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日元貶值 日本央行更優先抑制利率上升

《日經》報導,日本銀行維持大規模貨幣寬鬆政策,並以0.25%左右的利率無限量買入10年期國債的「市場操作」,明確要把利率控制在低水平的姿態,即便如此,市場認為如果日元進一步貶值,日本銀行將不得不修正寬鬆政策。

日本銀行(央行)4月28日做出維持大規模貨幣寬鬆政策的決定。還決定每天實施以固定利率無限量買入國債的「市場操作」。由於日本銀行明確了要把利率控制在低水平的姿態,在28日的東京外匯市場,日元對美元匯率20年來首次創下1美元兌換超過131日元的低水平。市場上對日本將修正貨幣寬鬆政策的觀測仍不絕於耳,日本銀行將被迫面臨艱難抉擇。

日本銀行將在每個工作日實施固定利率購入國債的操作。將以0.25%左右的利率無限量買入10年期國債。日本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在記者會上提到,市場上出現了根據是否實施購債操作來推測日本銀行政策態度的動向,並解釋説:「將消除猜測,減少不穩定性」。黑田同時表示,沒有改變金融政策的打算,並強調「將堅定的繼續堅持貨幣寬鬆」。

日本銀行公佈金融政策決定會議的結果之後,日元進一步貶值,長期利率下降。此次決定公佈後,日元兌美元匯率一度下跌至1美元兌換131日元,日元一天內貶值超過2日元。由於在通貨膨脹下推進加息的美國和繼續實施貨幣寬鬆的日本在政策態度上不同,資金正在流入利率高的美元。在日本國內債券市場,作為長期利率指標的新發行10年期國債利率比前一天下降0.025%(價格較高),降至0.215%。

黑田總裁28日在金融政策決定會議後召開的記者會上強調「整體來看,日元貶值具有積極意義」。再次表明了與阻止日元貶值相比,優先通過抑制利率來支撐經濟的姿態。但推高進口價格的日元貶值通過企業實施漲價增加了日本民眾的負擔。在日本産業結構發生變化的情況下,推高企業利潤的效果也在下降。

在日本銀行28日發佈的《經濟和物價形勢展望(展望報告)》中,該行將日本2022年度實際經濟增長率預期從此前的3.8%下調至2.9%。目前,即將採取加息措施的美國的國內生産總值(GDP)超過了疫情前的水平,而日本則處於低於疫情前的水平。黑田在記者會上表示「尚未達到需要儘快尋找貨幣寬鬆出口的地步」。

美國之所以要加息,是因為物價漲幅創下約40年以來新高。日本受資源價格上漲等影響,2022年度物價漲幅也「一度上升到2%左右」(黑田),不過據分析2023年度將再次回落到1.1%左右。與實現日本央行制定的物價漲幅目標2%還有距離。

關於日元貶值,黑田認為「過度的震盪會起負面作用」,表示「將密切關注行情走勢」。日本政府內也強烈意識到日元貶值對大多國民而言會成為負擔,也開始重視市場對「惡性日元貶值」(日本財務相鈴木俊一)的擔憂。

與此同時,「整體而言,日元貶值起積極作用」的認識也反覆出現。如果日元不斷貶值,出口型大企業將受益,但會影響家庭。減輕這些不良影響本來是財政政策的作用。日本政府在4月26日的相關閣僚會議上決定了應對物價上漲的措施。核心是擴充對石油批發商的補貼及對生活困窘者的現金支付。

黑田指出「(應對物價上漲)有利於支撐經濟。日本政府與日銀的認識和政策不會不同,而是相互補充」。他透露出的認識是,應對日元貶值是日本政府的工作,而穩定物價是日本銀行的職責。

問題是日本已從長期的寬鬆中無法自拔。生産效率沒有提高,代表經濟實力的潛在增長率僅為0%左右,黑田就任總裁後幾乎沒有改變。即使物價上漲,只要薪資不漲,增長率也不會提高。為了支撐經濟,日本持續在依靠金融政策和財政政策。

即便如此,市場認為如果日元進一步貶值,日本銀行將不得不修正寬鬆政策。據巴克萊證券調查部長山川哲史估算,如果日元貶值水平達到1美元兌125日元以上,日本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到今年夏季將上漲到2%左右。如果日元進一步貶值到接近140日元,2022年內CPI將接近2.5%。在缺乏加薪動機的背景下,如果物價迅速上漲,也有可能難以繼續維持貨幣寬鬆。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

文章來源:《日本經濟新聞中文聞》網站4月29日發表,題為《日本央行比起日元貶值更優先抑制利率上升》。本平台為公益智庫平台,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