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準會公布會議紀錄 強調升息抗通膨決心

聯準會會議紀錄指出,在採取緊縮性貨幣政策之際,聯準會應能逐漸達到將通膨率降到2%的目標。官員強調他們「堅定的承諾和決心」,將採取一系列升息來控制通膨。

法新社報導,聯準會會議紀錄顯示:「所有與會者都重申他們堅定的承諾和決心,將採取必要措施恢復物價穩定。」

官員們提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以及中國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封城措施,對美國及全球經濟體構成重大風險,包括加劇供應鏈混亂及助長通膨,尤其是能源及其他大宗商品價格。

聯準會(Fed)官員在5月初的會議上一致認為,有必要在接下來的兩次會議上以每次2碼的幅度升息,藉此對抗通膨,延續積極的升息步調以便決策者日後能在必要時靈活調整。

Fed在5月3、4日的會議決議將基準利率調高2碼,為20年來最大升息幅度,25日公布的會議紀錄顯示,「多數與會者認為,在接下來的兩次會議上,每次升息50個基點(2碼)可能是合適的。許多與會者預測,加快撤出支持性貨幣政策將使委員會在今年稍晚處於有利地位,能夠更好地評估政策緊縮的效果。」

會議紀錄顯示:「所有與會委員一致認為,美國經濟非常強勁,勞動力市場非常吃緊,通膨非常高」,而且,考量到持續的全球供應問題、烏克蘭戰爭和中國大陸繼續實施防疫封控措施,通膨加速的風險「傾向上行」。

紀錄公布後,美國公債殖利率出現波動,股市走高,美元回吐漲幅。市場仍然預期Fed會在未來兩次會議上總計升息4碼,隨後在年底前剩下的三次會議上都升息1碼。

貝萊德美國固定收益主管米勒(Bob Miller)表示,會議紀錄暗示,7月將是Fed的一個關鍵轉折點,「接下來兩次升息2碼已是確定,7月之後的政策路徑將取決於通膨路徑和校正勞動力市場失衡方面取得的進展。如果這些因素改善,Fed將獲得一些喘息空間」,可減少升息,否則,Fed可能會被迫提高對經濟的限制。

會議紀錄顯示,聯準會面臨的難題是,如何在不導致經濟衰退或失業率大幅提高的情況下,用最好的方式推動通膨回落。在本月的會議上,「幾位」與會委員表示,在當前環境下,這項任務將被證明充滿挑戰。

不過,「多位」與會委員表示,數據已開始顯示,通膨問題可能不再惡化,但他們也同意,「現在就確信通膨已經觸頂還為時過早」。

會議紀錄顯示,經濟依然強勁,家庭狀況非常好,以至於與會委員認為,可能更難讓人們停止支出,進而減輕物價壓力。另一方面,企業的供應受限情況依然嚴重,聘僱仍面臨困難,企業滿足需求的能力仍然有限,這都是導致物價持續上漲的原因。

由於幾乎不確定這些問題何時可能緩解,對於即將到來的兩次升息後可能出現的情況,Fed官員的看法分歧,有人認為今年秋天將完全停止升息,還有人認為9月、11月和12月的會議上都應該大幅升息2碼。

Fed三年估縮表2.5兆美元

另外,聯準會(Fed)6月將啟動縮表,紐約聯準銀行周二發表報告指出,未來三年估計總共將縮表2.5兆美元。紐約聯準銀行同時警告,若殖利率上揚過快,債券價格急跌,Fed明年可能會出現3,000億美元的帳面持債虧損。

紐約聯準銀行發布報告指出,2025年中時Fed的資產負債表估計將剩約5.9兆美元,三年總共縮表約2.5兆美元,平均每月縮減800億美元。報告認為,考量維持適當的儲備水位,Fed在2025年中就會停止縮表。

縮減的標的以公債為主,紐約聯準銀行預估,Fed目前MAS持有水位約2.7兆美元,到2025年持有部位料將與該水位差不多,2030年時MAS的部位也仍有約1兆美元。

報告同時警告在利率上揚之際進行縮表的風險。Fed拉升短期市場利率的其中一項工具是調高付給銀行提存在Fed的存款準備金利率,此一升息工具將會增加Fed的支出。

此外,Fed進行縮表代表持有的公債與MAS減少,意即可收取的債券利息收入縮水。

Fed龐大的資產部位甚至可能出現帳面虧損。紐約聯準銀行表示,根據3月的訪調,市場預估2024年底聯邦基金利率將升抵2.625%,之後估計將回落至2.25%。

報告指出,隨殖利率上揚,代表債券價格下跌,Fed明年時持債部位可能出現3,000億美元的帳面虧損,若聯邦基金利率較3月訪調高出一個百分點,Fed帳面未實現虧損金額可能擴大至8,000億美元。

前Fed官員、現為銀行政策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尼爾森(Bill Nelson)上個月指出,Fed今年第一季帳面已出現約5,000億美元的未實現虧損。

相關新聞

彭博資訊專欄作者、安聯集團首席經濟顧問Mohamed A. El-Erian指出,在如此嚴峻的環境下,全球市場經濟復甦艱辛,儘管如此,...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而韓國開始走核能政策,...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