴清德稱停機核能機組維持緊急備用,不僅與法規不符,可行性也受到質疑。但他的說法,正凸顯蔡政府能源政策的脆弱性,證實蔡英文非核家園政見跳票,也引起外界對民進黨反核立場鬆動的聯想。儘管蔡英文立刻掛保證:「非核家園政策還在」,也幫賴清德圓場,指在非常困難的狀態下,會以總統緊急命令權讓停機核能機組緊急使用。但陳東陽坦承,重啟除役核電需要修法,並經二到三年的安全審視程序。賴清德的談話,道出了蔡英文非核家園中有核能選項的荒謬;陳東陽則揭穿了蔡、賴以為掌權者可讓停機核電說重啟就重啟的無知與傲慢。

賴清德和陳建仁都接受核融合,問題在,非核家園不僅保留重啟核電的退路,也包含核融合嗎?這些表態,其實都在迴避問題,為錯誤政策找下台階。賴清德還說,他是競選未來四年的總統,而不是未來十年,所以未將核融合等能源當成解決能源問題的工具,被學生批評是「得過且過」。然而,賴清德自詡務實負責,更反襯出蔡英文的不負責任。蔡英文二○一二年、二○一六年競選總統時就提出非核家園政策,她也是競選四年的總統,卻規畫著十幾年的政策,最後卻在連任後說:「二○二四以後不是我的事。」

二○二五不干蔡英文事的非核家園,註定跳票;錯誤政策帶來的缺電危機、環境災難、經濟傷害、黑金貪腐與政治亂象,已提前引爆。非核神主牌還在,蔡政府卻已無力解決台灣能源困境,只能在「核電是綠電或非綠電」、「核融合是核能或非核能」的詭辯裡相互打臉。政權末期異象見怪不怪,民主還在等待天光。

相關新聞

中國兩會將於3月舉行,「全年經濟成長率目標」是外界關注焦點。雖然有傳言指出將與去年「5%左右」的目標持平,...
 行政院會今(22)日將拍板「桃竹苗大矽谷計畫」。據了解,方案為4年期,從今年開始推動。內容聚焦半導體、電子、智慧物流、生醫等核心戰略產業...
 攸關企業荷包的資源循環促進費,最快也將在2025年起徵, 環境部資源循環署署長賴瑩瑩表示,資源循環促進法草案預計3月底前預告,...
環境部2025年起將向排碳大戶徵收碳費,碳定價受各界關注。環境部表示,2024年2月底將組成碳費審議會,委員共21名,包含六名公民團體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