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全球南方」興起 國際新勢力

南非金磚峰會此次最大的成就,就是擴張規模,從原本的五國增加六個新成員,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根廷、伊朗、衣索比亞等,一舉成為11國的超級國際組織。

會前曾有超過20個國家提出加入的申請,原本猜測,創始五國之間有歧異,恐怕無法對新增會員達成共識,結果在妥協與平衡之下,六個國家分別來自亞非拉三大洲,體現出這一合作機制的代表性。

近期部分美歐媒體試圖將金磚塑造成七國集團(G7)的地緣政治對手,這反映出西方對金磚力量壯大的恐懼,甚至有媒體稱「金磚國家已成為一個由中國和俄羅斯主導的威權和反動領袖的全球俱樂部」;但是也有看法認為不值得大驚小怪,美國安全顧問蘇利文就說,每個國家都有選擇合作夥伴的自由,金磚國家並非是美國的地緣政治對手,因為它們的利益存在較大差距。

不過可以預期的,金磚國家對世界未來經濟發展的影響力將持續增加,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2001年至2022年,金磚國家GDP占全球比重從8.4%上漲至25.8%,雖然比起G7總和的30%,仍然遜色,如今加上這六國後,可望一舉超過G7,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合作組織。

不可諱言,金磚目前整合的程度其實有限,要挑戰西方金融霸權,為時尚早,譬如這次巴西提議要建立共同貨幣,在各國經濟差異仍然很大的情況下,共同貨幣如何建立國際信用,這是不現實的。

可是金磚國家的擴大,而且多達20國申請,反映出其所代表的「全球南方」(Global South)力量的興起。全球南方其實是繼承60年代的不結盟國家運動,當時在兩極對抗下,發展中國家企圖左右逢源、藉以自保,冷戰結束之後,美國獨霸,不結盟國家也失去政治重心,煙消雲散。直到中國大陸崛起,美中對抗,發展中國家再一次感覺需要有自己的聲音,「全球南方」隨之而起。

最近特別催化其發展的原因,在於世界變得嚴重兩極化,各國正被迫選邊站隊;俄烏戰爭爆發,導致歐洲各國依附美國,難以堅持過去的戰略自主,而印太國家,則因擔心中國大陸的崛起,而紛紛強化與美國既有的戰略合作。

還有更多國家不想再被告知應支持誰、如何行事,及如何處理自己的主權事務,這些國家開始尋求自己的集體身分,但與之前的「不結盟國家」運動不同,現在全球南方所尋求的是「多向結盟」(multi-aligned)運動,無論是美中俄,都可來往發展關係。

中國的經濟量體大,在金磚國家中獨占鰲頭,當然在擴大會員上,有主導作用,但是其他國家也希望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全球南方普遍有反美的傾向,一是由於許多國家脫離殖民地還沒有太久,對於西方帝國主義記憶猶新,餘悸猶存;二是許多國家不滿美國金融霸權,尤其近日聯準會的升息,使得熱錢流回美國,發展中國家哀鴻遍野。但究其實,全球南方並沒有偏向哪一邊,中國大陸也不要以為,全球南方就一定會支持北京,現在大陸的一帶一路,也讓發展中國家擔心跳入債務陷阱,不得翻身。

西方國家現在的態度是:保持冷靜,強調大門對所有國家始終敞開,做為西方世界的領袖,美國現在更重視的是,即將在新德里舉行的第18屆G20峰會,要具體與全球南方國家合作,屆時五個金磚國家,以及準成員阿根廷和沙烏地都會出席。

在可見的未來,全球治理的議題設定與國際規範將不再是西方說了算,西方國家須平等地與非西方國家協商並取得共識,國際社會的運作才有可能,從這點來看,全球南方興起所造成的多極體系,要比美國獨霸,或是美中爭霸,都要來的合理。

金磚國家的擴張真的能製衡西方嗎?

 

華盛頓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云表示:“我對該組織擴容後的有效性以及擴容最終是否更具象徵意義而非實質性持懷疑態度。”“成員越多,組織需要協調和容納的利益就越多。”對於像金磚國家這樣基於共識的組織來說尤其如此,只有在所有成員都同意的情況下才會做出決定。

新加入者是一個有些不同的群體。其中兩個經濟體都陷入困境。阿根廷是一個長期與通貨膨脹和貨幣危機作鬥爭的連續違約國,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大借款國。埃及本身也面臨經濟危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第二大債務國。

埃塞俄比亞是非洲人口第二多的國家,也曾是非洲大陸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該國提格雷地區的兩年內戰已於 去年12 月結束,該國正因內戰的破壞而陷入困境,有證據表明普遍存在侵犯人權行為擴大後的集團還將包括世界上最大的三個石油出口國: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伊朗。

前兩國傳統上是美國的親密盟友,但最近與中國建立了更密切的關係,在美國留下的權力真空中,中國加強了在該地區的存在。伊朗和沙特阿拉伯是主要競爭對手,儘管今年早些時候他們在中國斡旋下恢復了外交關係。這與七國集團等更加統一的集團形成鮮明對比,七國集團由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和大型工業化經濟體組成。

柏林智庫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師海倫娜·萊加達表示,目前尚不清楚金磚國家的擴張將在多大程度上增加該集團的價值和影響力。“如果沒有共同的意識形態和明確的總體目標,六名新成員的加入可能會讓金磚國家變得更加分裂。”

一個關鍵的分歧問題是中國和俄羅斯推動的反美議程,隨著伊朗的加入,這一議程得到了加強。萊加爾達表示,印度和巴西對歐盟可能變得過於反西方並由北京主導表示擔憂,一些新成員可能也持同樣的懷疑態度。

“儘管中國對該集團有明確的地緣政治目標,但許多其他發展中和新興經濟體並不將金磚國家視為唯一的地緣政治機構。他們的動機還包括經濟機會以及獲得進入中國和其他市場的特權的機會,”她說。

但中國正在與自己的國內經濟困境作鬥爭——從不斷升級的房地產危機和不斷增加的地方政府債務到創紀錄的青年失業率和人口老齡化。許多經濟學家認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進入一個增長速度大幅放緩的時代,這可能對全球經濟產生深遠影響。

金磚國家的擴張還可能加劇中國和印度之間的競爭和潛在摩擦,兩國關係已經因一觸即發的邊境衝突而緊張。新德里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國際研究教授哈皮蒙·雅各布在新德里表示:“隨著中國擁有明顯優勢,中印爭奪全球南方領導地位的競爭必然會加劇。”“雖然印度確實與所有新金磚國家成員關係良好,但中國雄厚的財力及其填補美國後真空的能力,特別是在中東,這意味著中國對金磚國家的影響力將遠遠超過印度, “ 

史汀生中心的孫說,中國和印度之間以及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競爭和緊張關係意味著他們可以達成一致並共同採取行動的問題在數量和性質上不太可能很大。

“這一擴張無疑塑造了一種對抗西方的聯盟不斷壯大的形象,但在一個組織中擁有更多國家並不等於更有效。”

相關新聞

微軟將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人工智慧(AI)大廠G42,投資15億美元。據悉美國官員先前與G42展開幕後磋商。路透 微軟...
擬對中國鋼、鋁產品加徵關稅至25%,並啟動對中國造船業的調查。  美國總統拜登備戰大選拚連任之際,美中貿易戰再掀波瀾。外媒報導,...
優市場預期;經濟恢復消費不及生產,需進一步關注中小企業發展  大陸統計局16日公布今年第一季GDP年增5.3%,較上季加快0.1個百分點,...
國際貨幣基金 (IMF) 小幅上調對今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期,原因是美國和一些新興市場表現強勁,不過同時也警告,在持續通膨和地緣政治風險背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