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會3月登場 全國經濟成長率目標可能低於5%

中國兩會將於3月舉行,「全年經濟成長率目標」是外界關注焦點。雖然有傳言指出將與去年「5%左右」的目標持平,然而今年中國過半省市的目標不及去年,分析認為全國目標恐怕也會低於5%。

今年中國全國政協會議及全國人大會議(全國兩會)將先後於3月4日及5日登場,其中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強將發表任內首份政府工作報告,在經濟復甦緩慢的情形之下,外界關注今年設定的全國經濟成長率目標數字。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報導,中國經濟要在今年全面恢復至疫情之前的水準並不樂觀,預計兩會公布的經濟成長率目標將落在5%以下,最好的情況可能是維持在5%左右。

根據官方發布的數據,今年全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共有16個的經濟成長目標低於2023年,11個持平,主要原因之一是房地產風暴壟罩,使得地方財政壓力增大,地方政府預期趨於保守。

報導提到,一般而言,各地方兩會公布的經濟成長率目標數字,能夠作為中國全國經濟成長率目標的風向球。

因此不少分析認為,今年全國兩會公布的全國經濟成長目標可能落在5%以下,最好的情形則是5%左右,與去年持平。整體中國房地產衰退情形在短期內不會結束,民營企業弱勢的狀況還會持續,中國國內消費疲軟情勢將繼續拖累經濟成長速度。

報導引述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亞太區資深經濟學家吳卓殷(Gary Ng)預測,中國今年設定的經濟成長率目標將落在4.5%左右,除非房屋銷售和消費者信心大幅好轉,否則今年中國面對的經濟挑戰還是很大。

他說,今年地方政府需要擺脫對房地產的依賴,尋找替代成長來源,尤其是在債務擴張受到嚴格控制的情況下,「只有那些基本面較好的企業在2024年才會更有韌性」。

智庫「經濟學人資訊社」(EIU)的預測則更為保守,EIU全球貿易首席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指出,中國經濟將在未來十年內繼續減速,EIU預測2024年中國實質經濟成長率是4.7%,「到2030年,預期經濟成長將下滑至3%以下」。

他說明,這個分析來自於經濟中的結構性問題,包含住房問題,以及與地方政府債務、人口老化、生產力低下、政策不確定性和不斷惡化的地緣政治有關的問題。

 


延伸閱讀1 全國兩會即將召開,哪些議題值得關注

全國「兩會」期間,最令市場關注的莫過於政府工作報告會將經濟發展各類目標決定在什麼水準。政府制定年度經濟成長目標,不僅對地方政府有指導意義,也對市場主體預期有一定引導作用。

機構普遍認為,2024年經濟成長目標或將繼續設定為5%左右,財政政策基調仍偏擴張,預算赤字率高機率超過3%。為實現經濟成長目標,財政和貨幣政策領域或將推出一些創新工具。財政支出強度可望高於2023年,支出結構優化或持續。貨幣政策的要求從“精準有力”轉為“精準有效”,更加強調提高資金的效能,並注重對於重點領域的融資支持。

先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年經濟情勢及宏觀政策定下了基調。會議認為,進一步推動經濟回升向好需要克服一些困難和挑戰。綜合起來看,我國發展面臨的有利條件強於不利因素,經濟回升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要增強信心和底氣。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研究所副所長張文魁表示,今年的經濟成長或設為5%,只要做出正確的努力,這個目標可以實現。理應透過合理經濟成長目標引導更積極的擴大需求政策,我們也完全有能力實現更高的成長目標。

中信建投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黃文濤也認為,內外情勢演變之下,預計2024年經濟成長目標設定在5%左右的較高水準。要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客觀上需要從制定較高的經濟成長目標入手,如政府繼續下調預期增速,則易引導預期進一步轉弱。

中誠信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毛振華表示,未來幾年中國或將持續面臨「保四爭五」。中國經濟還在築底過程中,有進一步下行的風險,未來成長很長時間很難見5%。他建議將2024年成長目標定在5%左右,預計實際成長約4.8%。

野村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則認為,2024年中國經濟面臨一系列挑戰,包括在高基數、旅遊等報復性消費反彈力度將減弱、財富效應下降等因素影響下,2024年消費復甦可能放緩;房地產業出現企穩跡象,但還非觸底反彈;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帶來出口下行壓力等;2023年表現亮眼的「新三樣」(新能源汽車、鋰電池、光伏)面臨調整壓力等。有鑑於此,他認為將2024年的成長目標設定為約4.5%更為合適。

赤字率方面,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恆表示,積極的財政政策主調不變,這是由當前經濟恢復基礎不牢、微觀主體信心仍未根本提振的情勢決定的。2024年赤字率或必要突破3%,要實事求是面對真實赤字率,避免長期採用的「控赤字+擴專案債」導致赤字規模過小、專案債使用效率偏低的局面,還可以傳遞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訊號,有助於提振微觀主體信心。同時考慮到現行地方政府財政收支矛盾突出和防範化解債務風險,將由中央政府加槓桿,承擔更多支出責任或將資金轉移給地方政府使用。

中金公司宏觀研究團隊認為,預算內與預算外財政可能是「互補」關係,預計2024年預算赤字率在3.5%~3.8%,新增地方專案債限額約3.8兆至4兆元,若預算赤字率接近3.5%,則地方專案債新增限額可能小幅多增,若預算赤字率接近3.8%,地方專案債新增限額規模或基本持平於2023年。

為實現經濟成長目標,今年將多出有利於穩預期、穩步增長、穩就業的政策,在轉方式、調結構、提質量、增效益上積極進取,不斷鞏固穩中向好的基礎。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增強宏觀政策取向一致性,強化政策統籌,確保同向發力、形成合力。先前財政部增發了1兆元國債,大部分實體量會反映在2024年,央行也新增了5,000億元PSL(抵押補充貸款)額度,用於支持保障性住宅、平急兩用公共基礎設施建設、城中村改造,存量政策將持續反映經濟帶動效應。

羅志恆表示,中國長期實施大規模減稅降費導致宏觀稅負逐步下行,財政空間仍有但總體在持續收窄,因此未來的減稅降費要注重效率和效果,注重結構性減稅降費,這有利於穩定宏觀稅負,避免債務規模因減稅降費而過快攀升。為進一步利用財政空間,未來財政政策有必要以支出政策為主、減稅降費等收入政策為輔,推動財政政策逐步從重投資轉向投資與消費並重,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

貨幣政策方面,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認為,2024年貨幣政策可望維持適度寬鬆,降準降息仍有一定空間,以穩定銀行體系流動性、促進融資成本持續下降,但將更重視存量資源盤活和效率提升。流動性環境預期邊際寬鬆、資金面波動減弱,資金利率與同業存單利率中樞小幅下降。

 


延伸閱讀2

中國經濟:過半省份2024年GDP增長目標低於去年,中國增長是否會進一步放緩

數據說了什麼?

去年中國「兩會」開幕時,即將卸任的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報告中公布了當年度經濟增長目標——「5%左右」。這一數字引發全球高度關注。彼時對飽受新冠疫情摧殘後的全球各大經濟體來說,5%是極為可觀的增長。不過,中國在多年兩位數增長率下,最近十年增速已逐步回落到個位數。在2005年之前中國連續六年的增速目標都設定在7%,2005年開始連續七年都設定在8%。

觀察各地方先出台的數字,中國經濟第一大省廣東設定增速預期目標5%。而全中國GDP總量排行分居第2、3的江蘇與山東則設定為「5%以上」。北京、上海則設定目標為「5%左右」。

此外,天津市設定目標最低為「4.5%左右」,並且是連續3年設定目標在全國墊底。四川、湖北都設定目標為6%,與其2023年增速持平;海南及西藏自治區則最高,目標為「8%左右」。

總體來看,地方兩會的數據顯示,共有13個省市自治區的2024年增長目標低於2023年實際增速,5個持平;16個省市自治區的2024年增長目標低於2023年的增長目標,11個持平。

相關新聞

環境部12日召開由農業部提交的「森林經營碳匯活動」方法學首次專案小組會議,針對森林定義、減碳方式進行討論。氣候變遷署署長蔡玲儀會後表示,...
這週發生了什麼重要大事呢?基金會幫你快速回顧,從公共政策與環境切入,讓你快速了解本週你我應該關心的事件。
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宣布520上任後,將由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組成AI行動內閣,力拚聽取民意回應、民眾期待,優先解決朝野有共識的議題,...
美國近期通膨數據緩步下行,但速度不如預期,市場認為聯準會(Fed)降息時間可能延後,外商銀行認為,目前降息原因比何時降息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