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學文》美日韓夾擊 台積需國家級護航

金庫資本合夥人兼總經理丁學文於《聯合報》撰文指出,台積電是台灣代工的驕傲楷模。全球晶片短缺是將它推上產業的頂點,更被台灣封為護國神山。但隨著全球區域分化逼得歐、美、日、韓紛紛把半導體定為國安產業,一向信奉「低調、無害以及成人之美」商業模式的台積電,未來挑戰愈來愈大。

這個世界,對全球產業的領導人來說,都是一個既陌生,又充滿著不確定因素的新世界。想想也是,現在在位的這批企業菁英剛入職場時,正逢全球化興起,低通膨和高利潤理所當然之際,誰能料到今天這麼一個高通膨、去全球化,甚至連供應鏈都正被徹底打亂的嶄新世界,就這麼活生生出現在他們眼前?

台積電–台灣的驕傲、代工的楷模。但全球大變局也將開始考驗這家半導體巨頭行之多年的既有模式。沒錯,晶片短缺是將它推上產業的頂點,更被台灣無限風光的封為護國神山,但台積電真的可以繼續老神在在?萬眾矚目的另外一面就是眾矢之的,站在山巔固然風光,但強敵環伺,隨時都有被拉下山坡的風險。台積電和英特爾(Intel)、三星(SamSung)本就是一路走來的競合夥伴。但這幾年的區域分化逼得歐、美、日、韓紛紛把半導體定為國安產業,全球精密分工不再一枝獨秀,台積電信奉的「低調、無害以及成人之美」商業模式挑戰愈來愈大。

為什麼這麼說?英特爾的基辛格(Patrick P. Gelsinger)這幾年動作頻頻有目共睹,三星副會長李在鎔最近的動作也不落下風,眾所周知,他選擇德國作為他歐洲行的第一站,就是仿效他父親李健熙廿九年前在慕尼黑的宣誓革新。更重要的是他在後續的走訪荷蘭、法國以及英國之旅中,背上插的可是南韓政府賦予他的半導體振興大旗,口袋裡裝的則是噹噹作響的資本運作利器。後續,三星會怎麼和已經投資十年的ASML互動、會不會和併購的緋聞對象NXP達成默契,已經成為市場的關注重點。但三星想要挖台積電牆角的動作早已不言而喻。

不只於此,美國總統拜登五月亞洲行的首站選的就是南韓,第一站拜訪的也是三星,而拜登前腳剛走,基辛格立馬跟進,拜登接著到了日本,但在拜登到達之前,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提前在官邸召集日本半導體大咖針對第三代半導體、美日合作預先交換意見,最後除了宣布今年七月的第二次「二加二會談」。還在六月十五日共同宣布二○二五年前啟動二奈米半導體製程美國製造基地。

美日韓在半導體產業的合縱連橫意義何在?台灣在美日韓的夾擊中應該如何因應?台灣的半導體業又會面臨什麼樣的市場競爭?

在台灣半導體業的全球地位達到歷史最高點的同時,伴隨產值與獲利增加等商機而來的,就是大國在地緣政治上博弈的種種風險,更有半導體企業在產業深化與區域分化後的更大競爭壓力。從政治經貿上的合縱連橫來看,美日韓之間的關係肯定不是台灣比得上的。近年美國政壇不斷有針對半導體過度集中台灣的不滿聲音出現,近期日本媒體也開始報導,日本不應向台灣提供絕對尖端的科技。

最重要的是,台灣並沒出現在印太經濟架構(IPEF)第一波名單,面對日韓產業節節進逼,台灣要怎麼單獨面對驟升的產業風險?有人會說台灣半導體技術仍然領先南韓,我們有「台美貿易倡議」護身,但南韓對美國可以「給的更多」,日本在半導體設備和材料上領先全球。台灣很難再獨享全球代工紅利的模式,更不該輕估從IPEF「落榜」的可能衝擊,日韓都有政府強力護航,台灣政府有責任拿出辦法,不可讓台積電靠自己招聘的政治經濟學博士自求多福。

相關新聞

河川疑似遭排不明污水,採檢出來是差一點就超標,或些微超標,都關係到最後的裁處結果。因應污染檢驗的誤差問題,環保署針對空氣、水質、土壤、...
政府持續在中部引進半導體產業,行政院2月核定「中科台中園區擴建二期」籌設計畫,環保署昨(28)日舉行環評初審,由於開發規模接近100公頃,...
為達2050淨零排放的目標, 環保署 將新增第2批溫室氣體排放源應盤查對象,加上第1批的287家、總數約600家,最快明年進行盤查;...
氣象局28日表示,今年夏季反聖嬰現象偏弱,預估颱風生成數、影響台灣個數都偏正常,強度也偏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