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產業建言─無色供應鏈

產業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根基,近年台灣產業成長遲滯,內有政治社會轉型的挑戰,外有國際競爭升高的壓力,更在全球化下面臨人才流失的風險。為此,本報推出「產業新觀」專欄,由企業界提出產業觀察及建言,期能推動台灣產業再升級。

台灣的高科技產業以半導體及資通訊產業為主,過去一直在國際上享有極高的市占率,多項產品都居世界領先地位。然而這幾年來,中國大陸積極扶植其半導體、面板及本土零組件產業的發展,所謂「紅色供應鏈」正儼然成形且來勢洶洶。對於這股「紅潮」,懼怕者有之,悲觀者有之,但我們不可能去阻止別人的進步。從正向來看,我們應該將「紅色供應鏈」的崛起,視為刺激台灣脫胎換骨的契機,好好檢視一下自身條件的優劣,加強我們自身的競爭力。

台灣中小企業林立,即使是各產業的老大,以全球的眼光來看,規模都不算大。如果我們能將一些同性質的公司合併在一起,等於人才、技術、資金、市場都加倍了,競爭力自然可以提升。以往國內對於併購這種商業活動並不熟悉,多少也都懷有負面的想法。事實上,併購是企業成長一個健康而正常的管道,不管是「上、中、下游」的「垂直整合」,或是同類型產業的「水平整合」,一加一往往可以發揮大於二、甚至大於三的效益。當年聯發科併購晨星,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案例。兩家公司化敵為友,增加了業務量及商業規模,合體之後更具國際競爭力。今年公司又併了四家IC設計公司,擠身全球四大IC設計之列,可以和Qualcomm、 Broadcom、 AMD等平起平坐,達到併購的最高效益。去年全球的併購風潮方興未艾,歐美都創了新高,中國大陸、韓國等地的產業也都積極進行整併,台灣的企業如果還在單打獨鬥,不知借力使力,那麼面對全球合縱連橫的勢力,將會非常辛苦。

再者,我們一直認為台灣人在面對中國大陸議題上,常常會「見樹而不見林」。競爭沒有分顏色,在這全球化時代,即使沒有紅色供應鏈的威脅,也會有別的競爭者來掠食台灣的大餅,難道我們只要在意「紅色供應鏈」的存在,而不用去關心其他的競爭者?難道只有中國本土廠商才是競爭對手,歐美日韓大廠的擴張及攻城略地就不是問題?或許長久以來「恐中」、「懼中」、「拒中」的心理因素,導致我們專注於「紅色供應鏈」的危機,反倒忽略了還有其他藍色、黃色、黑色、綠色供應鏈正在虎視眈眈。事實上我們應該以平常心視之,它也只是全球競爭勢力的一支,就在商言商的去競爭、對抗,甚至合縱連橫、策略結盟,只要有利於台灣整體發展的,我們就去做,以「無色」的眼光來看待全球產業競爭。

當然追根究柢,根本之道在於我們自己夠不夠力。如果沒有競爭力,面對那一種產業鏈都只有失敗的命運,也無法在世界經濟舞台上立足。金庸名著「倚天屠龍記」張無忌所練的九陽神功裏有一句話,「他強由他強 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 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只要我們自己強大,又何懼於各種危機?好好修練內功,增加自己的實力,就是台灣目前唯一的因應之道,不論政府或企業,大家應該把握時間,積極努力,共同為台灣開拓光明的前景。

王伯元

卡內基美隆大學物理學博士
現職:
怡和創業投資集團/董事長、中磊電子(股)公司/董事長、李國鼎科技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聯成化學科技(股)公司/獨立董事、美國銀湖私募基金/高級顧問
主要經歷:
台灣創業投資商業公會/理事長、台灣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全球玉山科技協會/理事長、IBM/資深主管

相關專欄

從歷史看現況,人才乃國力之本,不論對於國家或企業都是如此。但是人才的培育往往需要長時間的投注,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三國演義第一回開章就是「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雖是小說家之言,但印證到歷史卻是極為符合。從正史觀之,...
俄烏戰爭明面上是兩國新仇舊恨累積爆發的結果,但背地裡不脫美國運籌主導的力量。戰爭爆發後,拜登屢次抨擊俄羅斯總統普亭對平民的不道德攻擊,...
編按:創投業者王伯元投書,病毒無國界,新冠肺炎來勢洶洶,疫情肆虐,兩岸若攜手防疫,也許是兩岸關係緩解的最佳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