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給全球經濟和市場帶來綜合風險

劍橋大學王后學院院長穆罕默德•埃里安撰文指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意味著,世界將面臨上世紀70、80和90年代最嚴峻的一些經濟和金融挑戰,而且這些挑戰將同時出現。

由於入侵烏克蘭,俄羅斯正被全球體系踢出門外,與一個又一個經濟和金融網路脫鉤。

這將摧毀曾是世界第11大經濟體、目前仍是20國集團(G20)成員國的俄羅斯經濟。再加上金融體系的癱瘓,這將導致一場破壞幾代俄羅斯人福祉的大蕭條。

俄羅斯和烏克蘭正在經歷的經濟和金融災難不會局限於這兩個國家境內。除了數百萬烏克蘭人被迫逃亡的悲劇外,對全球經濟和市場也有後果,這些後果既有即刻的,也有較長期的。

等到溢出效應和回溢效應波及全球時,我們將面臨上世紀7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最嚴峻的一些經濟和金融挑戰。但有一個重要區別:它們將同時出現。

在西方的制裁面前,俄羅斯的脆弱性顯而易見,其表現形式為盧布暴跌、儲戶在銀行門外排起長隊等待提款、商品短缺、金融限制成倍增加等。由此導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大幅萎縮將需要多年時間才能逆轉,並且意味著經濟的內部運作和外部互動方式將需要發生代價高昂的轉變。

對世界其他地區的主要影響——儘管在各國之間和國家內部並不均衡——是我們以前見過的各種挑戰的組合。

由於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大宗商品供應中斷,以及供應鏈再次斷鏈,世界面臨著成本大幅上漲,讓人想起上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

同樣與上世紀70年代相似的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央行——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已經在應對其在抗通脹可信度方面自我施加的損害。這意味著可能發生以下情況:通脹預期失控,失去良好的貨幣政策選項、以及美聯儲面臨一個嚴峻選擇:是讓高於目標的通脹持續到2023年,還是按計劃加息,不惜讓美國經濟陷入衰退?

與上世紀80年代一樣,不斷累積的拖欠款項將成為新興市場的一個特點。這將從俄羅斯和烏克蘭開始,儘管原因不同。

俄羅斯將越來越不願意、也無力向西方債券債權人、銀行和供應商付款。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烏克蘭將吸引可觀的國際財政援助——但這日益取決於私營部門同意減少對該國公共部門的合同債權,以分擔部分資金負擔。

這種違約與重組的組合很可能會蔓延到其他新興經濟體,包括非洲、亞洲和拉丁美洲一些尤為脆弱的大宗商品進口國。這些國家已經感受到進口價格上漲、美元走強和借款成本上升的痛苦。

就像上世紀90年代市場收益率飆升令許多人措手不及一樣,我們也應該預計金融市場出現更多波動。

投資者正在慢慢意識到,「逢低買入」的投資策略已遭到破壞。在各大央行大規模且可預測地注入流動性的支持下,這種策略被證明非常有利可圖。但現在它正面臨逆風,美國的貨幣政策制定者沒有好的替代政策,其背景是許多資產的價格因央行多年的干預而與基本面明顯脫鉤。

然而,與上世紀90年代不同的是,投資者不應指望俄羅斯與國際資本市場的關係會迅速正常化,進而看到俄羅斯債務證券復甦。這一次將更加亂糟糟,更加曠日持久。

這一切對全球經濟有3個主要影響。滯漲已經從風險情景變成基線情景。衰退現在是風險情景。此外,各個經濟體的基線結果將存在顯著差異,從俄羅斯的蕭條,到歐元區的衰退和美國的滯脹。

儘管市場表現也將出現明顯的差異化,但隨著全球金融環境趨緊,一些市場在經歷一段時間的危機蔓延後才會出現這種差異化。市場的主要風險情景也發生了變化,可能出現令人不安的波動和市場失靈。

與2008至2009年不同,這種風險與銀行關係不大,因而與支付和結算系統的關係也不大。這是個好消息。但它的演變和向非銀行部門的遷移仍然對實體經濟構成反衝風險。

相關新聞

彭博資訊專欄作者、安聯集團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A. El-Erian指出,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全球市場經濟復甦艱辛,儘管如此,...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而韓國開始走核能政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