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暴跌給日本銀行帶來通脹機會

《彭博社》報導,日本高級決策者對日元暴跌看見另一個機會,正因為日元疲軟正放大成本推動型通脹,可能為日本提供多年來確保通脹穩定的最佳機會。

通常情況下,貨幣崩盤是嚴重經濟萎靡不振的跡象——比如 2014 年歐元的低迷或 2016 年英國脫歐公投後英鎊的崩盤。對於 2022 年的日本來說,一些人認為這是複甦的最佳機會。

由於日本和美國兩種截然不同的貨幣政策體系之間的交火,日元兌美元匯率已跌至兩年來的低點。日本央行正在將利率固定在零,以提振疲軟的經濟並刺激價格增長,而美聯儲正在瘋狂加息以遏制肆虐的通貨膨脹。 

儘管如此,日本高級決策者對日元再度下滑的反應表明他們也看到了積極的一面。這是因為日元疲軟正在放大的成本推動型通脹,可能為日本提供了多年來確保通脹穩定的最佳機會。

“日元貶值對家庭預算不利,但從日本整體經濟來看,其積極影響更大,”瑞銀證券經濟學家足立正道表示。

隨著物價上漲,日本的通脹臨界點越來越近

貨幣貶值會傷害家庭和進口商,但會提高日本全球知名企業的海外利潤。未來,日元貶值也將有助於恢復曾經繁榮的旅遊業,而旅遊業是其區域經濟的主要推動力。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議會表示,他希望利用這一勢頭創造一個“物價溫和上漲而企業利潤、就業和工資改善的良性循環”。

危在旦夕的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健康狀況。做對了,政策制定者可以幫助啟動亞洲急需的增長引擎。弄錯了,他們就有可能導致一種主要貨幣無序崩潰,這將導致日本央行爭先恐後地調整政策,而日本又會陷入另一場衰退。

“必須巧妙地使用這些好處。出口商需要對生產設施和人力資源進行有意義的投資,同時還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瑞銀的足立表示。

日本政策制定者對日元的語言交易指南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松野博和也表示,日元對經濟的影響既有好也有壞,他重申了政府的觀點,即正在以一種緊迫感關注外匯市場。

他的評論和日本高級官員最近使用的語言似乎不如財務省 4 月底發布的警告那麼直截了當。那時,日本央行加倍實施寬鬆貨幣政策,因為收益率有可能升至其容忍水平之上,而日元貶值速度加快。

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來適應日元大幅走低的水平——今年日元兌美元已經下跌了 13% 以上——並評估了成功干預以支撐日元的可能難度,政府看起來將現在坐好。

“這次日元下跌的言論並未加強。這部分是因為經濟正在好轉,”標準普爾全球市場情報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Harumi Taguchi 表示。“在解除病毒限制後,消費正在反彈,工資也呈現溫和增長。”

“不過,我認為一切都不會像日本央行所設想的那樣發展。消費者對價格上漲變得敏感,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一段時間,這將拖累家庭支出,”她補充道。

“不是日本從日元貶值中受益,而是股市從日元貶值中受益,”Asymmetric Advisors Pte 駐新加坡策略師 Amir Anvarzadeh 表示。“現實是日元疲軟對家庭、小公司和零售商造成嚴重影響。”

很多危險是日本官員無法控制的。日元疲軟與美國加息步伐的關係與日本央行的立場一樣重要。考慮基準國債的 3%,而日本僅為 0.25%。

這使它不僅僅是一個日本故事,而是一個美國故事。

“行長黑田東彥已經明確表示,央行的超寬鬆政策將持續一段時間,直到我們看到工資持續上漲的證據,”澳大利亞國民銀行策略師 Rodrigo Catril 表示。“這意味著美元兌日元仍然受制於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即美國經濟的韌性的擺佈。”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