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水聯合基金達利歐:美國在衰退期邊緣,中國艱難

全球的金融市場正日趨緊張。通貨膨脹在世界上仍根深蒂固。中美對立等全球分裂也加劇。日本經濟新聞採訪了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聯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詢問了根據經濟變化進行投資的投資家預測的前景。  達利歐作為善於向歷史學習的投資家而聞名。在雷曼危機期間,透過分析過去的債務危機來預測危機,從而確保了投資收益。

     記者:您認為歷史將以大的周期運行,對國家的興衰也進行了詳細研究。從分析中看到了什麼? 

     達利歐:荷蘭和大英帝國等過去的霸權國家一直在重覆從興起期到鼎盛期、再進入衰退期這種循環。國家的周期大體上可分為六個階段。包括新秩序開始後政府官僚制度完善的第一和第二階段,迎來和平與繁榮、支出和債務趨於過剩的第三和第四階段,財政狀況惡化、走向內戰和革命的第五和第六階段。 

      記者:美國現在處於哪個階段? 

      達利歐:美國是屬於衰退期的第五階段的典型案例。特徵是貧富差距和價值觀分歧擴大,左派和右派無法妥協,不惜一切代價都要爭取勝利的民粹主義。過度負債、大國間爭端、重大技術變革、流行病大流行、乾旱和洪水等破壞性自然現象威脅國際秩序也是第五階段的一個特點。第六階段會發生內戰和革命。美國正處於陷入動蕩的邊緣。是否會越過最後紅線取決於領導人。最有可能發生的內戰並非平民互相開槍。而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不聽從聯邦政府的指示,導致功能失調。 

      2024年最令人擔憂的是美國的政治風險。無論是民主黨的拜登,或是共和黨的川普選舉總統,都將面臨美國國內分裂引發的政治爭端和全球地緣政治帶來的衝突的風險。如果年邁的拜登總統不能完成他的任期,那麼誰來接替將成為一個問題。在民主黨內,與溫和左派相比,極左派的影響更強,這一點令人擔憂。而共和黨被極右派控制,美國可能會發生嚴重的政治對立。 

     記者:如果美國陷入混亂,作為軸心貨幣的美元的走向將成為問題。 

      達利歐:在美國、日本和歐元區等世界三大軸心貨幣地區,債務均處於過剩狀態。債務增加正在導致貨幣貶值。與其説一種貨幣相對於另一種貨幣貶值,不如説是以貨幣購買力下降的通膨壓力和黃金價格上漲等形式表現出來。我認為這種情況將在未來數年內發生。 

      如果特朗普當選總統,美國或將傾向於貿易保護主義,大幅提高關稅,加劇通貨膨脹。即使拜登再次選舉,財政擴張將繼續。無論誰當選總統,美國都將面臨龐大財政赤字。我認為隨著通貨膨脹壓力的加大,物價漲幅難以下降到美聯儲(FRB)定為目標的2%。可以説財政赤字和國債增發在各國是共同問題,世界上大多數中央銀行都是如此。 

      記者:雷曼危機的原因是房屋貸款等私人借款。現在的問題是否為政府債務? 

      達利歐:美國政府的財政因應對新冠疫情的支出等原因而惡化。為了填補赤字,會增加國債發行。美國國債等債券是最缺乏吸引力的市場。即使利率很高,債務量也過於龐大。由於發行量大和通膨壓力,債券收益率容易上升。 

對於中國經濟,達利歐由樂觀派轉為悲觀派

      記者:債務問題似乎在陷入房地産低迷的中國更加嚴重。

      達利歐:確實如此。大約五年前,我開發的經濟泡沫測算系統顯示,中國的房地産市場和地方債券市場正在出現泡沫。結果這兩個市場很快就崩潰了。在開始於1980年代的中國經濟熱潮期間,債務出現膨脹,貧富差距擴大。計劃生育政策導致的人口減少也帶來了國家債務的增加。雖然需要進行債務重組,但這個過程無論在政治上或經濟上或許都將伴隨痛苦,極其艱難。 

      中國正進入一場將持續100年的風暴。就像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花了數十年才迎來經濟復甦一樣,考驗或將繼續下去。從股市來看,中國股市被低估,但結構性問題仍未解決。 

      記者:如何看待中美對立的走向? 

      達利歐:關於中國面臨的地緣政治風險,可以誣賴與軍事戰爭相比,經濟戰爭的風險更高。以歐洲、中東和亞洲為對象的貿易戰將長期持續,中國企業的經濟成本將有可能提高。由於對中國産品加徵關稅和對傾銷的批評等影響,特別是因産能過剩而不得不進行出口的産業將受到打擊。 

      外國企業正因地緣政治風險而對拓展中國業務顯得消極。甚至中國企業也出現同樣的趨勢。此外,圍繞著人工智能(AI)和量子計算機的中美技術對立也令人擔憂。這對其他國家來誣是良機。印尼、新加坡、越南等東盟(ASEAN)國家和印度等將明顯受益。 

      記者:鑑於中國經濟的停滯,重新考慮將日本作為投資對象的動向是否會持續? 

      達利歐:從股市的角度來看,低估股較多的日本股仍然具有吸引力。在全球地緣政治風險加劇的背景下,日本在政治上保持穩定,正在從中受益。還具有寬鬆貨幣政策和日圓貶值的東風。日本央行將走向貨幣緊縮,但升息將使日本央行在持有的政府債券上蒙受巨大損失。因此,緊縮的步伐可能不得不放慢。 

      另一方面,日本國債作為投資對象將繼續處於最糟糕的狀態。與通貨膨脹率和名義成長率相比,日本將利率控制在非常低的水平。由於通貨膨脹和低利率,先前累積的巨額債務的價值很有可能被壓低。 

摘自日經中文網      

相關新聞

7月18日下午,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罕見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以往會議地點通常爲京西賓館)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透過《...
金管會主委彭金隆透露將支持台灣個人投資儲蓄帳戶機制(TISA),投信按讚力挺。投信業者分析,將可強化社會安全網、使老有所終,以日本NISA...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7月22日進一步降息。此舉是按照擴大內需的方針採取了行動,但降幅僅為0.1%。...
在距11月5日總統大選僅100多天之際,美國總統拜登今天宣布決定退選,並表態支持副總統賀錦麗接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