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大陸經濟5月之問 6月作答

克魯曼於5月14日在紐約時報專欄文章「刺激消費是解決中國經濟問題唯一途徑」,以這個題目和對這個題目的論證來說,都與中共官方的說法沒有原則性牴觸,只是刺激消費角度不一樣。但克魯曼文中有兩點內容,引起爭議,一是第二次「中國衝擊」,另一個就是「5月之問」。

諾貝爾經濟學獎學者克魯曼對大陸經濟的近況大為不解,這被大陸經濟界稱為「5月之問」,但到6月這時才開始爭論,經濟學者以不同方式來作答。

第二次「中國衝擊」是說大陸新能源給全球經濟帶來又一次衝擊。與之相對的第一次「中國衝擊」,說的是1990年代以來, 或者說大陸加入WTO後,大陸商品因太便宜占領美國等全球市場。中國就此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開始挑戰美國。於是川普發動貿易戰 ,形成今天的全球經濟格局。

克魯曼沒有詳細去討論第二次「中國衝擊」內容,但可以意會到那是大陸的新能源汽車「新三樣」等,這些新能源產品形成的衝擊波,正有可能釀成一場中美、中歐貿易戰。

「5月之問」是克魯曼說:「中國經濟面對目前的困境,最顯而易見的解決辦法是將更多收入轉移到家庭,從生產端轉移到消費端,增加居民收入從而增強消費需求。但中國似乎奇怪地不願做這些顯而易見的事情,他們執著的仍然專注於大量生產而非消費。我非常想讓中國的專家來解釋這種不情願的原因,是因為地緣政治?還是因為擔心中國人會變得懶惰?無論中國拒絕給居民發錢或者增加居民消費支出背後的策略邏輯是什麼?中國目前剩下唯一的出路就是維持巨額貿易順差,將在大陸生產,但大陸不能或不願消費的東西傾銷到其他國家的市場,而一旦其他國家聯合起來對抗這種傾銷衝擊,大陸唯一的出路也會面臨災難,五年之內也許它們就會遇到大麻煩。」

克魯曼希望有大陸專家出來解釋原因,大陸經濟界對這個「5月之問」也有點關心,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人站出來回應,只是有部分經濟學家有語焉不詳的說法,比如經濟學家管清友10日午間在社交媒體上發幾個字,是「基層財政幾近崩潰」。

經濟學者圈都在照轉照傳管清友這幾個字,還互相問這是什麼來頭又是什麼意思。但是也有人認為,這就是回應「5月之問」。甚至有傳說,鑒於財政緊張,中國政府正採取緊縮措施。

具體來說會有三方面表現,一是為了控制地方財政支出,中央將收回12個高風險省份的基建審批權,包括東北、西南、西北各省,以及天津和重慶兩個直轄市,這意味著這些地區未來或將喪失新建項目的地方權限;二是體制內編制大幅削減。政府裁員分階段進行,首先裁減事業編制。近期大陸多個省份開始試點改革,精簡事業單位;三是社會公共福利可能下降。

經濟學家劉煜輝說,「今天大陸經濟遇到的困難,不是一個孤立的經濟周期問題」,大陸的民生部門「堵」住了,房價以及由其資產負債表效應所帶來的系統性產品價格的收縮,導致「洋流」在這個環節發生了轉向。

大陸的民生部門為什麼被「堵」住,劉煜輝稱這個見仁見智。也有人認為他談的至少與克魯曼提「5月之問」時開出的藥方相關連,即大陸消費端出問題,大陸的民生部門出問題,某種意義上大陸經濟確實處於弱通縮之中。是典型消費疲軟的徵兆。如何去疏浚堵點,該是6月需要作答的焦點。

寧可傾銷全球不願提振內需 克魯曼:中國真奇怪!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3日指出,中國領導人很奇怪,不願意使用更多政府支出來支持消費者需求,反而用於生產上,他說,「中國完全缺乏現實感對我們所有人構成威脅」。

克魯曼在「彭博電視」上的此番論調與美國財政部長葉倫看法一致,葉倫說,中國不能僅靠出口走出經濟困境。美國與歐洲對中國生產過剩以及向海外傾銷補貼產品數度表達憂心。

克魯曼說,我們無法吸收、全世界也不會接受中國想要出口的所有東西。他補充,中國整體經濟模式將無以為繼,因為內部支出「嚴重不足」,而且也缺乏投資機會,北京應該支持內需而非生產。

彭博報導,另一位知名經濟學家羅奇(Stephen Roach)3日也對中國經濟發表看法。他說,近期去一趟北京發現當地氣氛低沉,尤其是企業界人士與學生。目前任教耶魯大學,曾任摩根士丹利亞洲區主席的他說,「我發現北京沒有我多年來旅遊時慣常的那股活力」。

克魯曼:做好準備,第二次「中國衝擊」來了

以下摘自紐時中文網

幾年後,當人們意識到進口激增對社區造成的破壞可能促成了川普總統的當選時,這篇論文的政治意義就變得更加重要了。

因此,第一次中國衝擊是一個真正的問題,甚至一般支持自由貿易的經濟學家——那些不同情川普式粗暴保護主義的經濟學家——現在也擔心進口快速增長的影響。

但是,等一下:為什麼我要說第一次中國衝擊?因為現在顯然有了第二次中國衝擊。

這一新的衝擊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國的弱點,而不是優勢。中國經濟陷入困境。消費者支出在國民收入中所佔的比例非常低,而隨著勞動年齡人口的減少和技術進步的放緩,導致回報遞減,過去推動經濟增長的高水平投資支出已經變得不可持續。中國曾在一段時間內用巨大的房地產泡沫和膨脹的房地產行業掩蓋這些問題,但這個遊戲似乎已經結束了。

顯而易見的解決辦法是將更多收入轉移到家庭,從而增強消費需求。但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似乎奇怪地不願做這些顯而易見的事情,他仍然專注於生產而非消費。我想讓中國專家來解釋這種不情願——是因為地緣政治嗎?還是因為擔心中國人會變得懶惰? 

無論中國拒絕增加消費支出背後的意識型態或策略是什麼,剩下唯一的出路就是維持巨額貿易順差,將在中國生產但中國不能或不願消費的東西傾銷到其他國家的市場。

完整文章連結

相關新聞

7月18日下午,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罕見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以往會議地點通常爲京西賓館)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透過《...
金管會主委彭金隆透露將支持台灣個人投資儲蓄帳戶機制(TISA),投信按讚力挺。投信業者分析,將可強化社會安全網、使老有所終,以日本NISA...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7月22日進一步降息。此舉是按照擴大內需的方針採取了行動,但降幅僅為0.1%。...
在距11月5日總統大選僅100多天之際,美國總統拜登今天宣布決定退選,並表態支持副總統賀錦麗接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