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通過 《 美國創新與競爭法 》抗中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為遏制中國高科技發展,近期通過約3000頁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是少數共和黨與民主黨難得攜手合作的法案,除了為加速美國產業與技術的發展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為因應中國在世界經濟局勢的影響力,幾乎全是衝著中國而來,估計多達43%的美國對中投資將遭到審查,美中脫鉤聲浪再起,中國最憂心的就是半導體全面脫鉤、晶片斷炊。

美國為針對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與軍事佈局,其參議院通過了約 2,0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552 兆元)預算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United State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USICA),這是少數共和黨與民主黨攜手合作的全球競爭法案。

該法案除了積極佈局含半導體在內的 6 大產業技術發展,也是為美國解決長期仰賴海外半導體供應商、國內半導體原料短缺的問題。中國針對此法案表示:「這項計畫充滿冷戰思維和意識型態偏見,妄圖遏制中國發展」。

《BBC》及《中媒財新網》分析,這項法案被稱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工業法案之一」,目的是提升美國的科技研發能力,維護美國供應鏈安全,以應對中國等國的競爭壓力和威脅。參議院去年6月通過後,今年2月,眾議院通過的版本涉及投資金額更大。

為執行這項高達2、3000頁法案,美國政府將建立一個「國家關鍵能力委員會」的跨部門委員會,審查涉及晶片、AI、航空航天、機器人、能源、醫療、電子通訊、國防等領域的投資。

研究機構估算,未來可能有多達43%的美國對中投資將遭到審查,美企在中投資也將面臨監管,面對如此高的投資壁壘,外界認為美國釋出中美「脫鉤」訊號。

其中,對美國晶片行業520億美元的投資、對中國高科技出口的管制,以及對美國海外投資審查等內容,都受到相關行業高度關注,中國最憂心的就是半導體及晶片管制。

美參議院兩大黨攜手並進,傾舉國之力積極佈局

預計耗資超過 2,000 億美元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其法案文長 1400 頁的內容提到,這些經費將分別挹注美國在製造、技術、研發等領域,且包含幾個重點項目如人工智慧(AI)、量子運算、電腦晶片、智慧設備與電動車專屬的鋰電池。經數月的商議及辯論,共和黨與民主黨難得攜手合作的背後,外界便在揣測是否為因應中國的經濟與軍事擴張,因法案其中一條更特別提到「禁止美國外交官參加 2022 年北京冬奧會」。

但其實早在《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誕生前,美國就透過另一項約 131 頁的《無盡邊疆法》(Endless Frontier Act),積極討論提升美國科技研究與發展的議案,來因應中國在國際局勢中的影響力。其中斥資 110 億美元(約新台幣 3 兆元)的《無盡邊疆法》,便有針對人工智慧(AI)、半導體、量子運算、先進通訊、生技及先進能源的規劃,前後呼應了這次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的抗中目標。

拜登政權的這 2 項法案安內攘外,經濟與技術發展一氣呵成

《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經費的具體細節安排,為因應半導體供應鏈短缺的問題,將有 520 億美元預算用於增加美國本土半導體等零件的生產、1,200 億美元作為國家科學基金會共計 5 年的經費,並用於人工智慧、量子科學的研發工作。

另外 15 億美元用於提升美國 5G 無線技術、15 億美元設立「反制中共」的計畫,並要求國務院委任高級官員執行;剩餘的 10 億美元增設獎學金、辦理其他計畫,來推動科學發展。

然而能促起這項民主黨與共和黨的合作絕非偶然,從民主黨議員 Debbie Stabenow 對外表示,COVID-19 暴露了美國長期仰賴國外半導體供應鏈的問題、以及美國醫療製造供應鏈的短缺現況,再到原本就屬於川普共和黨派的思想,致力對抗中國在世界經濟局勢的領導地位,兩黨便開始針對中國的影響力攜手合作。

 

美國半導體行業協會(SIA)副總裁白石(Jimmy Goodrich)接受中媒財新採訪時也強調,SIA尊重美國政府的戰略目標,也理解某些半導體的確有「雙重用途」,終將被納入出口管制。

白石建議,對非敏感商用晶片不應該受到出口管制,美國政府應該繼續專注於那些明確用於特殊軍事系統的一小部分技術,避免廣泛的單邊限制,而且美中之間,晶片行業仍會有高度的相互依賴,「這些經濟聯繫將繼續存在,因為它們太重要了,以至於不能脫鉤。」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