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難了 薛琦憂陸美雙輸

余紀忠文教基金會昨於台大社科院舉辦「從全球貿易戰看國際政經變化」論壇,世新大學講座教授薛琦引言時表示,美國堅持打這場貿易戰,最後肯定兩敗俱傷,陸、美皆「雙輸」。

薛琦指出,美國對大陸商品加徵關稅,大陸採報復措施、貨幣貶值,對實體經濟的影響有限,但股市累計跌幅達2成,反映投資人對景氣前景的憂慮,加上民間消費、投資皆出現信心儼然不足,恐怕難以再承受貿易戰加重的衝擊;反觀美國,貿易戰帶來的通膨問題,加上刺激消費的減稅政策已難再試,貨幣及財政政策皆面臨極大壓力與考驗。

美中貿易戰 關鍵在服貿

從美中貿易資料來看,去年美國經常帳赤字是四六六二億,實際上是二○○九年以後的新高,主要因素是貨貿。美國貨貿赤字超過八千億,在八千億中,跟中國的貿易赤字佔四六‧三%,是很大的比例。這也是為什麼會把重點放在主要的貿易對手中國大陸。另一個常常被忽略的部分就是服貿,美國在服務業貿易上,去年順差是二四二八億美元,海外投資淨收入約三○五○億美元,毛收入約為三千七百多億美金,這兩項已有五千多億,還不足以抵消貨貿的八千億。

在其他次要項目,服貿收益實際上被投資的收入抵銷。由此可知,如果要打貿易戰,貨貿最容易,因可單邊課稅,不理WTO規範。至於服貿跟投資背後就比較複雜。

美國強項在於服貿,其中有四項目金額最大,也最重要: 旅遊 (含教育,外國留學生到美國付的學費);金融服務,它二○○○年以來成長最快,美國金融是服貿裡的強中之強;智財權收費;其他商業服務 (研發、管理顧問及技術服務等)。以上得知,美國如果打貿易戰,貨貿定兩敗俱傷。但服貿只是要求對方把市場開放,在投資業務減少限制,簡言就是希望到你國家去可享受國民待遇。美國如要在貿易取得平衡,就得是自己強項。推測美國打貨貿,他真正要的是服貿。

中國金融市場進入不易 開放金融一舉值得關注

金融是美國服貿最強項目。但所有外銀相加在中國大陸的資產占一‧二%。如果你是美國金融業,最抱怨的國家便是中國大陸,因為進入它們市場不容易,多受限制。外銀在中國大陸的表現,只能用悲慘形容。中國銀行資產報酬率(ROA)約○‧八~一%,而且其股東權益報酬率(ROE)皆符合國際水準,超過一%,台灣的話大概只有○‧七%,另一個數字大概是八%,我們都還不合格,外資銀行跟本國銀行比起來只有這樣(○‧四八% , 三‧四四%)。進入這個市場不容易,即便進去,業務上也多受限制。

美中貿易戰開打,四月四號公布六百億的加關稅措施,一周後,習近平在博鰲會議開幕時作重大宣示 : 第一,他把金融業擺在前面,確保去年底作出放寬的相關宣示,放寬銀行證券保險外資持股,就是市場的準度,還有機構的設立;其次是業務範圍,與國民待遇相關,在製造業端特別提到要放寬汽車、船舶、飛機。以汽車而言,規定外資進入中國大陸的汽車持股不能超過五○%,在七月十五號的時候就開放讓BMW的持股從五○%提高到七五%;一個就是所謂的投資負面清單;還有一個就是要重組國家的知識財產局。四月十二號人民日報社論提到「習主席宣布的市場開放措施『唯不適用』違反世貿規範、對別國發動貿易戰的國家」。如果中國大陸真照前面四大方向,銀行的開放,實際上要把銀行的持股跟營業範圍全部開放,然後不讓美國的銀行進入,這樣下去,可能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今年六月二八號中國大陸發布人行新規定,要分兩階段開放,一個階段於七月二八號實施。舉例而言,過去外資單一持股對銀行不能超過二

,全部總合不能超過二五%,這很嚴格,現在他要把內外資的股權比例一致,證券反而比較沒有那麼嚴格,他要放寬到可以持有到五一%, 二○二一年便不再設限,今年年底要做業務開放,表示在金融服務業全面開放。

貿易戰風雲 衝擊中國信心 美方步步為營

美國對中國啟動貿易戰,中國馬上採報復措施,目前為止,對實體經濟產生的影響不會太大,但依目前經濟情勢,中國產業去槓桿、去產能仍在進行,且其網路經濟P2P的問題仍在解決;地方政府負債比率很高,占其GDP大概八、九成;從股市下跌看出經濟並不是很好,簡言之,中國大陸的民間消費跟其投資信心也下降。中國大陸前任人行行長周小川說,如果貿易戰步步加深的話,對我們經濟真正的實質影響應該不大,但對信心衝擊很難講。經濟學家知道投資是動物本能,完全是信心問題。

美國的經濟與資本市場目前已處「一鼓作氣」之末。美國採取任何反景氣措施將因下列因素而進入「再而衰」: 一,刺激民間消費的減稅政策已難再試。政策效果無法預期像一般狀況那麼好,因為刺激民生消費、減稅措施皆已用過;二,企業減稅已反映在公司盈餘與股價上,美國本來希望企業減稅能反映在投資上,結果反應在股利上,他的獲利增加。三,股市好的原因之一是持續打下去,他通膨一定起來,任何國家通膨一產生,貨幣政策就會受到很大的限制,對任何刺激投資的貨幣跟財政政策都會面臨很大的壓力跟限制。

貿易戰議題 政治問題大於經濟問題

我們常講經濟離不開政治,隨年齡增長,我覺得經濟不重要,重要的是政治,馬克思也說經濟是社會的基礎建設,經濟沒有搞好,政治就沒有基礎。美中貨貿戰在經濟上是雙輸局面,但美國在服貿、智財TRIPS以及海外直接投資上具龐大的優勢,這也導致美國跟中國在貿易上非常不公平,故習近平先生跟其幕僚做出重大原則性宣示,服貿原則基準端看如何落實;其次,雙方應可在服貿領域好好坐下來,對岸現在思考策略時是要因應新局面,把中國大陸市場做徹底開放,第一,要符合美國要求;第二,大陸市場應作總體審視,才能好好解釋上述的怪奇現象。

相關新聞

行政院長蘇貞昌12日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據悉,由於近來中國以軍事演習威脅台灣,兩岸局勢益形嚴峻,...
軍事學者蘇紫雲指出,我國的國防預算合理應該達到四千八百億元規模。 行政院長蘇貞昌率政院主計長朱澤民向蔡英文總統報告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
兩岸情勢近期升溫,社會氛圍緊張之際,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本月10日照常出團訪中,強調「這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此一訪問行程引發外界諸多討論...
兩岸關係緊張,企業擔心中國大陸取消ECFA,兩岸企業積極動起來爭取維持現狀。據知,兩岸機械聯合會將於8月26日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