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與「國家」之間的扭曲關係

編按:

《聯合報》社論指出,台積電公開招聘「政治學博士」,引起國內廣泛討論。台積電所期待的政治博士,當然不是著重政治哲學、公共行政等理論領域,而是「國際關係」的實務研究人才。國安會、外交部、經濟部、民進黨智庫等機構,號稱專業,卻完全幫不上護國神山的忙;這些機構不知道有沒有一些慚愧與反省?

台積電公開招聘「政治學博士」,引起國內廣泛討論。台積電所期待的政治博士,當然不是著重政治哲學、公共行政等理論領域,而是「國際關係」的實務研究人才。這裡涉及若干值得關注的面向,以下逐一剖析。

民間稱台積電為台灣的「護國神山」;概念上,應是指它是「國家經濟力的重要支柱」。然而,台積電目前的角色頗為尷尬,其成功使它成了國際強權想要爭搶的「璧玉」,反造成公司的風險,可說是現代版的「懷璧其罪」。台積電雖未在公開說明書陳述此一風險,但顯已深受困擾。最近該公司規畫要在美、歐、日密集設廠,當然也有安撫搶璧諸國的不得不然考量。

設置一個晶圓廠動輒數十億美元,設廠決策當然會影響該公司募債(外部資金)與保留盈餘(內部資金)的運用規劃,也難免擠壓研發支出。台積電為了政治避險而影響營運的穩健,也會令市場不安。一家企業利用財務交易做匯率避險、期貨避險,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企業運用龐大固定投資在全球設廠以規避政治風險,則是前所未聞。更何況,匯率波動、期貨價格就只有漲、跌之別,但政治風險卻是難以名狀。對於難以名狀的風險,究竟該怎麼避、避不避得了,都需要審慎評估。

在正常情況下,護國神山在產業上護國,國家也應協助神山排除國際的政治干擾。但如今情況不是這樣,台積電幾乎得處處奮力、乃至獨力解決國際政治的困擾。例如,台灣對外疫苗採購有困難,台積電得協助排除。政府的外交判斷常有偏失,國際斡旋難以施展,神山只好到其他國家設廠。這樣下去,台積電的任務將越來越包山包海,要處理一拖拉庫國家層級處理不了的事,也越來越像是一個國家的規模。

更嚴重的是,台積電自己要聘非本業的國際政治人才,顯示他們不信任台灣既有的國際局勢分析機關。政府體制中的國安會、外交部、國貿局,以及如小英基金會等智庫的分析,往往受「政策方向」引導,不但與台積電的企業自主經營目標迥異,甚至方向常有扭曲。再以疫苗為例,台積電只想迅速取得疫苗,確保晶片生產線的安全;但政府部會背後,卻有一個胡整瞎搞的「護航高端」目標。國家政策如此虛實難測、倒行逆施,護國神山也就只能自力救濟了。

就實務而言,台積電未必有能力、視野及客觀條件,去建立自己的國際政治分析團隊;他們只是無奈之下,另闢蹊徑罷了。許多大企業都有自己的法務、會計人才,但「自己養團隊」通常僅限於少數與本業直接相關的業務。即使是全球布局的大公司,極少有自己建制國際關係研究人員的先例。退一步想,台積電要自己建制國際政治分析團隊,但這個原無相關涉獵的公司,如何能做得比現有市場上的政治分析公司好?若市場上已存在各色政治分析專家,台積電又何以要捨棄向外部徵詢意見,卻自己在公司內部做研究?

「神山」與「國家」之間,理當是一個互利互惠的關係,但台灣的政治人物卻欠缺這樣的觀念。去年在全球晶片缺貨時,經濟部長王美花還以「協調台積電晶片出貨」的角色,向媒體自誇其功勞。如今台積電打算自聘政經分析人員,儘管成功機率不高,卻顯示「神山」在國際政經判斷的面向,要與「國家」平行運作。國安會、外交部、經濟部、民進黨智庫等機構,號稱專業,卻完全幫不上護國神山的忙;這些機構不知道有沒有一些慚愧與反省?

相關新聞

氣候變遷形成極端氣候恐造成環境產業衝擊,為強化台灣氣候預測,科技部支持的台灣區域豪雨觀測與預報實驗計畫(TAHOPE)主要觀察劇烈降雨,...
國際局勢與通膨壓力,讓台積電面臨內憂外患前景堪憂,《經濟日報》社論就指出,企業與政府良性互動,本是無可厚非,現在碰到需要政府出面,...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和亞洲的晶片製造商警告,由於美國未能通過促進國內半導體行業的520億美元晶片法案提供資金,他們將不得不推遲、...
今(2022)年底縣市首長選舉,各式議題與社會行動持續串聯。都市農耕推動團體則拋出「都市農耕政策需求」,呼籲各候選人提出具體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