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的決戰場

美中貿易戰已正式開打,硝煙四起。雙方陣式看似已排開,但雙方是否有隱而未現的重武器?最後的決戰場在哪裡?

美中貿易戰在川普競選總統時就埋下了伏筆,正式啟動是3月23日美國開始對鋼、鋁進口分別加課25%及10%關稅,接著4月3日宣布將對1000多項,500億美元(下同)自中國進口商品加徵25%關稅,其中340億產品已在7月6日實施,中方同日採等額商品報復。4月16日美國禁止出口手機零件給中興通訊,在中興同意繳納罰款及遵守後續改善措施後暫緩實施。7月10日美國宣布將擴大加稅範圍到2000億,中方表示「震驚」與「嚴正抗議」,並「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

進出口貿易分貨品、服務業貿易與所得支付三大類。一般生活中最容易接觸到的是進口商品,尤其是看到「中國製造」四個字時,這是貨貿。至於大家在家裡看Netflix、出國旅遊、到花旗銀行存匯款、欣賞太陽劇團時,我們其實是在享受人不出戶,或出國,或在國內享受外商,或外人提供的服務,這就是服貿。服貿中的第三項,也是最重要的一項是外商在當地透過直接投資設立據點,提供服務,產生利潤,或投資證券賺了錢,這就是所得支付。目前美中的貿易戰還只是停留在貨貿的層次。

去年美國商品進口2兆3619億,出口1兆5507億,赤字8112億。這個頗嚇人的數字中,中國貢獻了46%,當然成了造成美國貿易赤字的最大罪魁禍首。繼續看下去,美國在服貿進、出口各為5381億與7809億,享有2428億的順差。同年美國的投資所得收入9202億,支出6888億,順差2314億。一般國際貿易收支平衡帳中的經常帳就包括了這三個部分。美國就只看了對他不利的部分,不看對他有利的部分,而這部分就是別人可施力的地方。

美國貨貿也有強項,像資本財(飛機)、工業原料、零件與汽車。去年美國農產品、食品、飲料的出口也有1329億,占總出口的8.9%,幾與汽車出口1576億相當。在服務業,美國最大的淨出口項目與金額分別是智財權的795億,金融服務784億,旅遊(包括教育,即外國留學生)685億,以及其他商業服務(研發、專業及諮詢服務等)497億。這四個項目中,若以出口占進口的倍數來顯示在國際貿易中競爭的強度,美國競爭力最強的是金融服務業與智財權的3.8倍與2.6倍。美國真正想要的已不言而喻。

在4月3日美國宣布擬對中加課關稅後一周,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開幕式很針對性地宣布,將在四個市場加大開放面向或改善措施,分別是:1、大幅放寬市場准入,尤其是在金融服務業的外資持股與設立限制;在製造業則特別提到汽車、船舶與飛機的外資限制。2、將在明年上半年修訂外資投資負面清單及落實前國民待遇。3、重新組建知識產權局,保障外資在華知識產權。4、擴大進口,降低汽車關稅,加入政府採購協定,希望已開發國家放寬對中國高技術產品出口管制。這些開放措施除最後一項的希望外,幾乎全是說給美國聽的。

在習宣布四大措施隔日,人行行長易綱依三大原則,公布了12項金融開放政策。舉其要者包括:取消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證券公司等資本市場機構放寬外資持股至51%,2021年後不再限制,提供合資券商國民待遇;大幅擴大外銀業務範圍等。開放時程落在本月底。

6月28日大陸發改委與商務部發布外商淮入及自貿區外商淮入措施,即外人投資負面清單,大幅縮減清單項目,也預定本月底實施。

一個有趣而且非常重要的事情是,習主席在博鰲宣布隔日,《人民日報》評論,習主席的四大措施「唯不適用違反世界貿易規範、對別國發動貿易戰的國家。」

川普舞劍志在何方?貨貿戰是一個雙輸、全輸的結果。美國付出的代價不會比中方小,尤其在國內,甚至國際政治上。服貿與對外投資是美國的強項,已帶給美國龐大的利益,中方也已相應做出明確的回應。我們無法想像,在中國大陸此波前所未見的開放措施中,如果美國被排除在外,其後果會是如何。騎虎難下,終是得下。只是如何下,下得漂亮,這是騎虎人自己要想的事。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