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爾欲追隨沃爾克的腳步

《金融時報》指出,沃爾克壓制通脹的努力曾導致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而現任美聯儲主席鮑爾有信心在不損害經濟的情況下對抗飆升的物價,儘管一些人對此表示懷疑。

鮑爾在國會作證時被問及,美聯儲是否準備「盡其所能」控制住通脹,並在必要時追隨其受人尊敬的前任主席保羅•沃爾克的腳步——沃爾克曾「不惜一切代價」恢復了價格穩定。

鮑爾把已故的沃爾克稱為「這個時代最偉大的經濟公僕」,他回答說:「我希望歷史會記錄下來,你提出的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鮑爾試圖清楚透徹地闡述這個論點,他將自2018年以來的首次加息定義為一系列加息的開端,並強調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的「敏銳地意識到需要讓經濟恢復價格穩定,決定使用我們的工具來完成這個目標」。

沃爾克壓制通脹的努力曾導致美國經濟陷入嚴重衰退。但鮑威爾在周三的新聞發布會上採用了樂觀的論調,稱美國經濟的絕對實力意味著它可以在面對不那麼寬鬆的貨幣政策時「繁榮發展」。

美聯儲在3個月前曾示意將採取漸進的步調,如今鮑威爾採取了更為激進的政策,經濟學家對此表示歡迎。不過,他們警告稱,為抑制通脹所需的貨幣緊縮力度帶來的經濟痛苦可能會比美聯儲願意承認的更大。

「這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重要的一大步,」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全球經濟研究主管伊桑•哈里斯(Ethan Harris)表示:「但可能也有其他不那麼友好的舉措,因為他們基本上是在說,『我們要拿走潘趣酒碗,我們真的要結束這場派對了』。」

所謂的美聯儲決策者個人利率預測點陣圖凸顯了鮑威爾向鷹派傾斜。該點陣圖顯示,美聯儲官員們預計到今年年底將聯邦基金利率提升至1.9%,而周三美聯儲宣布上調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25個基點到0.25%至0.5%之間——換言之,今年還將有6次、每次25個基點的加息。

為2023年規劃的加息將使基準利率達到2.8%。這略高於中性利率,也就是大多數決策者認為既不會加速增長也不會阻礙增長的水平,他們將中性利率定為2.4%。

按照這個速度,大多數美聯儲官員預計,核心通脹率將從2022年底的4.1%降至2023年的2.6%,然後在下一年降至2.3%。

根據最新的預測,儘管在此期間,美國經濟增速將從2.8%放緩至2%,但政策制定者認為,失業率幾乎不會變化。儘管利率將大幅上升,他們預計今明兩年的失業率將穩定在3.5%,到2024年僅上升0.1個百分點。

在美聯儲工作了近30年、現任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全球經濟研究主管的彼得•胡珀(Peter Hooper)看來,美聯儲的總體展望相當於「一廂情願」。

他說:「問題是他們需要承認,到了某個時間點,如果通脹有變得越來越根深蒂固的風險,要把一些通脹從系統中剔除,經濟將不得不放緩,失業率將不得不上升。很多事情都必須進展得異常順利,你才能大幅降低通脹。」

胡珀表示,為了緩解物價壓力,聯邦基金利率可能需要在「中性」基礎上再上調1個百分點,至3.5%左右。

曾在美聯儲供職的羅伯托•佩爾利(Roberto Perli)警告稱,即使按照預計的緊縮速度,美聯儲也是在「玩火」。他認為2023年經濟衰退的風險會上升。

「風險在於,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可能過於專注於降低通脹,而願意在增長和勞動力市場方面擲骰子,」 佩爾利表示。他目前是Piper Sandler的全球政策研究主管。

鮑爾也表示,美聯儲在制定貨幣政策方面的思維將是「靈活的」,美聯儲官員對今年的聯邦基金利率的預測凸顯了這一點,他們的預測從1.4%到3.1%不等。

美國國際集團(AIG)全球戰略和ESG主管康斯坦斯•亨特(Constance Hunter)表示,觀點的多樣性表明,「美聯儲對於在今年剩餘時間隨著事態發展來如何應對有一定的靈活性」。

凱雷公司全球研究主管傑森•托馬斯說,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如果增長放慢得太快,這甚至可能意味著放緩加息速度,或者使用美聯儲自2000年以來從未使用過的政策工具——將單次加息規模提高到50個基點。美聯儲還可以加快縮減其9兆美元資產負債表的速度。

有明確的跡象顯示,通脹壓力的波及範圍已經遠遠超出了受疫情影響的領域,通脹正是從這些領域開始的。Franklin Templeton的首席投資官Sonal Desai表示,美聯儲更有可能向更加鷹派的方向傾斜,並被迫比預期更大幅度地提高利率。她說,政治環境也使得這種可能性增大。

「一家央行在收緊政策方面沒有任何政治阻力是罕見的,」她表示:「我認為,美聯儲的信心之足來自於這樣一個事實,即控制通脹得到了全面、廣泛的兩黨支持,因為這是美國人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相關新聞

《經濟學人》指出,疫情對習近平造成極大政治壓力,讓中共內鬥傳言甚囂塵上。但從目前的跡象來看,習近平年底仍可順利連任。
彭博資訊專欄作者、安聯集團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A. El-Erian指出,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全球市場經濟復甦艱辛,儘管如此,...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而韓國開始走核能政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