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位幣跨境怎麼用

數位貨幣即將問世,中國大陸的數位人民幣甚至最早可能在2022年北京冬奧就會正式上路,成為率先開放使用的央行數位貨幣(CBDC)。對於這類新型支付工具,我們仍有很多疑問尚待探索,其中之一就是在海外的使用:一個國家的電子現金,如何在另一個國家發揮作用?

我們所瞭解的只有數位貨幣將由央行直接發行,如同實體法定貨幣。但兩者的相似處僅止於此。現代社會有四通八達的金融匯兌產業,隨時等著幫忙我們把鈔票換成其他外幣,供我們在要去的國家使用。然而當這些錢是以數位貨幣的形式,存在手機的電子錢包時,身在異地的旅客或許將無法用來在咖啡店或舊貨鋪付帳,因為當地商家可能不允許收受外國數位貨幣。

商業銀行其實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透過如威士(Visa)、PayPal等中介支付機構,我們在其他國家要付款時可以順利被接受。但各國央行若想這麼做,必須先找到一種方法,來驗證世界上80億人的身份。因為從理論上來說,全球80億人口都可以前往任何國家,並在他國取得購買力。

和現金或比特幣等加密貨幣不同,由央行發行的數位貨幣不會只是單純的代幣。不論是央行本身或經央行授權的民間銀行,在發行數位貨幣後,也將成為使用者的債務與信用帳戶服務提供者。要使用這類金融帳戶,必然會涉及身份認證,且當使用環境是國際而非限於本國內的情況下,有關洗錢、恐怖份子融資及國家安全等種種疑慮就會升高。

大陸在2022年北京冬奧的數位貨幣流通試驗,可能會是向外國運動員發放一些數位人民幣,讓他們在本地消費。這樣做只能達到宣傳目的。而當大陸民眾嘗試在其他國家使用數位人民幣時,因數位貨幣衍生的跨境身份資料共享挑戰,恐怕才會真正開始變得複雜。

北京當局希望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地位,取代被視為跨境支付首選的美元。但美國聯準會(Fed)若想取得可驗證所有訪美大陸旅客身份的資料庫,且可能透過數位人民幣追蹤這些旅客在何時、何地購買了什麼,北京政府能夠安然接受嗎?反過來說,如果有天Fed準備發行數位美元,美國政府能忍受同樣的狀況嗎?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年度經濟報告,有三重途徑能夠化解這樣的僵局。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讓兩個不同的中央支付機構,強化彼此在技術與監管標準上的相容性。若更進一步,兩個機構可以互相連結彼此的系統、共享部分介面,消除對中介單位的需求。最後,數個國家將可以在同一個平台上使用各自的獨立數位貨幣。

BIS表示,這三重途徑中的任一重,都「需要更緊密關聯的身份認證機制,但在所有情況下,國民ID資訊仍將保留在國家層級。」

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看,第三種模式,即有一個共同運作的支付系統支持多家央行的數位貨幣最有可為。在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與泰國央行合作開發一個共用平台後,中國人民銀行(人行)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央行也相繼加入這個被稱為「多家央行數位貨幣跨境網絡」(m-CBDC Bridge)的實驗性計畫。但BIS指出,即使是在這樣高度合作的機制下,也不必然需要一個單一ID系統。

美中間的不信任不斷滋長,不太可能同意為自身數位貨幣而加入如此緊密的合作。那該怎麼辦呢?就某些方面來說,新冠疫情可能提供了解決這個問題的線索。

我在香港的疫苗接種證明,就存在iPhone的電子錢包Apple Wallet裡,姓名和身份證字號有部分被遮罩。這份證明有防竄改QR code,可被任何地方的移民管理局讀取。要做到這點,蘋果公司(Apple)和衛生機關必須透過我的手機號碼和香港ID,來驗證我的身份,這需要花上幾秒鐘,因為它們分別知悉有關我的大量資訊,但出入境管理單位官員分享到的,僅是其中非常小一部分。只要其他國家承認這份有iPhone臉部或指紋辨識保護的電子版香港疫苗接種證明,我就能在國際間旅行無阻。

類似的系統也能應用在數位貨幣的國際支付上。就買一杯咖啡而言,一個稱職的主管機關應該有足夠能力,證明你就是你所說的身份,並且在央行帳戶裡有錢可花。只要該國接受符合發行國反洗錢標準的外國數位貨幣,那麼就不需要更多資料了。如此一來,Fed能計入咖啡店電子錢包裡的FedCoin進帳,人行也能計入你用帳戶裡e-CNY付款,兩方不需要分享更多關於你的資訊就能結清帳目。旅行者可藉此省下現金支付帶來的高昂換匯成本。

欠缺這種層級的合作,數位人民幣、數位美元、數位英鎊、數位歐元都將孤立一隅,無法在全球化的世界中獲得成功,並讓位給臉書(Facebook)的Diem等由一種或數種法定貨幣支持的合成型民間數位貨幣計畫。加密貨幣日益流行已讓各國央行感到頭疼,央行不會希望法定貨幣輸給所謂的穩定幣。所以它們將會合作--即使並非毫無保留的共同努力。

相關新聞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4個月,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嚴厲制裁,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日前探討對俄羅斯石油價格設置上限,...
綜合媒體報導,本應短缺的半導體突然出現供應過剩隱憂,除了最尖端晶片台積電(TSMC)等前3家以外,其他將陷入供應過剩或重組,...
《日經》整理報導,面對中美科技競爭,全世界的客戶以後將為如何確保數量有限的尖端半導體而苦惱。中美兩國的技術主導權之爭今後必將更加激烈。...
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沃牆指出,過去英鎊成為19及20世紀初最強的國際貨幣無庸置疑,但後被美元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