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易代表為對華關稅重要性辯護

戴琪:陸製商品關稅是重要籌碼

國會議員就政府對華貿易戰略向拜登總統的首席貿易談判代表質詢,包括拜登如果打算處理前任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將會怎麼做。

拜登政府一直面臨壓力,要求降低部分或全部關稅,幫助應對40年來漲幅最快的通貨膨脹。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對議員們表示,針對中國的關稅和其他行動的決定「有待」總統做出。但她也為關稅的重要性做了辯護,稱它們是與中國關係中的「重要槓桿」,並表示在解決通膨等短期挑戰方面所能起到的作用是有限的。

戴琪表示,貿易談判代表永遠不會放棄槓桿。

她認為對進口自中國大陸的商品課徵關稅是美中貿易關係的「一個重要的籌碼」,從談判角度而言有利無害,而取消關稅對控制短期通膨的效果有限。

戴琪在美國參議院撥款小組委員會作證時表示,重要的是專注於保護美國的貿易利益,對抗中國大陸想主導半導體在內重要產業的計畫。她說:「我們必須注意格局更大的事。」

這種說法表明,戴琪仍力促美國總統拜登維持對中國大陸的關稅籌碼。拜登6月18日說,正權衡是否取消對部分陸製產品課徵所謂的301條款關稅,以協助緩解高通膨。

戴琪補充:「在我看來,陸製商品關稅是重要籌碼,一名貿易談判人員絕不會放棄。」她表態說,拜登政府的關鍵挑戰是將此一籌碼轉化成戰略計畫,以加強美國競爭力,並在中國大陸會繼續參與的全球經濟中捍衛美國利益。

她認為,關稅和其他貿易工具將有助改善美國經濟的中長期競爭地位,至於「短期挑戰,能做的事有限,特別是在通膨方面」。

她的說與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形成鮮明對比,後者在本月稍早表示,關稅已經傷害了美國消費者和企業,助長40年來最猛烈的通膨。葉倫表示,降低關稅可能有助於通膨降溫,但也承認這不是解決通膨的「靈丹妙藥」。她說,拜登政府希望「重設」關稅。

根據知情人士,拜登正讓白宮加緊討論此事,但不太可能在下周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之前作出決定。

消息人士表示,關稅的削減幅度可能很大,但所涉及商品的範圍還沒決定。

美國2018年和2019年對價值約3,700億美元的陸製商品課徵懲罰性關稅,最高達到25%。其中僅大約500億美元與前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大陸盜用美國技術和智財權而啟動的301調查有直接關係。

戴琪的辦公室提出2023年度預算7,650萬美元的申請,比上年度增加650萬美元,她為此作證表示,通膨壓力終將消褪,但美國仍將面臨來自中國大陸的長期戰略挑戰,後者採行由國家主導的經濟政策。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