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產業園區3.0的新願景

宏碁集團創辦人/智榮基金會董事長施振榮於《經濟日報》撰文指出,而推動台灣產業園區朝3.0的轉型發展之重要關鍵,首先就是要「改變思維」,面對未來的發展,思維需要有遠見,同時也要建立新機制,也需要政府的政策配合,才能讓新一代產業園區成功運作。

台灣產業園區的發展,最早可以追溯到1966年由經濟部啟動設立的「加工出口區」,之後在1981年由國科會(現為科技部)發起設立的「科學園區」,都是立法通過特別條例,利用台灣廉價的勞工及科技研發的潛力,建立台灣經濟發展奇蹟的典範。

尤其是1981年成立的新竹科學園區,由於園區臨近工研院及交通、清華等大專院校,加上政府祭出獎勵投資及園區內的單一窗口服務等措施,造就台灣在全球ICT產業供應鏈扮演重要角色,也讓台灣成為舉世聞名的科技島。

展望未來,台灣在數位轉型的大趨勢中,如何超前部署,才能讓產業發展更上層樓?我認為,關鍵就在應及早打造台灣新一代產業研究園區3.0的新未來。目前的科學園區建設及發展係由「科技部」規劃,但在未來新一代的產業研究園區,需要由「教育部」來規劃,在科學園區2.0的基礎上,進一步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拓展更普及的應用巿場。

新一代的產業研究園區有三大特色,其一是過去的科學園區是「集中式園區」,未來的園區則要走向「分散式園區」,關鍵在於要與校園的研究能量整合;其二是在每一個園區都要各具特色,有不同的定位;其三是要打造成為具有群聚效應的研究園區。

尤其過去的科學園區是技術密集與資本密集,新一代研究園區的關鍵則是「腦力密集」,同時要以跨領域合作的型態來創新價值,這也是新微笑曲線所強調的核心精神所在。

而推動台灣產業園區朝3.0的轉型發展之重要關鍵,首先就是要「改變思維」,將現在2.0園區所建立的基礎,有效整合成跨領域產業,同時也要整合校園的研究腦力,創造新的產業價值,而現有園區的能量可成為新型3.0園區不可或缺的基礎。

面對未來的發展,思維需要有遠見,同時也要建立新機制,也需要政府的政策配合,才能讓新一代產業園區成功運作。過去的2.0科學園區是「無中生有」,而3.0的園區是改變舊有的校園思維和機制,建立產學共創的共識,促進轉型升級,創造新價值。

當然這個挑戰比新設園區更困難,因為要使學校具有產學共創的思維,及建立運作機制實不容易,但學校與產業的共創理念一旦成形,未來校園的學術研究,將可協助解決產業界挑戰性課題,並對社會產生更長遠的影響,同時在國際期刊會更常被引用。

台灣要在國際競爭中勝出,關鍵就在台灣要培育足夠多的人才,此外還要選對策略發展方向。教育部在此關鍵時刻提出《國家重點領域產學合作及人才培育創新條例》草案,就是要讓大專院校能有「小工研院」的模式,有效推動產學共創。

推動產學共創不只需要教育部的支持,也需要行政院各部會的支持,經濟部與科技部扮演供給端(研發),其他部會則扮演需求端(應用巿場)角色,藉由政府與民間建立起共識,朝共同方向來努力推動產業化及國際化,並以內需帶動外銷的策略,台灣未來3.0的產業研究園區才會成功。

施振榮

宏碁集團創辦人兼榮譽董事長暨智榮基金會董事長
目前並擔任雲門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TC樂友會長、灣聲樂團後援會會長,同時也是文化科技發展聯盟召集人、文化科技發展協會理事長及科文雙融公司董事長,及公共電視、華視董事。他也是台灣精品品牌協會及台灣全球無線平台策進會榮譽理事長、亞洲管理學院董事 。

相關專欄

以王道為理念的施振榮先生,針對目前紛擾的社會現象,提出自己的看法與提醒,不論是哪一個領域的領導人,都需從「六面向」來看待事物的總價值,在「...
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強調,台灣半導體產業如今能站在世界領先的地位,從人才角度來看,是因為台灣的社會文化很鼓勵理工人才的培養,...
編按:工總日前表示,兩岸關係停滯太久,擔心雙方缺乏應有的理解與對話,建議即使新冠疫情嚴峻,兩岸應先以視訊等方式恢復交流。...
二百年來因工業革命帶動大量製造及人類生活消費習慣改變,導致碳排放長期累積,造成地球氣候變遷,且對下一代及未來帶來危機,要化解這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