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主席國會作證 預期高通膨很快消退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22日出席眾議院新冠病毒危機特別小組委員會作證,他在預先準備的書面證詞裡指出,隨著美國經濟持續從疫情中復甦、未來幾個月就業成長可望重拾動能,供給瓶頸化解後,暫時性通膨壓力應可獲得緩解。聯準會官員則在爭論量化寬鬆退場時機。

Fed主席:美國經濟復甦 通膨壓力僅是暫時

《聯合報》報導,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今天出席國會聽證會,鮑爾指出,隨著疫苗接種人口攀升,加上國會與Fed推動大規模紓困與貨幣政策支持,「經濟已顯現持續復甦跡象」

他表示,他預期最近飆高的物價很快就會消退,使通貨膨脹維持在可持續的水平。

美國5月份消費者物價較去年同期大增5%,是13年來最大漲幅。

不過鮑爾在預先準備的證詞中表示,這大體反映一時的供應瓶頸,而且去年春天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爆發時物價大跌,使得目前通膨和去年同期相較高出許多。

鮑爾說:「當這些暫時性的供應影響消退,預期通膨將回落至我們較長期的目標。」

鮑爾也表示,聯準會已開始正式討論何時和如何縮減每月1200億美元的債券收購。

聯準會官員上週示意整體政策轉變可能較預期來得快,估計首次調升利率的時間將從2024年提前至2023年。

鮑爾:承諾價格穩定

《CNBC》指出,委員會共和黨人反復向鮑爾施壓,詢問經濟是否會走向 1970 年代和 80 年代初通脹率達到 10% 以上的峰值的惡性通貨膨脹。

鮑爾表示,這種情況「非常、非常不可能」。

鮑爾稱,現在是特定類別的商品和服務的通貨膨脹,這些商品和服務正受到以前從未經歷過的獨特歷史事件的直接影響。

他補充說,目前的情況是由「對勞動力、商品和服務的極其強勁的需求」加上「供應方有點措手不及」造成的。他承諾美聯儲將對其作用保持警惕。

鮑爾強調,央行將致力於價格穩定,並準備好使用其工具將我們的通脹率保持在 2% 左右。

但小組中的共和黨人反駁了通脹論調,主要歸咎於拜登政府的經濟政策導致上行壓力以及美聯儲可能不得不加息的可能性。

眾議員史蒂夫·斯卡利斯說:如果只看美聯儲的兩項任務,即最大限度地就業和穩定物價,現在我們兩者都沒有,這是因為政策決定,主要是拜登政府的政策決定。

但紐約民主黨眾議員 Carolyn B. Maloney 表示,她更擔心美聯儲會倉促應對她認為不會持續的通脹壓力。加利福尼亞州眾議員馬克辛沃特斯也表示,她並不過分擔心通貨膨脹。

沃特斯告訴鮑爾:從來沒有真正擔心過通脹,但希望讓大家正視經濟中正在發生的事情。

聯準會官員爭論量化寬鬆退場時機

《中國時報》報導,美國聯準會(Fed)在最新例會曾討論縮減購債,引發央行官員對收緊量化寬鬆展開激辯,聖路易聯準銀行總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與達拉斯聯準銀行總裁卡普蘭(Robert Kaplan)支持提早退場,但紐約聯準銀行總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則認為現在扭轉政策還太早。

不過布拉德與卡普蘭21日稍早表示,聯準會縮減購債規模的時機已經逐漸逼近,但兩人皆沒有提出央行應該採取行動的具體時程。

布拉德在線上會議指出,決策者必須讓通膨溫和地降至聯準會2%的目標,隨著美國新冠肺炎疫情緩和,現在是開始討論購債計畫退場的時機。

布拉德強調,量化寬鬆退場並非一蹴可幾,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只是開始討論退場,需要再多些時間才能有決定。

卡普蘭對房市顯露泡沫感到擔憂,潛在寬鬆政策又加重市場失衡。卡普蘭認為稍稍放鬆油門宜早不宜遲,如此才能因應上述風險,而且能避免聯準會在以後必須踩煞車。

然而威廉斯在數小時後表示,美國經濟明顯好轉,而且中期展望十分明亮,但經濟數據還不足以讓FOMC改變貨幣政策立場,現行政策的目的是給予經濟強力支撐。

威廉斯表示,美國經濟復甦的過程受到許多干擾,他預期美國2021年經濟可望強勁成長7%,但供應瓶頸和短缺將推高通膨率,2021年估計將站上3%,2022年才會降至2%目標。

威廉斯認為通膨展望仍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他會密切注意經濟數據。

Fed轉鷹 長短期公債利差收窄

《工商時報》報導,預期聯準會(Fed)將採取更迅速行動對抗通膨升高,投資者轉而湧入美國長天期公債、導致與債券價格相反的殖利率下跌,這也使得美國長短期公債利差急遽縮小。

Fed上周例會後表示,決策官員預期2023年將有兩次升息,並還提及內部已就縮減購債計畫進行討論,凸顯它對通膨看法已經有所轉變,並計劃採取更積極手段因應。

然而Fed對貨幣政策立場轉鷹,也導致美國長短期公債出現大幅變動。根據FactSet資料顯示,2年期與30年期公債殖利率利差在周一急遽縮減0.25個百分點,然而導致利差拉近的主要原因是30年公債殖利率下滑0.2個百分點到2.023%。

至於2年期與10年期公債殖利率利差也明顯縮小。兩者差距目前已回到2月初最小幅度。

分析師解釋,美國長短債殖利率利差收窄,造就了外界所稱的殖利率曲線趨平現象。鋒裕匯理集團倫敦分部投資長柯斯尼(Laurent Crosnier)表示:「曲線正大幅趨平,該變化在市場相當明顯。」,然而該現象對於銀行獲利並不是太好消息,使得花旗、美銀與摩根大通等股價本月來遭遇沉重賣壓。

Fed主席鮑爾針對美國就業市場發表評論時,提到在疫情期間許多人退休,使得勞動力規模出現萎縮,然而就業市場的結構改變,反映美國經濟有機會比預期時間更早達成完全就業目標。

先前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是Fed願意放手讓通膨在最近幾月升高的原因之一。

摩根大通資產管理公司全球利率部門負責人葛蘭(Seamus Mac Gorain)認為,如今Fed立場出現轉折,開始對通膨容忍程度降低,也引發債市波動加劇。他說這代表市場未來對於通膨與就業成長數據將比以前更加敏感。

專家警告 市場低估通膨與Fed升息風險

《中國時報》報導指出,提前升息疑慮未除,美國銀行策略師警告,投資人低估通膨與聯準會(Fed)緊縮銀根的風險,Fed接下來將啟動縮減購債,升息的時點也會比市場預期還要早。

安聯首席經濟顧問伊爾艾朗(Mohamed El-Erian)針對美股強勁反彈解讀說,「市場氛圍重回舒適的狀態,成長依然強勁,通膨問題也是一時的現象,Fed寬鬆退場的速度預計將相對的緩慢,這是為何股市走高的原因。」

不過,美銀信用策略師米克森(Hans Mikkelsen)認為,市場對於Fed政策走向的看法過度樂觀。

Fed上周公布最新決策,指出內部預測最快將於2023年升息,且會升息2次,比市場預期還要早。

米克森表示,「實際緊縮銀根的時點很可能還會進一步提前,Fed很快就會啟動緊縮購債,開始升息的時點也會比預期還要早,更重要的是,比目前市場行情反應的時間更早。」

米克森指出,儘管Fed立場轉鷹,但信用市場利率卻不漲反跌,根本是錯估Fed未來的政策走向。按照CME的FedWatch指標,市場認為2022年7月Fed啟動升息的機率只有41%。

他還說,利率市場錯估的不僅是量化寬鬆退場與升息的時點,還有未來升息循環的速度。 米克森認為,寬鬆措施實際上早已開始退場,因為Fed已開始出脫去年疫情爆發後購入的公司債。

對於貨幣政策走向,Fed內部也呈現分歧。紐約聯準銀行總裁威廉斯(Jonn Williams)周一指出,「顯然經濟快速反彈,中期展望也極好,但經濟數據與情勢進步的幅度並未好到讓決策委員會改變貨幣政策立場。」

聖路易聯準銀行總裁布拉德(James Bullard )則認為,考量經濟強勁復甦,通膨揚升的幅度也比預期大,Fed可能2022年就有升息的必要。

相關新聞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專文「如何防止美中為台灣開戰」(How to prevent a war between...
路透社今天(11日)報導,歐洲太空總署(European Space Agency, ESA)負責人警告,...
作為對中國軍事演習的回應,拜登政府誓言將繼續派艦船穿行台灣海峽,以及繼續在該地區執行空中行動。美國官員稱,...
哈佛學者謂「修昔底德陷阱」難避免, 美退役上將稱「美中18個月內不可能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