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企繞道墨越 對美出口翻倍

墨西哥在去年成為美國最大進口國;傳拜登擬推更多元手段防止「洗產地」

 韓國機構調查報告指出,過去四年,中國大陸經過墨西哥和越南,迂迴出口進入美國的商品金額近乎翻倍。報告表示,這是因中美貿易矛盾持續,美國對中國制裁力度不斷加碼、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中國企業為躲避制裁,採取經第三國向美國出口。

 韓國朝鮮日報7日報導,韓國貿易協會國際貿易通商研究院近日發表「中國對美迂迴出口趨勢分析」報告顯示,過去四年,中國經墨西哥的對美出口額從2018年的53億美元增加至2022年的105.5億美元,幾乎翻倍。同期經越南的迂迴出口額也從15.7億美元增加至30.2億美元。

 報告指出,自2019年開始,美國陸續運用301條款上調對中國產品關稅,實行「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案」禁止進口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強制勞動所生產的產品與原料後,迂迴出口出現大幅增加。

 報導表示,中國利用越南和墨西哥逃避制裁的做法,也可以從美國的進口數據得到確認。2019年,美國依據貿易法301條款調高對中產品關稅後,從中國的進口額從2017年的3,209億美元減至2023年的2,335億美元,減少了27.2%。

 而同期從墨西哥的進口額從2,873億美元增加至4,430億美元,從越南的進口額年均增幅也達12.7%。去年,墨西哥成為美國最大的進口國,是2003年以來首次超越中國。

 報導指出,若美國政府對越南、墨西哥等迂迴出口國家也實施制裁,輿論擔心進軍相關國家的韓國企業也可能遭受「池魚之殃」。對此貿易協會研究員表示,需密切關注已鎖定中國迂迴出口產品的美國政策動向,並做好應對準備。

 美國過去曾因應中企「洗產地」,對其他國家出口的產品加徵關稅。例如去年8月,美國商務部認定,五家中國太陽能業者利用在越南、馬來西亞、泰國及柬埔寨進行簡易加工,將中國製產品「洗產地」成別國產品,來避免美國的高關稅,因此決議針對上述四國輸美之太陽能電池及模組徵收懲罰性關稅,最高稅率254%,今年6月生效。

 外媒近日也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拜登政府正考慮限制中國智慧汽車及相關零件進口,且為了防止洗產地,這些限制不會只從關稅下手,會推出更多元的手段。

中美貿易戰催生墨西哥「近岸外包」:中國企業如何利用墨西哥進入美國

這些產品的目的地是美國大型零售商,例如好市多(Costco)和沃爾瑪(Walmart)。但該公司來自中國,其墨西哥製造工廠是由中國資本修建的。美國、中國和墨西哥的三角關係,形成了墨西哥商界的流行語:「近岸外包」(nearshoring)。

許多中國公司近年搬到墨西哥北部的工業園區,使生產線更接近美國市場,敏華家具就是其中之一。除了節省運費外,他們的產品被視為百分百的墨西哥產品,這意味著中國企業可以在兩國持續的貿易戰中避免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和制裁。該公司總經理餘肯偉(Yu Ken Wei,音譯)帶記者參觀了其大型廠區,他表示遷往墨西哥具有經濟和物流意義。他用流利西班牙語說:「我們希望把這裏的產量提高三倍甚至四倍,我們在墨西哥的目的是使生產達到我們在越南的運營水平。」

該公司2022年才來到蒙特雷市,但已在當地僱用了450名員工。餘肯偉表示,他們希望在未來幾年內將員工人數增加到1200多人,並在工廠運營幾條新的生產線。他說:「墨西哥人非常勤奮,學習能力強。我們有優秀的操作員,他們的生產率很高。所以在勞動力方面,我認為墨西哥在戰略上也非常有利。」近岸外包被視為墨西哥經濟的強心針。截至去年6月,墨西哥的出口總額比去年同期增長了5.8%,達到529億美元(424億英鎊)。此趨勢沒有放緩跡象,今年短短兩個月內,墨西哥宣佈的資本投資幾乎達到2020年全年投資總額的一半。

敏華沙發廠位於中國資本投資的華富山工業園(Hofusan Industrial Park),園內土地需求旺盛,所有可用空間均已售出。事實上,墨西哥工業園區協會稱,墨西哥所有在2027年前的待建土地已被買走。難怪許多墨西哥經濟學家說,中國對墨西哥的興趣並非一時興起。

墨西哥負責對外貿易的前經濟部副部長胡安·卡洛斯·貝克·皮內達(Juan Carlos Baker Pineda)說:「將資本引入墨西哥的結構性原因將繼續存在。看不到跡象表明中美貿易戰會在短期內減弱。」貝克是更新的原《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即《美墨加協定》(USMCA)的談判團隊成員。

他補充說:「進入墨西哥的資本來自中國,這或許會讓一些國家感到不安,但根據國際貿易立法,這些產品實際上都是墨西哥產品。」這使墨西哥在兩個超級大國之間,有了明顯的戰略立足點——墨西哥最近取代中國成為美國的主要貿易伙伴,這是具有象徵意義的重大變化。

墨西哥與美國貿易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通過該國近岸外包的另一個關鍵方面實現的——美國公司也在墨西哥設廠,其中有些是把亞洲工廠的生產線轉移到墨西哥。其中最矚目的消息是馬斯克(Elon Musk)去年宣佈將耗資100億美元在蒙特雷郊外建立特斯拉超級工廠,但是該廠至今尚未破土動工。特斯拉顯然仍將進行該項目,但由於對全球經濟的擔憂以及特斯拉近期的裁員,該公司已經放慢了相關計劃。

而對於中國的投資,有聲音敦促墨西哥謹慎對待,不要捲入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鬥爭。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中墨研究中心學者恩裏克·杜塞爾(Enrique Dussel)說:「老富豪美國與新富豪中國之間存在問題。墨西哥歷屆和現屆政府都沒有針對這種新的三角關係制定戰略。」

美墨兩國都將迎來大選,未來可能會有新的政治計算。但無論是特朗普(Donald Trump)還是拜登(Joe Biden)當選,幾乎沒有人期待中美關係會有任何改善。杜塞爾認為,近岸外包應該更強調「安全外包」(security-shoring)。他說在美中關係中,華盛頓將國家安全置於所有其他因素之上,墨西哥必須警惕被夾在中間。

在這種緊張局勢下,杜塞爾說:「墨西哥向中國豎起『歡迎來到墨西哥』的大牌子。你不需要博士學位也能知道,從中期來看,這對美墨雙邊關係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其他人則更為樂觀。墨西哥前經濟部副部長貝克說:「在我看來,問題不在於這趨勢會否持續,而在於我們能在多大程度上利用這趨勢。」

"我相信在哥倫比亞、越南和哥斯達黎加,人們也在進行同樣的討論。因此,我們需要確保在墨西哥,這些條件本身是一致的,能夠與企業和政府的決策並駕齊驅,從而長期保持這趨勢。」回到蒙特雷市,敏華家具廠房裏出色的墨西哥縫紉女工們,正為一張沙發作最後潤色,然後運往北方。當一個美國家庭到沃爾瑪購買沙發時,他們可能對沙發生產背後複雜的地緣政治所知甚少。

但無論「近岸外包」是通往美國的一道巧妙後門,還是超級大國之間代價高昂的戰爭一部分,它已成為墨西哥在全球貿易敵對時期的重要優勢。

相關新聞

現在美國股市異常平靜,這讓華爾街感到緊張,因為從歷史上看,極度平靜的市場往往暗流涌動,很難持久。 美股一直穩步攀升。...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強已離開紐西蘭、飛抵澳洲,將與澳洲總理艾班尼斯舉行第九輪中澳總理年度會晤。 學者分析,李強出訪除有經貿合作上的考量,...
僅管 義大利 自去年底退出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不影響中義持續互動。彭博指出,義大利總理 梅洛尼 (Giorgia Meloni)...
歐美允許烏克蘭打擊俄羅斯本土,俄羅斯動作頻頻,除了和白俄,在烏克蘭舉行「非戰略核武演習」,甚至將攜帶極音速彈的潛艦,開往美國後院-古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