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正》台海戰爭兵推的熱鬧與門道

黃介正教授指出,台灣已經逐漸邁向「強國用兵的想像場域,兵棋推演的當紅標的」。國際能見度的提升,為長期被忽略孤立的苦境提供了某種程度上的心情療癒,驀然回首,卻見高聲量竟源於兵凶戰危。此台灣人民之幸耶?中華民族之禍哉?

最近一段時間,兵棋推演很熱門,隨著俄羅斯揮軍入侵烏克蘭的戰事發展,關於中國大陸武力犯台所引發美中軍事衝突的兵棋推演,更是吸睛。有人只看新聞報導,不察推演全程,有人只看推演結果,無視設計目的。熱鬧與門道,差別就在這裡。

行軍作戰之推演,自古有之,而發展不到300年的現代兵棋,始於普魯士軍隊將縮小模型置於地圖之上,以預先評估兩軍攻防之策。其後逐漸拓展出涵蓋非軍事要素,將內政、外交、情報、經貿、資源、氣候、甚至自然災害等相關政府決策估算納入,而統稱為政軍兵棋推演(political-military wargame)。

兵棋推演的目的不在於鐵口直斷或預知未來,而在於更好的理解並探究形勢發展的方向與事件發生的機率,使得決策者在面對各種可能的未來所處情況,尋得不同政策應對的選項。

兵棋推演的門道在於題目選擇。戰題的選擇可以決定想定狀況的時序、地緣、涉及單位與可用資源,更可以透露出設計者(或贊助者)的政策思路與關注焦點。

兵棋推演的門道在於過程,不在結果。兵棋推演的目的之一,在於更好或更早的理解敵對各方的意圖,執行決策的方法與手段,以及過程中所可能面臨困境與短板的機率,使得己方能及早發掘問題。簡單地說,兵棋推演不是「正式學測」而是「模擬考」。

近年來,有關美中兩強軍事衝突的諸多報導及分析,常會引述美國國防部內部以及委託智庫所做至少18次兵棋推演的結果,因此斷定美軍無法在未來戰爭中與中共人民解放軍抗衡,進而導引出未來台海有事,美軍已然無法援台的推論。

對於熟稔兵棋推演者而言,美國是否有能力軍事介入台海戰爭的討論,並非政治不正確,而是不能排除的某種估算。但是如果只看兵推結果,就可能忽略了美軍試圖發掘本身缺點,尋求克敵之道,探索未來科技與裝備需求,以及影響五角大廈、白宮、國會決策方向的其他目的。

當今世界,心理戰、宣傳戰、認知戰已經愈來愈成為外交戰略運用的重要手段,兵棋推演更再增加了形塑國際風潮的門道。當各種兵棋推演的主題選擇,趨向集中於某個國家地區或是強權對局,就會逐漸堆積全球認知,而有可能造成「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美國具軍方色彩的智庫「海軍分析中心」(CNA)以及與拜登政府關係緊密的「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最近兩個月分別針對美中兩大強權因台灣而啟戰端的兵棋推演,透過網路報導及影音平台,將預想的台海美中軍事交鋒,以極簡版形式向全世界放送,認知影響之所及,自然不止於美中台三方。

只有美國與中國大陸的紅藍軍事對抗兵棋推演,當然是兵棋設計者的選擇,但是沒有規畫台灣隊一同參演,排除台灣與大陸的政治訊號傳達,在軍事緊張升高時兩岸可能出現的避戰作為,國軍在台海軍事衝突中的防衛戰略與用兵方式等相關要素,則兵棋推演就缺少了重要的一角。美國在西太平洋固有軍事同盟與軍事基地,然在特定時空下,日本、韓國、澳洲政府基於其自身內部政情與國家利益,將如何反應,恐亦需放在推演想定之中。

攸關美中強權消長的台海戰爭兵棋推演,當然涉及許多不可對外公開的政策思維、軍事部署以及作戰構想。所以外部可見兵棋推演的公開評論、新聞報導以及電視節目,自然是經過縝密設計,而刻意挑選出來,可以呈現給外界的訊息。何者已被釋出,何者不願洩漏,遂成為觀看兵棋推演門道的挑戰。

台灣已經逐漸邁向「強國用兵的想像場域,兵棋推演的當紅標的」。國際能見度的提升,為長期被忽略孤立的苦境提供了某種程度上的心情療癒,驀然回首,卻見高聲量竟源於兵凶戰危。此台灣人民之幸耶?中華民族之禍哉?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所副教授,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相關新聞

氣候變遷形成極端氣候恐造成環境產業衝擊,為強化台灣氣候預測,科技部支持的台灣區域豪雨觀測與預報實驗計畫(TAHOPE)主要觀察劇烈降雨,...
國際局勢與通膨壓力,讓台積電面臨內憂外患前景堪憂,《經濟日報》社論就指出,企業與政府良性互動,本是無可厚非,現在碰到需要政府出面,...
綜合媒體報導,美國和亞洲的晶片製造商警告,由於美國未能通過促進國內半導體行業的520億美元晶片法案提供資金,他們將不得不推遲、...
今(2022)年底縣市首長選舉,各式議題與社會行動持續串聯。都市農耕推動團體則拋出「都市農耕政策需求」,呼籲各候選人提出具體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