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新經濟 迎接新契機

謝謝大家繼續來參加進行第二場的研討會,我們的主題是講經濟環境,在早上好幾位提到現在全球經濟是正在往下走,我們看到最近的資料就是德國的IFO,他每一季會做一個world economic survey,在二月survey裡面,跟據他的information現在全球經濟是在水平下面,全球經濟不但是往下掉,而且是進入所謂的recession界限裡面,現在的問題就是這個recession會多深、會多長?兩位大陸的speaker都有提到。今年到年底它會觸底,觸底之後它就會回彈,我想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實際上並不有趣,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們很擔心的就是他如果停在那裡stay那就很麻煩的。

我個人提出一個小小的觀察,大陸在提說supply的問題,他是全球的問題在大陸美國歐洲…他產生多大的loss,現在將近1兆美元的loss,我們學經濟的都知道,在市場裡面玩的話,如果有人有損失一定有人有得到好處,這1兆的錢誰拿到的?這番產生的問題就是說,這些benefit的人她的財富一定是大量增加,我們又學到一件事情,在這一次次貸裡面suffer的人都是本來他不應該去買房子的,然後他被引誘去買他負擔不起的房子。還有就是那些CEO,金融機構,看起來好像他們損失很大,金融機構反映到他們的股票的時候,我想後面spread下去可能是中低所得的人suffer。

經濟學又告訴我們一件事情,有錢人他的邊際效用很?,他賺到錢他不知道怎麼花,窮人如果所得掉下來的時候,他的消費就緊接著掉下來,前面拿到1兆美元的這些人他的信用已經很不好,你去搞一個這麼壞的derivative去騙人家呢,所以這些人以後在金融機構一定待不下去,待不下去就做一件事情,就是退休。所以這次supply的問題我自己有一個觀點可以去觀察就是,它實際上是一個access redistribution,它也是一個income redistribution,這個redistribution表現在實質面,美國的消費大概會很低迷。而且這個低沉就是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我們知道你要把消費再把他拉回來,我看不是簡單的退稅…我們知道一個家庭你給他五百塊美金,我想他大概一個月就花完了,那花完了以後怎麼辦?所以這個是一個觀察。

那全球經濟都下來的時候,早上我們?講到中國大陸的經濟,大家都知道他的saving的racial現在大概是42%、43%,它的投資率有40%,等到全球經濟要下來的時候,我看大家都會往西邊看,很冀望中國大陸能夠在全球經濟falling的時候提供一個cushion,讓它軟著陸。中國大陸有沒有這個本錢?有。現在看就是中國大陸最可以花這個錢,他的消費太少,早上也提到他的投資率很高,其實諸位可以很快地做一個計算,中國大陸的投資率是40%,你把他除以經濟成長率就是4%,這個4的意思是什麼?就是它每增加一塊錢的所得,它要投資四倍。這個在很多國家裏面,這個數字是很高的。妳們知道台灣的數字是多少?台灣在90年代大概是3.5,中國大陸為了達到他的經濟成長,它使用的方式其實不像一般的,它的方式其實很像一個所謂的?。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面,台灣事實上有一點lucky,在全球都不看好的時候,對台灣而言我們有一個新的契機。這個契機就是兩岸經貿的正常化。我們過去為甚麼經濟不好的原因,就是兩岸經貿活動設下層層的障礙,這個實際上對台灣的投資環境一個最大的破壞。因為你到台灣來投資的話變成你到對岸最不方便的地方,所以今天一旦可以讓你把這些障礙移掉的話,我想等一下與談人一定會告訴你這個地方可以創造很多的商機。在全世界都看中國大陸的時候,我們自己也看中國大陸。不過我們在看中國大陸的時候,中國大陸也看我們。

本文摘錄基金會書籍 <台灣經濟新局與發展>

薛琦

台灣大學經濟學士、碩士學位,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經濟學碩士、博士學位
台灣經濟學者與政治人物,曾任中華民國行政院政務委員、台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台灣金融研訓院院長等職位

相關專欄

東吳大學講座教授 薛琦去年九月曾撰文「通膨會回來嗎?」當時通膨已見端倪,但美國聯準會表示那是暫時的。三個月後,聯準會改口。...
東吳大學講座教授、前經建會副主委薛琦於《聯合報》撰文指出,通膨完美風暴已然成型,形成主因有:全球化的退潮、供應鏈成本增加、...
東吳大學講座教授薛琦於《聯合報》撰文指出,最近新台幣走強,在央行理事會引起有關「荷蘭病」的討論。其實台灣在三十多年前也得過一次嚴重的荷蘭病...
編按:新冠疫情嚴重衝擊全球經濟,各國際經濟組織都預測今年全球經濟將呈現前所未見的負成長。東吳大學講座教授薛琦於《聯合報》撰文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