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專欄/台積電,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司

最近,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如果中國佔領台灣,他們可能會令整個世界停擺。」顯然,他指的是失去一家對幾乎所有事情都至關重要的公司。事實上,它堪稱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司。川普提到的是台積電,它是我所能想到的歷史上唯一一家如果被迫停產可能導致全球經濟蕭條的企業。

如今,談論地緣政治或經濟似乎繞不開台積電,世界上約九成最先進的晶片都是來自該公司。在新竹,如果該公司超乾淨、超安全的大樓裡燈光熄滅,你可能就買不到新手機、汽車或手錶了。軍隊的精確制導導彈可能會消耗殆盡,醫院可能難以更換先進的X光和核磁共振成像儀。這可能就像新冠病毒導致的供應鏈晶片中斷——再乘以10倍——不幸的是,台積電位於一個可能發生戰爭的地區,其生產可能會受到威脅。

「台積電是世界上管理最好的公司之一,也是重要的公司,」沃倫·巴菲特去年表示。但他賣掉了持有的台積電價值40億美元的股份,因為他說,「我不喜歡它的地理位置。」

有些人認為——這似乎也是川普的觀點——台積電非常有價值,可能會誘使中國試圖佔領台灣,然後讓世界屈服。

「矽這個東西,談得越多,人就越不理性,」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告訴我。

所以,讓我們試著對台積電進行細緻的討論,談談它的重要性和弱點。

首先,台積電的工廠(即晶圓廠)在中國入侵後可能對中國毫無用處,即使工程師們留在那裡工作,即使這些晶圓廠沒有被美台守軍轟炸以防落入中國手中。這是因為,這些晶片是在其他國家設計的,需要國際網路來維持生產。對中國來說,台積電就跟一部沒電的手機差不多。

在這些工廠裡,每天24小時、每週7天的工作是由沒有工會、不會抗議的機器完成的,這些工廠裡發生的事情令人震驚。台積電已經改變了一個以納米(一米的十億分之一)計量的行業。一個人類紅細胞的寬度約為7000納米,而台積電目前正在開發1.4納米的晶片。

「沒有什麼能與台積電的工廠相提並論,」資深的亞洲事務專家、曾在川普政府擔任國家安全副顧問的博明(Matthew Pottinger)告訴我。「這真的是黑魔法。」但是黑魔法需要大量的能源——台積電這一家企業就消耗了台灣大約7%的電力——這就帶來了風險。即使中國無法接管台積電的晶圓廠,它也可以通過對電網進行網路攻擊來破壞生產,以此向台灣和西方施加壓力。

博明說:「對中國來說,摧毀電網很容易。」或者,中國可以實施部分封鎖,達到同樣的效果。無論哪種方式,都可能迅速波及全球經濟。這意味著中國經濟也將受到影響。台積電的晶片是中國製造業不可或缺的投入資源,因此台灣總統蔡英文和其他人將晶片產業形容為台灣的「矽盾」——這意味著中國不敢攻擊,因為會破壞自己的經濟。

我對這種說法持懷疑態度,就像我懷疑中國將入侵台灣以奪取台積電的觀點一樣。硅盾讓我想起了1909年的暢銷書《大幻覺》(The Great Illusion),這本書被翻譯成25種語言,預言歐洲在經濟上相互依存,戰爭已經過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令它的預言破滅了。

全球經濟依賴於一個易受地震和戰爭影響的地區的晶片,這絕對不是最佳選擇。這也是美國通過《晶片法案》投資390億美元在國內生產晶片的原因之一。但事實證明,將一大部分先進的晶片製造工藝帶回美國比通過這項立法要困難得多。對美國來說,複製台灣支持晶片製造的生態系統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從建造晶圓廠的專業技術到清洗晶圓廠工作人員所穿工作服的公司,不一而足。美國是一個辦事遲緩的官僚主義國家,與其他國家相比,獲得環境審批和建築許可要更困難,成本也更高。一個麻煩的跡象是,台積電和三星都不得不推遲在美國的建廠計劃。這些美國製造的晶片將有多先進還存在一些不確定性,在拜登總統簽署《晶片法案》成為法律18個月後,美國的補貼遲遲沒有到位。

 

還有一個讓人警醒的故事:上世紀90年代末,台積電在華盛頓州建了一家晶圓廠,多年來,它成本高昂,是個令人頭疼麻煩。「這只是一系列醜陋的意外,」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在2022年的一個播客上說。他還說,儘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積累了25年的經驗,該工廠的生產成本仍然比台灣高出50%。也許是因為他已經92歲,並且已經退休,張忠謀對美國戰略所面臨的挑戰直言不諱。

「我認為這將是一項耗資巨大、徒勞無功的行動,」他在談到美國的努力時說。「美國將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國內半導體製造。但所有這些都會帶來很高的成本增長,很高的單位成本。這將在世界市場上失去競爭力。」

也許美國製造沒有競爭力的晶片以確保獲得這些晶片是有道理的,但這讓我們認識到,這是有代價的:如果花在晶圓廠補貼上的數百億美元用於減少兒童貧困和改善美國教育,也會提高美國的競爭力。如果美國人的數學和台灣人一樣好,我們的晶圓廠可能也會更好。考慮到轉移生產的難度,保護晶片製造的最佳方式可能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努力地遏制和避免台灣海峽的戰爭我們將在後面的專欄中繼續探討。

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2001起成為時報專欄作家。他曾因對中國及達爾富爾的報導兩次獲得普立茲獎。

摘自紐時中文網

新聞眼/日半導體復興 台積補關鍵拼圖

 

日本多年前就積極拉攏台積電前往日本設廠,但當時美中貿易關係尚未決裂,台積電從全球化的角度評估,認為投資成本不具效益,不願貿然前往。直到美中貿易磨擦愈演愈烈,進而演變成以半導體為主的科技戰,台積電在客戶擔心地緣政治風險,要求必須在台灣以外也須建立生產據點,台積電才啟動海外布局。

台積電率先宣布赴美國設廠,而且是最先進製程首次外移,讓日本驚覺未來也須有生產高端晶片的能力。日本自民黨的半導體戰略推進議員聯盟會長甘利明先前出席台日科技會議時,就說「日本半導體產業缺的就是高端邏輯晶片製造,如果少了這一塊,日本所有的配合廠商,像是材料或設備廠,還有人力,都會被吸引到別的有高端製程的地方,例如美國。」他表示,日本要擁有高端邏輯晶片製造能力,最快方法就是找台積電到日本設廠。

美國結合日本、南韓、台灣,甚至掌握半導體最先端設備的荷蘭,建構防堵中國大陸半導體發展的半導體聯盟,也讓日政府在美默許下,加速半導體復興計畫的腳步。甘利明日前接受天下邀請來台參加經濟論壇時,再點出全球半導體產業現在被分成兩半,預期半導體產業未來會有更細緻的分工,而民主國家也要團結一致,組成穩定的供應鏈。此話也明確反映,日本政府正依循美國政府主導的串連美日韓台和歐盟組成的供應鏈聯盟。

一般預料,台積電應會在二月廿四日的開幕典禮中,宣布日本第二座晶圓投資計畫,而且切入七奈米製程,協助日本半導體復興計畫,補上最關鍵的拼圖。至於第三座晶圓廠,台積電表示目前尚未有明確計畫,但從甘利明的談話,台積電應會順應日本政府要求,選擇切入三奈米製程,讓日本當地也擁有生產AI晶片的能力。

相關新聞

中國國家統計局昨公布,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0.1%,較上月放緩0.6%,遜於市場預期。3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減2.8...
這週發生了什麼重要大事呢?基金會幫你快速回顧,從公共政策與環境切入,讓你快速了解本週你我應該關心的事件。

歐央6月將降息

歐洲央行(ECB)11日公布利率決策,結果一如外界預期連五度凍結利率。然而這次會議應是歐央最後一次「按兵不動」,...
亞洲開發銀行(ADB)、高盛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三大機構,11日同步上調對大陸2024年經濟增長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