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為什麼沒有推高亞洲的通脹?

據《金融時報》報導,全球面臨通脹壓力之際,亞洲價格漲幅較小的原因可以歸結為一個簡單因素:亞洲比世界其他地方更有效應對新冠疫情。

世界正在經歷一輪戲劇性的通脹——但有些地方的通脹並未大幅上升。美國和英國的物價急劇上漲——整體消費價格指數(CPI)分別上漲6%和4%——令人擔憂央行犯下災難性錯誤,讓世界重返上世紀70年代那種長期通脹。但在亞洲很多地方,價格漲幅並不高。這種差異為現在乃至未來的經濟政策提供了啟迪。

在中國,消費價格指數同比上漲1.5%,而在日本,通脹率像往常一樣大致為零。澳大利亞的整體CPI可能達到3%,但2.1%的基礎通脹率接近該國央行目標區間的底部。

亞洲只有兩個大型新興市場(斯里蘭卡和巴基斯坦)的通脹率超過5%,而歐洲和南美洲許多國家的通脹率高於這一水平。從東京、北京或雅加達的視角看,全球通脹飆升並不怎麼「全球」。

出現這種情況的背景是,亞洲其實也大量進口能源,並且與世界其他地方一樣經受石油、天然氣、煤炭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飆漲。亞洲通脹溫和而不嚴重的原因可以歸結為一個簡單的因素:它比世界其他地方更好地應對了新冠疫情。在亞洲,有些經濟體(韓國)設法完全避免了強制封鎖;有些(中國大陸和台灣)把它們限定在一定的範圍和時間內;還有一些(紐西蘭)將此類措施推遲到2021年第二季度已經擁有疫苗的時候。

這種相對成功的後果現在以多種方式表現出來。在經濟的需求側,隨著美國和歐洲進入然後結束封鎖,其消費模式出現了從服務轉向商品、然後急劇反轉的戲劇性擺動,而亞洲的變動沒有那麼劇烈。如果你從來沒有被迫呆在家裡避疫,你不會覺得有必要購買跑步機、新電視機以及裝飾後院的木材。與此同時,如果你可以定期理髮、檢查牙齒和與朋友一起喝酒,那麼在經濟重新開放後,你就不會急著去理髮店、牙醫診所和附近的酒吧。

總體而言,在經濟確實重啟後,亞洲人也比歐洲人或美國人更加謹慎。例如,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在最近一次演講中指出,在日本,老年家庭占消費總額的近40%。但即使日本的退休人員現在基本上都接種了疫苗,他們的服務消費也沒有恢復正常水平,更不用說掀起一場疫後繁榮。

需求波動較小意味著供應側受到的響應壓力較小。但新冠疫情也展現了亞洲稱霸全球製造業的後果。由於該地區本來就生產世界上大部分產品,它更容易保障自身的供應。

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加雷思•萊瑟(Gareth Leather)和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在最近一份簡報中討論了其中一些因素。例如,自疫情爆發以來,從中國到歐洲的集裝箱運費增加了四倍,而亞洲內部航線的運費僅翻了一番。當疫情促使工廠關閉時,亞洲公司在本地區有更多的替代供應商可以選擇,這意味著供應中斷更少。在汽車業,韓國和中國能夠確保國內生產商優先獲得稀缺的半導體。美國目前的汽車價格通脹達到兩位數。在東亞,汽車價格幾乎沒有上漲。

亞洲與美國之間最大的差異之一是勞動力供應。疫情爆發後,美國的許多員工要麼被解僱,要麼辭去工作以照顧受學校停課影響的孩子,要麼選擇辭職以避免感染病毒。結果是對勞動力供應造成持久的打擊。這一點正在推高美國和英國的工資,成為人們擔憂通脹的一個重要原因。

亞洲幾乎沒有類似的工資加速上漲跡象。避免封鎖——或使用工資補貼讓員工在疫情最嚴重時期留守崗位——使整個事件造成的創傷較小。在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勞動參與率接近創紀錄水平。「勞動力囤積,」黑田東彥表示,「使日本企業能夠保持快速增加供應的能力——即使在經濟活動恢復導致需求上升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在眼前沒有通脹需要擔心的情況下,亞洲的央行可以支持經濟復甦。至於那些加息的亞洲央行(如紐西蘭和韓國的),它們加息要麼是因為經濟處於充分就業狀態,令人擔心經濟會過熱,要麼是因為擔心金融穩定。澳大利亞央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自信地表示,它預計2022年期間不會加息。日本央行與往常一樣,預計在可預見的未來不會加息。

對於歐洲和美洲的央行,亞洲的經歷為一個觀點提供更多證據,那就是它們的高通脹是由疫情造成的擾亂推動的。這種擾亂應該會淡出。但西方央行不能像亞洲同行那麼樂觀:如果工資上漲,那麼暫時的通脹壓力將變得持久。在應對新冠疫情時,不同的選擇造成了許多後果。通脹方面的後果現在正變得明顯起來。

相關新聞

為確保電力供應充足,從歐美到中國大陸等主要經濟體都正擴大採購燃煤,重新轉向這一種汙染最嚴重的化石燃料。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