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永定最新研判:2024年中國經濟有機會達到5%成長率

1月21日,在NSE50季度論壇暨2023年第四季宏觀經濟情勢分析會上,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餘永定發表演講,主要觀點如下:

1.2024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到底能不能達到5%的成長速度?餘永定的想法是能夠,但需要滿足一些前提條件:第一,房地產企業的流動性危機不會轉為債務危機;第二,有足夠的專案儲備。高鐵、高速公路等項目可能已經飽和,但在海綿城市、綠色能源、大飛機、醫療退休等領域增加投資的空間還是相當龐大。

2、如果政府擴大財政支出,增發國債,支持基礎建設投資,並輔以擴張性的貨幣政策,透過降息等措施,支持國債發放,在增加工資性收入同時增加財產性收入,2024年中國實現5%的成長速度是完全可能的,當然許多非宏觀因素也同樣重要,甚至更為重要。

摘錄演講部分內容(詳參原文連結)

IMF預測2024年中國GDP成長率只有4.6%。我認為IMF的預測可能是偏低的,我想現在,特別現在是年初,我們應該對2024年中國GDP的增速、實現這一增速的條件、可能遇到的困難等問題有所估計,做到心中有數,至少是大致上有數。下面,我就來談談我對2024年中國GDP成長路徑做個初略的預估。

我認為,2024年GDP成長目標應設定為5%。在確定了這樣一個目標之後,我們就需要判斷一下,實現這一目標的條件是什麼,有沒有實現這一目標的可能性?為此,我們應該考慮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要確定2023年底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貿易順差在GDP的比例。

第二,要預判2024年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貿易順差的成長速度,

第三,要基於對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貿易順差增速的判斷,估算為實現5%增速目標,政府的可控變量,如基礎設施投資,應該維持何種增速,以及維持這種增速的可能性。

第四,也就最後一點,要估計可能出現的各種外部衝擊。當然,黑天鵝事件依定義是難以預判的,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盡可能充分考慮各種可能性。比較明顯的一個問題是中國目前的房地產流動性危機會不會轉化為債務危機。這一危機的發生與否對中國2024年經濟成長率會有非常重要的影響,此外,地方政府債務問題也應該考慮。總之,有一系列問題我們需要考慮。

為了回答2024年中國GDP在什麼條件下可以實現5%的成長目標,我們至少需要知道的一個最基本事實是2023年底中國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淨出口在GDP中的佔比。根據間接推導出的2023年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淨出口的成長速度,可以進一步推導出2023年末,2024年初最終消費、資本形成和淨出口在GDP中的佔比是54.7%、42.3%和2.5 %,我這個計算可能是不對的,今天參加的有許多人是來自基金、投行,你們佔有更多的數據,年富力強,而且有模型,你們的計算應該是更為準確的。

在確定了2024年總需求的各個組成部分在GDP中的佔比之後,我們就可以回答2024年總需求組成部分——最終消費、貿易順差和投資、資本形成——應該保持多高的增速,GDP增速才能達到5%。

首先是最終消費的成長速度。2023年中國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是消費,社零的增速為7.2%,最終消費的增速沒有公佈,但可以推知高於社零增速,而且是貢獻了GDP增速的80%多,2024年消費成長率應低於2023年。因為2023年存在著一個基數低,存在著某種報復性的反彈等種種因素。我們知道社零的成長率是7.2%,而社零的成長速度之所以能達到7.2%很大程度是餐飲業的快速成長。2024年由於基數已經高了,由於逆向財富效應和一時難以扭轉的“謹慎動機”,消費(最終消費或社零)增速應該有一定下降。我假定最終消費在2024年是5%,與GDP成長率保持同步。

由於國際經濟組織普遍預測2024年全球經濟的成長情勢弱於2023年,依道理中國的出口情勢將會惡化。2023年我們的貿易順差是減少的,對GDP成長的貢獻是-0.6個百分點。為簡單計,我們可以假設2024年貿易順差的成長率是零。

在假設了最終消費是5%,貿易順差成長率是0%之後,我們就可以算出最終消費與淨出口對GDP成長的貢獻將是2.73%。換言之,如果2024年GDP成長目標為5%,最終消費成長率是5%,淨出口成長率是0,為實現5%的GDP成長目標,資本形成應該對GDP成長的貢獻應該是5個百分點-2.73個百分點=2.27個百分點。由於根據套算,2023年底資本形成對GDP的佔比為42.8%,資本形成增速必須達到5.3%,才能為GDP成長貢獻2.27個百分點。

消費增速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假設。如果假設消費成長率是4%,其他假設不變,為達成5%的GDP成長目標,資本形成對GDP成長的貢獻應該是3.51個百分點。對於3.51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的成長率應該是8.2%。不難發現2024年的經濟成長對消費成長率是相當敏感的。2024年是否能達到5%的成長速度,很大程度取決於2024年最終消費的成長速度。如果最終消費成長下降較多,2024年資本形成的成長就需要有更大幅度的提高(因為資本形成在GDP中的佔比低於最終消費)以抵消最終消費增速下降對GDP增速的拖累。

根據統計局公佈的數據, 2023年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年增3%,分領域來看,基礎建設投資成長5.9%,製造業投資成長6.5%,房地產開發投資下降了9.6%。

我想順便強調一下,自2009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成長持續下降,由33%下降到2023年的3%,根據經濟成長理論,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的下降對中國潛在經濟成長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資本形成成長速度不斷下降,在其他因素不變條件下,中國的潛在經濟成長速度肯定是要下降的。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要重視。從長期來看,我講的是從長期來看,從成長理論的角度來看,資本形成和由此形成的資本累積是個非常重要的生產要素。投資過度不可取,但投資不足也是不行的。大家不應該忽略這一點。

在推算過程中,我們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2024年最終消費是否能維持2023年的成長率?我傾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第二個問題是房地產投資成長會不會止跌趨穩?我覺得很難說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經過一段時間後,隨著房價的趨穩,房地產投資成長是會趨穩的。只要我們不使房地產當前的流動性危機轉化成債務危機,我相信它是趨穩的。但是負成長在2024年會持續相當一段時間。而且我傾向於認為,房地產的不景氣會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第三個問題是淨出口成長率會不會進一步下降?我假設的它的成長率為零,根據IMF和世界銀行的判斷,今年全球經濟情勢應該差於去年,中國的出口情勢應該不是特別樂觀的。但由於淨出口在GDP中的比例比較小,即便成長率變化較大,對GDP成長的影響相對較小。

2024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到底能不能達到5%的成長率呢?我的想法是能夠,但需要滿足一些前提條件:第一,房地產企業的流動性危機不會轉為債務危機;第二,有足夠的專案儲備。如果我們沒有什麼可投資的項目了,透過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支持基礎建設投資就很難落實。有沒有足夠的專案儲備、能不能找到可以高效率完成的專案是我們應該研究的問題。高鐵、高速公路等項目可能已經飽和了,但在海綿城市、綠色能源、大飛機、醫療退休等領域增加投資的空間還是相當巨大的。

我們應該非常有系統地思考到底該抓哪些項目,而不是分蛋糕各部門一塊,那是低效率的。如果我們在採取擴張性的財政貨幣政策上達成了共識,專案問題就是個決定性因素。如果政府擴大財政支出,增發國債,支持基礎建設投資,並輔以擴張性的貨幣政策,透過降息等措施,支持國債發放,在增加工資性收入同時增加財產性收入,2024年中國實現5%的成長速度是完全可能的,當然許多非宏觀因素也同樣重要,甚至更為重要。

作者:余永定(網易整理自餘永定於2024年1月21日在「NSE50季度論壇暨2023年第四季宏觀經濟情勢分析會」上的發言,未經本人確認)

相關新聞

中國國家統計局昨公布,3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0.1%,較上月放緩0.6%,遜於市場預期。3月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年減2.8...
這週發生了什麼重要大事呢?基金會幫你快速回顧,從公共政策與環境切入,讓你快速了解本週你我應該關心的事件。

歐央6月將降息

歐洲央行(ECB)11日公布利率決策,結果一如外界預期連五度凍結利率。然而這次會議應是歐央最後一次「按兵不動」,...
亞洲開發銀行(ADB)、高盛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等三大機構,11日同步上調對大陸2024年經濟增長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