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帶一路看中國的新格局

今年是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十周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總結其成就並宣布未來持續支持重大措施。客觀來看,一帶一路是習近平最顯著政績之一,把中國從亞洲帶向世界,不論是思想跟實際成果都有出色表現,對提升中國世界領導地位有重大貢獻。

 透過一帶一路,中國積極從內陸國家走向世界,使得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融合得更加緊密。一帶一路從地理連結開始,貫穿歐亞,形成比聯合國更緊密的聯盟形式。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十年來,共152個國家與中國簽署合作文件,中國與這些國家間的貿易額,從1兆美元增長至2兆美元,對這些國家的投資額則接近1兆美元,達3,000多個項目。

 不過一帶一路也引起很多批評,外界認為其對開發中國家輸出大量債務,形同經濟侵略。但不可諱言的是,一帶一路扭轉了過去由美國領導的西方帝國主義地緣政治格局。

新設「新疆自貿試驗區」,未來想像空間大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國務院近日公布「新疆自由貿易試驗區」方案,將打造新疆成為促進中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示範樣板,以加強「一帶一路」核心區建設。未來要建構貫穿歐亞的物流系統,打造中國向西開放的門戶。

 新疆自貿試驗區的建立,旨在加強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與中亞的聯繫。新疆自貿區規劃,不但有打造「亞版RCEP」之意,對於保障中國大陸糧食與能源安全,維護新疆社會穩定,都具有重要意義。以RCEP創造的經濟產值來看,新疆自貿區未來有很大想像空間。

 自貿試驗區可能也有政治目的,即想把新疆再教育營變成工廠,進行所謂的社會轉型。這和90年代大陸在沿海城市的開放試點類似;市場機制可以讓一部分人富起來,進而轉移政治上的反抗力量。總而言之,盤活新疆是一個新經濟政策,也是地緣政治高招。

 未來新疆自貿區,將東部沿海產業轉移到新疆,再經過鐵路連結西歐,同時引入中亞國家人才和能源,會發展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新戰略環節。過去深圳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南方樞紐」,新疆未來可能成為「西方樞紐」,這反映了中國戰略發展的新布局。

 中亞經濟發展過去較弱,主要依賴俄國,透過自貿試驗區可大幅加強。此外俄烏戰爭後,由於俄國已靠向中國,新疆自貿區將變成位於一帶一路中間地帶的戰略協調中心。

 美國總統拜登在9月於印度舉行的G20峰會上,號召成立「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以連結印度、阿拉伯半島,以及中歐和東歐。「印歐走廊」擺明是要與一帶一路分庭抗禮,但因為以巴戰爭,現已形同擱淺。

一帶一路2.0將引領 「全球南方」走向新時代

 綜合觀察,一帶一路有以下幾點重大意義:

 第一,這對於中國當今及未來國力有很大貢獻,而且強化中國和世界的連結。將來由於俄國和中國會緊密合作,以及中國和中東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關係提升,一帶一路有可能進化到另一個全新層次。

 第二,目前一帶一路仍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但大藍圖已確定,接下來在於內容填充,這是相對較容易的部分。換言之,路愈來愈容易走,如比倒吃甘蔗,個體缺陷遠小於整體宏觀效益。

 第三,一帶一路和聯合國或美國「印太戰略聯盟」不同之處在於,它有地理連通性,是從中國向外延伸,包括陸路和海路,形成區域紐帶關係。這種連結相對穩固,不只是理念的聯盟,也不是外來第三者下指導棋。

 第四,目前一帶一路發展已經從地理連結,擴展到機構間的合作。值得重視的是,這並非一個霸權主義的集中式聯盟,中國大陸強調「共規劃、共建設、共分享」的原則,開放、綠色和清潔合作的理念,以及追求高標準、以人為本和可持續合作的目標。

 第五,一帶一路未來會進一步鞏固中國在「全球南方」的領導力和影響力,過去20年這些國家的成長率,都已超越已開發國家,未來更是如此。今年年初,中國對一帶一路為主開發國家的出口,已首次超過美國、歐盟及日本的出口總和。

 下一個十年,「一帶一路2.0」將引領中國和「全球南方」走向一個新時代,這也是人類歷史發展的拐點,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特別值得台灣留意!

黃齊元

美國斯坦福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藍濤亞洲總裁/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創會理事長/新北市-亞馬遜AWS聯合創新中心共同發起人/蔚藍華騰智慧顧問公司董事長/智門SmartGate創辦人,大中華地區金融界最負盛名的投資銀行家,投資銀行界的領軍者,具有超過30年投行和創投經驗,曾主辦多件港股、紅籌股、H股、B股、台資企業股票上市、私募股權融資、企業兼併收購項目;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理事長,中國大陸併購公會理事,2008年度榮獲中國大陸併購公會《最佳併購交易獎》,2010年度再獲臺灣證交所最佳證券承銷商(海外組)被譽為「Mr. TDR」

相關專欄

台灣總統大選結束,引起全世界關注,這是危機的開始,美中都在背後運作。
中國大陸近期公布貿易壁壘調查結果,認定台灣對大陸存在貿易壁壘,同時中止原本列入ECFA免關稅優惠的12項石化產品,兩岸由於政治對立,...
美中領導人近日會晤,雙方和解並達成多項共識,對台灣影響深遠。
台灣一直擔心認知作戰、聲討中共同路人;真正危機是偽美國同路人,散播不實言論,把台灣推向險境。我們如果沒有打敗敵人的能耐,自己就要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