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總體經濟情勢與匯率

去年十二月美國將台灣列入匯率操縱觀察名單之後,新台幣持續面臨強大升值壓力。中央銀行基於協助出口與經濟成長,以及減少持有外幣資產者之匯損等考慮,雖然持續介入匯市,藉盤中買進或尾盤作價等方式,抑制新台幣的升勢,但是又忌憚被美國進一步列為匯率操縱國,故在今年一月間除了向國人及企業呼籲一同穩匯,還祭出了專案金檢匯銀與抓炒匯等措施,以紓緩外匯市場的賣壓。

台灣近幾年所面對的新台幣升值壓力與總體經濟情勢,跟一九八○年代中期有許多雷同之處。在這兩段期間,美國皆因國人儲蓄率偏低,且政府有大量財政赤字,以致產生鉅幅貿易逆差,故而在一九八○年代強迫對美享有大量貿易順差的國家貨幣升值,近幾年則密切監視其是否操縱匯率。而台灣在兩段期間,則因內需不振,超額儲蓄過多,故貿易順差占GDP比率在一九八四至一九八七以及二○一四以來都超過百分之十。又由於一九八○年代的順差絕大部分來自美國,因此台灣成為美國要求開放市場與貨幣升值的主要對象之一。

新台幣自一九八六年起在美國壓力下開始升值,但央行在一九八六至一九八七第一季初是採取緩慢升值之作法,甚至有一段期間維持每天升二分或三分。這種升值方式自然引發投機性炒匯,廠商藉提早出口、延後進口,以及自地下管道引入外匯拋售等方法賺取匯差。此類投機炒匯作法加重了匯市的賣壓與新台幣的升值壓力,故而央行最後不得不自一九八七年第一季末期起,改為快速升值的策略。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在各界普遍懷有升值之預期時,阻升或緩升必導致投機炒匯。對比當年,在外匯管制已大幅放寬之今日,投機炒匯管道比當年增加不知凡幾,抓炒匯對遏抑匯市賣壓恐難收實效。

再者,若讓國人持續持有升值預期,央行與金管會擬藉開放資金流出以紓緩台幣升值壓力的期待,也必將落空(因資金匯出將蒙受匯損)。因此,央行宜慎思所守的匯率水準是否適當。

其次,當年新台幣該升而不升,使貿易連年出現鉅幅順差;而央行將出超賺取的外匯大量買進,導致國內資金氾濫、金錢遊戲盛行與資產泡沫,央行應引以為戒。

最後,與其呼籲國人共同守匯,不如建議政府仿效當年,採取擴大公共支出之政策,藉擴大內需,縮減國內超額儲蓄與貿易出超。

許嘉棟

美國史丹福大學經濟學博士 現任台灣金融研訓院董事長、余紀忠文教基金會董事。 曾任中央信託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董事長、財政部部長、中央銀行副總裁、中央經濟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台灣大學經濟系兼任教授。

相關專欄

許嘉棟指出,近期,面對物價上漲威脅,各相關單位多反覆強調台灣的物價上漲只是局部、暫時性的,不足為慮;但台灣通膨總會面臨醜媳婦終將見公婆;...
金融研訓院榮譽顧問暨東吳大學辜濂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許嘉棟指出,有不少人士對以升息對抗這波通膨之成效不表樂觀,且憂心升息將引發經濟景氣衰退,...
前央行副總裁許嘉棟強調, 改革都需要央行的高昂意志與毅力,方能有成。此外,對全部準備金支付利息,以及現階段擬引導隔拆利率與政策利率同步提升...
前央行副總裁許嘉棟指出,正由於政策利率與市場利率脫節,因此經濟學術界與金融業界都認為央行的利率調整只具有宣示政策方向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