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無法抑制高亢通膨

獨立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林建山分析指出,真正要化解當今的高通貨膨脹水準壓力,積極加速生產力的普遍提升,積極彌縫供應鏈斷鏈的罅隙與連結、強化國內外物流效能效率與速率,才是正確解方。

美國聯準會(Fed)終在十八日例會,啟動升息,調高短期聯邦基金利率一碼,並預定年內至少升息六次,以抑制持續飆升的超級通貨膨脹。在台灣,中央銀行以亦步亦趨方式,隔日升息一碼。面對當前實物經濟構面爆發的超級通膨問題,卻寄望用象徵經濟構面的金融貨幣手段紓解,恐怕會施用錯誤無效治劑。

通貨膨脹對經濟成長作用和影響,國際社會及政府財經當局態度看法一直不斷變化:自一九九○年代初開始,國際社會認為:「一個較低、適量的通膨,有助於經濟發展」;但西方先進國家貨幣政策持續「維護物價穩定」,但實務上卻「打壓通膨」,如泡沫經濟破滅後日本、二○○八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美國等。然則,當二○二一年這波超級通膨真來時,各國政策又起變化。

自二一年第二季開始這波飆速通膨,與市場對通膨持續擔憂不同,以美國為首先進國家出於政治思維,普遍認為通膨飆高,祇是因臨時性因素衝擊導致的統計現象,不可能持續下去;德國認為乃受二○年百分之三企業所得稅臨時免除政策干擾所致,美國則認為物價上升主要是新冠疫災肇致供應鏈斷鏈及物流不暢的結果。

直到二二年三月俄烏衝突對商品市場產生巨大衝擊,才打消「價格終會迅速回落」預期;能源價格將飆高,並「可能長期化停駐在高物價台階上」,才終形成市場主流預期,不過也正因這波物價飆漲主要發生在上游,本質「屬於供給導向衝擊,而非需求導向衝擊」,也引申出國際市場普遍產生,世界經濟可能難得再度遭遇嚴厲「停滯膨脹」衝擊憂慮。

廿一世紀來,先進國家公共債務高占比常態化社會,不低於百分之二的通膨水準,早成公共政策體系新偏好,才會在二二年八月前如此輕忽「物價飆升現象」;然這波通膨飆升,是供給而不是需求引起的,結果必然引起整體經濟進一步下滑。

以致當社會反通膨呼聲趨高,市場反通膨預期也日趨強烈時,就會出現Fed趕緊加息,甚至提到將升息七次亦不為多,且更認為聯邦基金隔夜利率會提高到百分之三點○以上,才足以抑制世界級通膨飆升與永續。

但是這種加息兼縮表的逆QE政策,真的能有效抑制這波通膨飆高?

事實上,對美歐先進消費型經濟體來說,這波通膨是民生經濟消費引起,而非由貨幣引起,貨幣收縮對通膨反制作用實際有限,其資本市場各類資產價格波動,尤其美國股市膨脹,對各自國內消費影響極大,而且明顯,不少學術性數理統計顯示,美國股市財富效應顯著。因此Fed大加息,會激高供給面的供應成本與供應量能意願,對消費者購買力產生強力「減法效應」,對於消費型經濟景氣復甦,是大大不利的。

而另方面,加息對股市產生抑制作用,同樣會對美國內需經濟產生直接抑制作用,從而使目前緊繃的社會關係,更因貧富差距擴大進一步益加緊張,大大增添社會動盪風險發生之可能,卻根本無助於減除高通貨膨脹水準壓力與疑慮。

真正要化解當今的高通貨膨脹水準壓力,積極加速生產力的普遍提升,積極彌縫供應鏈斷鏈的罅隙與連結、強化國內外物流效能效率與速率,才是正確解方。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