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和世界銀行對以色列和加薩戰爭的衝擊“無能為力”

「地緣政治衝擊現在就是經濟衝擊,經濟衝擊就是地緣政治衝擊——正試圖將兩者分開。” 全球金融領導人在應對哈馬斯襲擊的影響和以色列上週的反應方面的癱瘓暴露了嚴重的地緣政治分歧,阻礙 IMF和世界銀行的發展,儘管他們提出旨在緩解更頻繁的經濟衝擊。

全球金融領導人在應對哈馬斯襲擊的影響和以色列上週的反應方面的癱瘓暴露了嚴重的地緣政治分歧,阻礙 IMF和世界銀行的發展,儘管他們提出旨在緩解更頻繁的經濟衝擊。

10 月7 日,在資深財政官員抵達摩洛哥參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年會之際,哈馬斯對以色列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襲擊,顛覆了會議精心設計的呼籲,以及提供新資源和採取措施重振疲弱的全球成長的腳本。

IMF總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在開幕活動中沒有提及新的衝突。隨著以色列報復性襲擊的加劇,她努力解決問題,最初將其描述為人類悲劇,卻是經濟不確定性的模糊根源。

從金融集團到非營利組織的與會者告訴路透社,在會議的私下談話中,以色列-加薩衝突的影響是最重要的,從新的難民危機到貿易影響以及黎巴嫩和約旦河西岸的戰鬥威脅。

「面對像這樣人為造成的重大全球衝擊,這不是氣候衝擊,這些機構對此無能為力,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甚至不談論它,」美利堅大學高級研究員雷切爾·納德爾曼說。

二十國集團主要經濟體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指導委員會發表的主席聲明也未能做出回應,這些聲明均未提及這一衝突。這些機構再次無法發表聯合公報,反映出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不斷加深,最近一次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同時也反映出美國和中國之間長期圍繞公報語言爭論不休。

兩年來,該機構因烏克蘭戰爭而四分五裂,直到去年美國總統喬·拜登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厘島會晤後才有可能發表公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更具爭議性——幾乎不可能達成共識,」這位官員說。

成就黯然失色

世界銀行行長阿賈伊·班加週日承認,以色列-加沙衝突以及烏克蘭戰爭和非洲戰鬥給會議的成就“投下了長長的陰影”,並加劇了經濟挑戰「你知道,沒有和平,人們就很難獲得穩定、成長、照顧孩子、找到工作,」他說。

世界銀行理事機構批准了一項新的願景聲明,“在宜居的星球上創建一個沒有貧困的世界”,其中納入了應對氣候變遷、流行病和脆弱國家的新使命,以及擴大貸款的新步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指導委員會同意在年底前增加配額資金,這為在不調整股權結構以給予中國更多投票權的情況下增加配額資金打開了大門,同時實現了其窮國信託基金30億美元的籌款目標。

但大西洋理事會地緣經濟中心主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官員喬希·利普斯基表示,衝突仍是全球經濟面臨的最大挑戰。他對路透社表示:“如果這些機構要在未來十年內保持合法性並符合其目的,它們就必須近乎實時地應對地緣政治危機。”

「地緣政治衝擊現在就是經濟衝擊,經濟衝擊就是地緣政治衝擊——他們正試圖將兩者分開。”

路透社


延伸閱讀:

以國911事件威脅全球經濟 一旦擴散將比22年前美國遭襲擊更嚴重

以色列遭巴勒斯坦武裝分子哈瑪斯突襲後,正加強攻擊加薩走廊,即將發動「龐大」的地面攻勢,成為全球經濟面臨的最新威脅。彭博資訊專欄作家米希拉(Pankaj Mishra)指出,以色列遭哈瑪斯突襲,被形容為以色列的「911」事件,若中東地區再度發生衝突,後果將比2001年的美國911事件更為嚴峻。

以色列14日表示,正準備對加薩走廊執行「廣泛的作戰攻擊計畫」,預料將全面發動地面攻勢,同時告知以色列鄰近的武裝團體真主黨別發動攻勢,否則將「摧毀黎巴嫩」,並指控伊朗試圖透過敘利亞開啟第二條戰線。

伊朗則警告若以色列不停止轟炸行動,將有「深遠後果」,美國也派遣第二個航空母艦打擊群前往地中海東部,以「遏止對以色列的敵對行動,或在哈瑪斯攻擊後任何擴大這場戰爭的企圖」,使衝突蔓延的憂慮升高。

若以巴衝突帶來更廣泛的中東緊張,可能造成重大的經濟影響。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喬治艾娃警告,原就不晴朗的全球經濟,飄來一朵新的烏雲。IMF第一副總裁高萍娜也說,利率更高更久的時代來臨,加上中東戰火,全球經濟的中期前景「陷入麻煩」。

全球經濟成長率預測

以色列遭受的突襲被形容為以色列的911事件。米希拉指出,美國2001年在911之後所發動的戰爭,曾嚴重傷害西方的力量與信譽,若中東地區再度發生衝突,後果將比當時更為嚴峻。

米希拉指出,現在不僅是以色列與阿拉伯鄰國關係的「正常化」進程瀕臨危境,若中東爆發更嚴重且廣泛的衝突,勢必將使西方國家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資源減少。而且美國試圖媒合沙以和平協議,或構想中的印歐走廊,以反制中國大陸的中東影響力,如今能發揮的空間也將所剩無幾。同時,以色列可能發現這次若再發動強烈行動以確保和平,能得到的成果將更少。

米希拉指出,全球穆斯林民眾的「可能意識」獲得極度擴張,催發出「有為者,亦若是」的激情,可能造成的後果不應被低估,立即的危險在於電視廣泛報導哈瑪斯兇狠的畫面,可能會激發模仿行為。唯一可以希望的,就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本身呈現的弱點,能重新打開談判之路。

他認為,真正的正常化其實是以色列結束占領,巴勒斯坦成為主權國家,使哈瑪斯等恐怖組織不再因民眾苦難與無助而獲得滋養,否則各界都必須準備過比911之後更黯淡的日子。

 

 

 

相關新聞

川普是災難!不只美國民主黨視他為夢魘,許多共和黨財團大老(如Charles Koch、Stanley Druckenmiller、...
 大陸證監會主席吳清上任後實施鐵腕治理,違規賣空機構更是嚴懲不貸。上交所和深交所20日率先對龍年開紅盤的「砸盤元兇」、...
消費需求帶動通膨,降息預期不斷推遲,經濟學家表示,風險也同步提升  美國經濟強韌且通膨頑強之下,降息預期不斷往後推遲,根據《路透》最新調查...
中國人民銀行(央行)2月20日將2024年2月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優惠貸款利率)中的作為房屋貸款利率基準的五年期以上利率下調至3...