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院士專訪系列:中研院史語所所長王汎森

剛當選中研院院士的中研院史語所所長王汎森,被問到「怎麼讀書」,隨口就答:「讀書靠興趣,有興趣才會有持續的努力。」

 他補充,但所謂興趣,不是說什麼都有興趣,變成「太多興趣而無所依歸」,而是指發掘問題、追求答案的興趣。

 十五、六世紀以來,東方和西方都發生巨大變動,影響各自後來的發展及差異,王汎森關注這個問題,希望從思想、學術、文化角度切入,尋找中國在這四、五百年中的發展,這是他的興趣,也成了他一生努力的目標。

 王汎森在台大歷史系畢業後,再念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後到中研院史語所擔任助理研究員。從少年時代起,他就喜歡廣泛的歷史文化,包括文學、哲學、歷史、藝術,他讀書的興趣基本上不是「一寸寬,一里深」型的,而是閱讀各式各樣的書,但他一直了解他的「性之所近」在歷史,他也在尋找他所關心歷史問題的答案。

 在史語所工作兩年後,王汎森以全額獎學金前往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鑽研明清及近代思想史、學術史、文化史。在普林斯頓五年多期間,學校上課密集、規定的閱讀量非常大,讓他忙到「不敢生病」,就是靠著興趣支持他勇往直前。在史學領域一路走來,雖然當選了中央研究院院士,但他強調:「我覺得自己的學問仍然非常不夠」,「碰到任何新的研究課題,仍然感到如臨深淵」,「要更謙虛,更努力,要多向別人請教」,「在知識的曠野中,我們永遠只是小孩子!」

 對青年學子求學有什麼建議?王汎森說,不要太功利,不要趕時髦,雖然不能自外於學術潮流,但不要刻意去追逐,應該追求長期穩定的課題;不管如何,基礎學科要讀好,因為學術潮流再怎麼變,基礎學科都是根本。

他認為,不要怕讀冷門科系,事實上太熱門的東西競爭者也多,在現實上未必得到好處;如果選擇念人文學科,一定要有心理準備,因為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無比的耐力。

 他並強調,在追求知識的過程中,一定要培養自由的心靈,不被約定俗成所拘束,才能有新的觀點和看法。

王汎森

臺灣大學歷史系學士、臺灣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
現任: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國立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兼任教授、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兼任教授
曾任:
中央研究院副院長、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主要從事思想史、學術史及史學史研究
關心過去因政治壓力或主流論述的壓抑而忽略的雜音、沉晦不明的歷史現象或思想人物。

相關專欄

王汎森 採訪/李宗陶 2012年初秋在台灣中研院見到的王汎森先生比四年前消瘦許多,他失掉了一些體重,增添了一些責任,比如,...
今日的能源困境,是大家所共同造成,因此我們也有義務共同承擔。雖然有些不在地震帶的國家為了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核能是他們選項之一,但是在台灣...
從1986年,Edward Osborne Wilson在美國首次舉辦的生物多樣性論壇報告中提出「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
在進入本文之前,我想作一點聲明:我是歷史學者,在我的專業裡,全球化與在地化並未成為關注的問題,所以我在這方面幾乎不曾讀過任何書籍或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