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事日本有事?」若兩岸開戰 日前官房長:不該期待協防

「亞太千里論壇」邀請前日本防衛廳前官房長柳澤協二來台演講。對於「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觀點,他表示不能苟同,認為一旦兩岸爆發戰爭,日本若協防台灣可能面臨重大的損失,台灣不應該期待日本協防台灣。

日本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去年受邀來台演講,認為美、日、台必須清醒,充分發揮嚇阻力量,甚至要做好打仗的覺悟。柳澤協二今透過翻譯表示,對於麻生太郎「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論點,他不能同意。他表示,台灣有事就是代表兩岸發生戰爭,美國將為了防衛台灣而參戰,到時可能必須使用日本的基地,日本要不要答應?

柳澤協二說,如果日本答應,日本就有可能遭到中國大陸的報復攻擊,但如果不答應,又可能違背日美同盟。他認為,這是最糟糕的兩種選擇,日本應當要去避免陷入這樣的難題。他強調,台日都應該避免陷入這樣的狀況,必須透過外交上的努力和對話來處理。

至於台灣有事,日本真的也有事,需要做出軍事介入嗎?他認為,日本不介入其實也是選擇之一,但現在很多人把日本一定會介入,或者美國將日本推到前線的論點視為理所當然,他認為,最好不要輕易有這樣的假設。

柳澤協二表示,「台灣有事,日本有事」在日本未必是一種主流論述,只有在特定的政治圈子裡才是,而他積極發聲,也是要盡可能避免該論點成為真正的社會主流。

至於兩岸如果真的爆發戰爭,日本基於台日友好,真的不會出兵協防嗎?柳澤協二認為,日本國內在情感上普遍應該是贊同日本協防台灣,但台灣可以期待日本最後做出協防台灣的決定嗎?他認為,面對戰爭的情況,最好是不要期待其他國家的協防、協助,就算日本民間有這樣的情感,與台灣可不可以期待是兩碼事。


延伸閱讀:陳朝平:少了美國因素 台灣還會有事嗎?

曾任日本防衛廳官房長的柳澤協二教授,前天在台演講時表示,他不能苟同「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觀點。柳澤表示,「台灣有事」代表兩岸發生戰爭,美國若為了防衛台灣而參戰,屆時必須動用日本基地,日本要不要答應?自衛隊要不要支援美軍行動?日本答應,極可能遭到中國大陸導彈報復攻擊,不答應就意味著日美同盟瓦解。

柳澤認為,「台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觀點會讓日本進退維谷,日本應當避免陷入這樣的難題。台灣也不應該期待日本協防台灣。柳澤進一步說,軍事層面的嚇阻只會造成軍備競爭,所以,我們應討論「再保證」,確保不會傷害對手的核心利益,如此一來,對方或許不會想發動戰爭。

美中台三角關係的核心爭議點即是台灣,更精確地說,兩岸統一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中的核心,美國如何向中國保證不傷害此一核心利益?美國縱使不支持台獨,但也不樂見兩岸統一。兩岸統一意味著美國的第一島鏈就此斷鏈,美國的印太和中東戰略布局,橫遭割裂。換言之,美國絕無可能坐視兩岸統一,又如何確保在不傷害中國核心利益時,還能捍衛自身的核心利益?柳澤提出的觀點,基本矛盾,有點類似馬政府時期的「不統、不獨、不武」的三不政策。然而,時空環境變化,不獨,終究是要走向統合,不走向統合,不武,也難實現。

露骨地說,「台灣有事,日本有事」,未必是日本的心裡想要的。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在日本共有152個軍事基地,駐日美國陸海空軍人數高達36000人(一說55000人)這樣的日本,就外交和軍事戰略規畫而言,究竟算不算是一個主權完整的國家?台灣有事,是日本有事?還是駐日美軍有事?二戰以還,日本外交政策和國防戰略,亦步亦趨跟隨美國的腳步,毫無獨立的國防戰略可言,設若美軍全部撤出日本、海空軍基地全部歸還日本,作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的日本,還會高喊「台灣有事、日本有事」嗎?

最關鍵的問題是,美日究竟憑什麼認定台灣一定會有事?從2016年起,美國智庫和軍方便不斷地「鼓吹」、「兵推」中共武力犯台。7、8年來,不見中國武力犯台的跡象;相對地,北韓不斷試射導彈、俄國入侵烏克蘭已超過2年、以哈衝突演變成種族滅絕也近半年,唯獨台海尚屬平靜,兩岸貿易繼續成長,憑什麼認定台灣會有事?

自古引燃戰爭的要件因素,不外乎地緣政治、宗教衝突、種族矛盾、爭奪資源和外部勢力介入。以此而論,國際間公認的風險係數最高的四個區域(也就是所謂四大火藥庫),風險係數最低的,當屬台海兩岸。值得注意的是,四大火藥庫都有一個共同的外部因素,那就是美國的介入。除去了美國的因素,不知道四大火藥庫的風險係數會不會等同下降?台灣還會不會有事?或許,這正是曾任防衛廳官房長柳澤協二說不出口的潛台詞吧!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相關新聞

影響力將遍及全球,甚至可能左右矽谷科技大廠未來AI發展  今年3月歐洲議會通過《AI法案》後,經過兩個多月終於獲得歐盟會員國同意,...
 《華爾街日報》母公司「新聞集團」(News Corp)與人工智慧新創公司OpenAI於22日宣布達成協議,...
路透社今天發布民意調查,預估中國今年的房屋價格將下降5.0%,房地產銷售可能萎縮10.0%,中國房市將進一步惡化。不過,分析師表示,...
多家歐洲大型電力公司紛紛下修或重新評估開發 再生能源 的目標,原因是成本升高、電價降低。這預示能源轉型面臨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