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打噴嚏,全球都感冒?

若中國大陸經濟當真陷入困境,對其他國家有何意義?美國財長葉倫表示,中國大陸經濟減緩是美國經濟的「風險因素」之一,總統拜登也說是一顆「定時炸彈」。許多媒體報導都充斥「日本化」的說法,指稱中國大陸經濟就像30多年前的日本,可能從強勁成長與房市過熱,滑向多年的通縮。

彭博經濟學家認為,這種憂慮實屬誇張,且中國大陸經濟成長仍有緩衝力量提供支撐,「對美國經濟的衝擊有限」。在最差情況下,即中國大陸只採取低度的刺激措施,且經濟成長盤旋向下,則美國聯準會(Fed)可能提前降息。

許多專家也說,拿中國大陸與當年的日本相比,只是在唱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圖茲指出,儘管有不少相似之處,但日本是在成為全世界最富裕國家之後才下滑,而中國大陸仍只是中等所得國家。

儘管如此,對投資人來說,中國大陸市場的中期展望仍偏空。市場已體認不能再指望Fed「護盤」,如果北京當局再不「護盤」,過去20多年來的許多美好假設都將備受質疑。

中國大陸經濟短期雖可能蒙混過關,但長期卻辦不到。由於負債總額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率接近300%,當局「以債養經」的舊招收效有限。再者,由於今年很難達成「約5%」的成長目標,因此諸多經濟問題將不再能自然消退。

目前投資人還沒考慮到若中國大陸出現重大負債事件,可能對全球造成的金融衝擊。美國銀行(BofA)的全球基金經理人訪調月報顯示,中國大陸經濟「硬著陸」未被經理人列入前五大尾部風險。

相較下,2013~2016年間,中國大陸經濟及崩潰的危險一直列入高風險名單上,而新冠疫情前也因美中貿易戰而關注中國大陸情勢。現在經理人仍更關心全球通膨。

這可能是因為目前全球金融市場在中國大陸的曝險部位較低。2000年來,中國大陸股市的表現卻一直落後全球股市,可能有助於說明為何中國大陸經濟已不再像過去一樣,成為全球股市的重大尾部風險。

然而,來自中國大陸的風險不限於股市。北京當局仍是專制政體,具備充分的反應能力,且執政信譽面臨挑戰,因此全球市場還沒完全反映北京當局可能採取大動作的風險。

(作者John Authers是彭博資訊金融市場專欄作者/編譯任中原)

 

 

 

 

相關新聞

川普是災難!不只美國民主黨視他為夢魘,許多共和黨財團大老(如Charles Koch、Stanley Druckenmiller、...
 大陸證監會主席吳清上任後實施鐵腕治理,違規賣空機構更是嚴懲不貸。上交所和深交所20日率先對龍年開紅盤的「砸盤元兇」、...
消費需求帶動通膨,降息預期不斷推遲,經濟學家表示,風險也同步提升  美國經濟強韌且通膨頑強之下,降息預期不斷往後推遲,根據《路透》最新調查...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2月20日將2024年2月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優惠貸款利率)中的作為房屋貸款利率基準的五年期以上利率下調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