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社論/保險業須積極應對新監理局勢

今年壽險業最受矚目的事件非新光人壽的現金增資莫屬。去年6月「改革派」入主新光金後,金管會立即約談董事長,指示五大監理期待,其中對人壽子公司增資的「提點」卻未獲承諾。金管會隨後在端午節記者會「逐字唸出」對新光人壽的增資要求,並且「不希望看到,增資成為(大股東間)對弈的籌碼」。

今年1月針對新光人壽未能足額增資,金管會又邀請金控與人壽高層「喝咖啡」;警告人壽資本適足率(RBC)若連續兩期(一年)未達標的懲處風險。據報導,新光金對金管會的現金增資要求依舊持保留態度,認為股價過低時的募資,不僅傷害股東權益,且無助於扭轉公司的經營困局。

金管會在去年端午節的憂慮不幸言中。政府要求新光金增資新光人壽,的確引發大股東間關於「現金增資」的爭執。新光金經營團隊最近便聲明強調,要努力讓新壽RBC在2026年前達標,但股東募資應是「最後選項」。而該聲明最讓人震撼的,是公開警告「大股東身為公司名譽董事長,應謹言慎行,自律自重」。

面對這場「治理與監理」混戰,金管會不得不在新春記者會再次強調,為維護所有利害關係人權益,新光金的「增資承諾不容打折」。我們不知新光人壽的增資爭論,最後是否會因新內閣的金融政策,抑或是未來利率的下跌而終止。但可以確定的是,政府有必要樹立金融監理權威,落實「立即糾正措施」。

首先,我們須釐清金管會與新光金有無增資的認知落差。據保險局說明,新光人壽在2021與2022年的「負債公允價值準備金補強計畫」就清楚寫明,要以三年為期,每年增資現金70億元。保險局既已宣示,就必須落實監督新光人壽的現金增資時程;新經營團隊進駐新光金以前就應做好「盡職調查」,而非事後與政府爭執是否應現金增資。

就金融監理而言,金管會多次對新光金的「公開呼籲」若都被置若罔聞,必然斲傷政府監理權威,未來便無法要求其他業者提升RBC,接軌資本新制,最後台灣保險業的監理體制甚至可能瓦解。

金管會對新光金超過七個月的「聽其言觀其行」,已做出「(現金增資)承諾不可因經營團隊的調整而有不同」的決定。雖然內閣更迭之際,新的金融監理政策尚未明朗,但對新光金現金增資的要求應不會改變。畢竟新政府若對社會矚目的監理措施改弦易轍,影響到威信反而得不償失;新光金的現金增資因此不宜再拖。

至於新光金的解套作法,或許可以強調新的資本改善計畫優於「現金增資」,並誠懇地爭取金管會認可。不過,金管會現既已排除「死利差互抵責任準備金與不動產增值利益準備金納入RBC」的「監理寬容」,新光金就剩下調整資產配置與集團營運架構等手段,希望因此能產生足夠現金挹注新光人壽。

目前比較有利的發展是,今年預期利率下跌,或可改善新光人壽資本適足性,而避免立即增資的壓力。的確,新光金的長期現金增資計畫,本身就隱含市場有利條件時可能的監理寬待。只是金融監理典範轉移,「立即糾正措施」早已被納入監理模式。縱使金管會可逐年檢核新光人壽資本條件,但過去已被糾正事項仍得要執行;新光金不可避免地須補足這兩年新壽應增資的現金。

金管會要求新光金對新光人壽的現金增資案例,代表政府對保險業資本適足性的堅定監理政策,而且即使是大型金融機構也要受到規範。未來幾年是保險業資本管理接軌國際的關鍵時刻,金管會為維護產業健全並保障投保人權益,理應會加強金融監理力度,保險業者宜積極應對新的監理局勢,而非期待政府寬容。

延伸閱讀

從資本適足率 淺談壽險業的財務挑戰

挑戰一:資本監理標準將從RBC改為ICS

ICS與RBC的主要差異是ICS將多數風險所應計提的資本由係數法改為壓力法來設算,即資本計提多寡、係以統計模型計算壓力事件下產生的損失金額(讀者可以統計學的信賴區間來理解壓力事件發生機率),只有少數風險仍維持係數法來計提資本。此外,ICS將合格資本區分為Tier 1與Tier 2、並規定Tier 2資本的容許上限。

照理說,我國保險業者既非國際活躍保險集團、也非全球系統性重大保險業者,且監理機關只有一個(保險局)、沒有跨國統合監理的需求。故當金管會宣布2026年將以ICS取代RBC做為資本監理標準,其目的無非是透過與國際接軌、使我業者更加重視與細緻各種風險的模型分析、及對資本的影響,長期則希望引導業者經營更加穩健。截至目前為止,IAIS最終ICS版本尚未定案,據瞭解保險局已要求我保險業者依ICS暫定版本進行試算,惟結果並未對外公布,且保險局也仍在調整在地化參數、以讓業者順利接軌。

挑戰二:IFRS 17與ICS同時實施,老字號業者壓力加倍

保險業的挑戰不止於ICS,2026年也恰好是國內保險開始採用IFRS 17的時點,該準則要求保險負債應以現時市場利率折現(即將負債改以「公允價值」入帳),對老字號壽險公司的財報影響特別重大,原因是其帳上仍有20年前發行的高利率保單負債(年利>6%),合計達新台幣數千億元,一旦這些負債未來的現金流必須用現時利率水準折現,負債金額將大增(因現時折現率遠低於負債年利6%),估計所有老字號業者合計增加的負債也會以千億計,使得淨值大幅下降。此時若再加上ICS的風險資本「加壓」,雙重壓力同時發生,對業者的財務挑戰不言可喻。

筆者建議,保險的產、官、學三方應共思如何安度即將到來資本挑戰的解方,除了保險局已宣布的幾項措施,亦可鼓勵提出更多的創意解決方案(例如國外常見的共保coinsurance安排)、引入多元的外部資源合作(例如旗下有實際保險或再保事業的私募基金巨擘)、對於願意整併的業者提供優惠措施(例如整併後的資本監理寬容)等。國內壽險業今日所呈現的財務面貌有其歷史原因及發展脈絡,若能助其度過眼前挑戰,隨著資產規模日益壯大,假以時日定能將高利負債的影響稀釋、撫平,進而與銀行業共同扮演支撐國內金融市場長遠發展的重要角色。

相關新聞

環境部12日召開由農業部提交的「森林經營碳匯活動」方法學首次專案小組會議,針對森林定義、減碳方式進行討論。氣候變遷署署長蔡玲儀會後表示,...
這週發生了什麼重要大事呢?基金會幫你快速回顧,從公共政策與環境切入,讓你快速了解本週你我應該關心的事件。
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宣布520上任後,將由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組成AI行動內閣,力拚聽取民意回應、民眾期待,優先解決朝野有共識的議題,...
美國近期通膨數據緩步下行,但速度不如預期,市場認為聯準會(Fed)降息時間可能延後,外商銀行認為,目前降息原因比何時降息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